【9】

我坐在寢室位置上,想著剛剛到底是怎麼回到交大的,被風吹澎的髮型證明了剛剛的飆車不是幻覺,似乎到現在我還可以感受坐在紅野狼車上狂飆時重心被往前拉扯的速度感,還有煞車時猛烈的物理慣性和那緊張中帶點刺激的違和感,一切就跟做夢又一樣,卻又如此真實。

「冷涵穎!」

……

「冷涵穎!」耳邊紫綺的呼喊把我從剛剛的回憶中拉了回來。

『喔,紫綺你回來囉?』

我轉頭看著紫綺,只見紫綺雙手插腰,兇狠的瞪著我。

「什麼叫做我回來囉,我一直都在寢室好嘛!倒是你,剛剛我男友打電話給我說

找不到你,放我男友鴿子就算了,我看你一進寢室就魂不守舍的,到底是怎麼

了?」

『喔……阿!對不起!我忘記你男友要去載我了!紫綺對不起!我忘記了!』

當初被流氓歐吉桑運將騷擾時,天琅即時出現救了我,也就順理成章的被他載

回交大,結果我竟然完全忘記當初拜託了紫綺找他男友來接我,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我連忙跟紫綺賠罪。

『紫綺那你男友有沒有很生氣?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怎麼辦……

「不會啦,我男友人很好的,只是他到了火車站沒有看到你,怕你發生什麼事情,

我已經跟他說你回到寢室了。」

『嗯嗯,沒有生氣就好!』

鬆了一口氣,要是紫綺男友生我的氣還沒關係,如果因為這樣而跟紫綺吵架那我

就太尷尬了。

「不過你還沒跟我說清楚耶,你到底是怎麼回來的阿,看你髮型亂成這樣你剛

剛該不會是飆車吧?」紫綺懷疑的猛盯著我看。

『喔就我剛剛自己一個人在火車站等阿,結果有一個很奇怪的計程車運將一直

  問我要不要搭車,開的價格又很誇張,我不想坐又一直被他盧,還好有一個交

  大同學正好經過就載我回來了!』我把大略狀況說了一下,但是卻沒有跟紫綺

  說那個男生就是天琅,反正紫綺之前本來就不認識他。

「原來如此,不錯捏!英雄救美,那男生沒有順便跟你要MSN或電話嗎?哈哈!」

『蛤?怎麼會啦!人家只是剛好載我回來,又不是想搭訕我。』我偷偷想了一下,

隨便跟女生要電話實在不像是天琅會坐的事情。

「沒有跟你要喔,真不懂把握機會,我們家小冷這麼可愛捏,哈哈!」紫綺竟然

虧起我來了。

  也因為這樣,我想起剛剛到了交大後我跟天琅的對話

                    

我與天琅一路狂飆,把整個新竹市區都甩在腦後,直到大學路上坡才開始減速。

『哇!好快就到交大了耶!』我看了看手錶,竟然只花了三分鐘。

「嗯這也是我第一次上四檔,速度比我想像中還快。」天琅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看來他之前也沒有飆過這種速度,而且還是在市區。

原本以為天琅會在交大北大門處停車,沒想到他竟然就這樣一路騎進了交大校園,駐警隊看到我們也只是給天琅一個Pass的手勢就讓我們通過了,一般機車是不能隨便騎進交大的。

『咦?為什麼你可以把機車騎進學校阿?』

「喔這個

『對耶!你只有跟我說這台紅野狼的由來,還沒有跟我說為什麼可以把交大公務

車騎出來耶!』

「阿,就」天琅又開始不好意思了起來。

『等等,我住竹軒喔,你要右轉!』看到天琅差點騎錯方向,我連忙給他提示。

「喔,原來竹軒在這裡喔」天琅一臉恍然大悟。

『你該不會沒有去過竹軒吧?』

我好奇的問著,只見天琅搖了搖頭。

『噗,真的喔?』

「這裡離12舍很遠,平常我上課也不會經過

天琅說的也對,其實以常理來說交大男生如果住12舍是真的沒啥機會經過竹

軒,但畢竟幾乎每個交大男生多少都有去竹軒送女生宵夜的經驗,就算沒自己送

過也會陪同學送,雖然天琅還只是大一,不過到現在還沒到過竹軒實在另我驚訝。

『到了到了,這裡就是竹軒!』我指著我的宿舍,示意天琅停車。

天琅輕扭煞車,拇指一壓,紅野狼就乖巧的停在竹軒門口。

我脫下那簡陋的安全帽遞還給天琅。

『嘿!今天真是謝謝你啦!這台紅野狼真的很厲害,不過

天琅聽我稱讚紅野狼似乎比我稱讚他還開心,只見他好奇的想繼續聽我說下去。

『不過你還沒有跟我說為什麼你可以把交大工務車紅野狼騎出去耶!』

其實我心中已經有個底,天琅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個憨厚老實的人,所以紅野狼總不可能是他偷來的吧,我期待的看著,希望能聽到不一樣的答案。

「可是我已經答應工友不跟別人說的」天琅猶豫的看了看紅野狼,又看了看我。

『唉呦沒關係麻,剛剛我也給紅野狼載阿,所以我們是共犯,對吧!』

我持續的慫恿著天琅。

「不要說是共犯啦那我跟你說了之後你不能跟別人說喔。」天琅小心翼

翼的說著。

『放心吧,我這個人口風最緊了!』

「恩就是阿,我剛剛不是跟你說過我是個檔車迷,很喜歡蒐集摩托車的模型可

是又沒有機會騎真正的檔車嗎?」

『嗯嗯!我還記得。』

「所以阿,當我第一次見到紅野狼這樣經典又難得的檔車時,當下我的心情是很

興奮的,所以我就一直在紅野狼旁邊等,看誰是這台紅野狼的主人,想要問他

這台車騎起來感覺怎麼樣,那個時候我還沒有想過可以真正騎紅野狼,我只是

很好奇這輛已經銷售四十幾年的經典車款騎起來究竟是什麼感覺

『所以,最後你有等到紅野狼的主人嗎?』

「有阿,我記得那天我等了三個小時才等到,紅野狼的主人就是交大工友,我那

 時才知道這台紅野狼是交大公務車。後來我經過工五時就常常盯著紅野狼發

 呆, 對我來說紅野狼的外型結構與精密的引擎組裝有著強大的吸引力,剛開

 始工友還以為我是想偷檔車的小偷,對我態度很差,可是時間久了,他發現我

 每次都只是待在紅野狼旁邊注視著紅野狼,我甚至連摸都不敢摸,工友才知道

 我真的是檔車迷。」

『那工友因為這樣就借你騎嗎?』

「那個時候還沒,只是工友漸漸會跟我打招呼並跟我分享紅野狼的車況,其實能

夠見到這麼早年度出產的野狼機車是因為學校一直沒有撥經費讓其他公務機

車,大都是把錢花在買公務汽車上。後來有一陣子我都沒有看到紅野狼,直到

遇到工友他才跟我說紅野狼壞掉了,修好的話要花很多錢,學校沒有經費打算

就這樣讓機車報廢,我聽了很緊張,這麼好的一台車如果就這樣報廢真的太可

惜了!」

 『所以你跟工友買下這台車嗎?』

 「我那個時候也想阿,可是工友說就算報廢也算是學校的財產,要購買要經過

很複雜的手續,到時候可能我都畢業了,所以那個時候我就跟工友提議說我

來修這台紅野狼,只要紅野狼可以正常運作就不用報廢了,一開始工友也不

太願意,是我一直求他才答應的。」

『哇!所以這台紅野狼是你修好的喔?』

  「也不完全是啦,當時紅野狼的避震器跟離合器都已經嚴重磨損,可是因為野

狼機車到現在都還有新款上市,所以要買到紅野狼可以用的新避震器和離合

器不難,真正自己修的部份是紅野狼的引擎,因為如果換了引擎那就等於換

了一顆心臟,也會失去93年產代表性的強大馬力,但是那個時候產的引擎

零件早就停產了,所以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找零件,從新竹市區找到新竹縣,

甚至還會專程去台北尋找零件很多都是機車行最後的庫存,賣完就沒了,我

常常要一直求老闆才賣我。」

  『所以最後你真的修好了嗎?』

  天琅開心的點了點頭,其實我問這也算是廢話,如果沒修好那天琅剛剛要騎啥

載我。

「後來我按照機車店師傅還有網路上的資料修好後,我自己都不敢確定,我輕

輕的發動紅野狼,聽到那久違的引擎聲,我連忙開心的把工友找了過來,當

時我還不敢騎,怕自己把剛修好的紅野狼又撞壞了,工友看到也很驚訝,他

騎了一下後還說比以前更好騎了,其實當時我已經很滿足了,畢竟我只是不

想看到這樣一台好車就此報廢,結果工友為了感謝我竟然跟我說只要不是他

洽公的時間,紅野狼可以偷偷借我騎,不過不能被其他交大學生發現就是了。

所以只要放假的晚上我都會跟工友借紅野狼來騎,這幾個月還是引擎新零件

的磨合期,所以我都沒有上過四檔,以免以後紅野狼無法發揮最大的馬力。」

   『原來如此,難怪你剛剛不好意思跟我說,放心吧,我們是共犯,我不會說

去的!』

我開心的看著天琅,他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人,竟然只是為了不捨紅野狼報

廢而無償修車,雖然他沒有多提,但是可以想像的是這一定是個耗費心力的

大工程。

   「不要說是共犯啦,我們又沒有犯罪

『嘿嘿,我們剛剛應該有超速吧!時速120公里喔!』

    「阿!我剛剛要上四檔前很緊張,竟然沒有想到早就超速了怎麼辦,要是     

      被拍照的話,工友借我紅野狼的事情就會被學校知道了

      被我這麼一說,天琅緊張了起來。

     『應該還好啦,剛剛我有注意,路上都沒有測速的閃光燈!』

   「真的嗎?不過下次不能這樣了好危險,對不起我當時也很期待紅野

   狼上了四檔會有怎樣的表現,確沒有想到你的安危,真抱歉

      天琅竟然不好意思的跟我道歉了起來,令我有點啼笑皆非,因為當初就是

      我慫恿他帶我去飆車的阿!

   『不准再跟我道歉了,說好我們是共犯了嘛!』

   「嗯好吧,不過下次我會注意的,很晚了,我要趕快把車子牽回去放,

        不然明天工友沒車騎就糟了。」

       天琅邊說邊再次發動紅野狼,輕輕的跟我揮了揮手。

     『嗯,你路上小心喔,掰掰!』

   我也帶著微笑跟天琅揮著手,目送他離去。

   『阿,等等!』

   此時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想要叫住天琅,然而天琅確已經是在遠處的一個

   小紅點了,還能微微聽到紅野狼的引擎聲。

   『我還沒有跟你說,我叫小冷

      我看著遠方,那個今夜載我一起飆車的那個男孩。

      『要記得喔,我們是共犯。』

      我在心中這樣說著。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