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這次天琅很保守的只把紅野狼控制在二檔,然而時速六七十的涼風最是清爽,我在車上伸出左手,手指在風中輕輕揮舞,古人有「輕羅小扇撲流螢」之樂,那我這或許可以算是「小冷五指舞清風」,哈!

「小冷你想去哪?」正當我玩得開心時,前座天琅詢問著我,我這才發現我們早已轉出大學路,再次回到晚間紛擾的光復路,左側檳榔攤過度飽和的霓虹燈與檳榔西施的爆滿身材互相輝映,右側擁擠的商家招牌則是爭先恐後希望我們能夠多注目幾眼。

『我還不知道要去哪耶,就一直往前騎吧!待會想到再跟你說好嗎?』

我突然發覺,如果就這樣跟天琅坐著紅野狼漫無目的的一直騎下去,那也不錯。

「好。」天琅竟然也沒有反對我這隨興的提議,就這樣繼續往光復路二段騎去。

我就這樣繼續享受著涼風,大約三分鐘後,我們來到了火車站前圓環,腦中再次浮現上次巧遇天琅騎紅野狼出現的回憶,不同的是現在火車站前跟圓環都是滿滿的人跟車。

「到圓環了,要走哪一條?」天琅再次問我。

『嗯你決定吧!』

天琅點了點頭,就往圓環出口中其中一條騎去,約莫過了兩三百公尺,在我眼前出現的是湯姆熊遊樂場。

『嘿,遊戲boy!』我開玩笑的叫著天琅。

「蛤?」

『我說你阿,最會打魔獸的遊戲boy,我們去湯姆熊玩吧!』我指了指旁邊諾大

 的「湯姆熊歡樂世界」招牌。

「嗯,好阿,不過你不先吃飯嗎?」天琅停下車,轉頭看著我。

『我比較想要先挑戰你,遊戲boy!』我賊賊的看著天琅。

天琅一臉無奈的笑著。

我手中握著剛換來熱騰騰的代幣,興奮的看著眼前玲琅滿目的遊戲機台。

首先是太鼓達人,這是一個看似簡單的打鼓節奏遊戲,至少我剛開始是這麼想的。

『天琅你之前有玩過這個嗎?』我拿起鼓棒,好奇的問天琅。

「沒玩過耶,我已經很多年沒來湯姆熊了這些新機台我都沒玩過」就如同天琅所說,天琅也跟我一樣如同發現新大陸般好奇的摸索著眼前的遊戲機台。

不過既然天琅沒玩過那就太好了,這樣我們兩個就是站在一樣的起跑點,搞不好這次我真的有機會打敗魔獸世界裡無敵的赤炎旋風紅野狼!

我依照著機檯旁的說明選了一首多啦a夢的主題曲,難度是新手,誰知前奏一下,螢幕上就突然跑出好多黃點跟藍點要我們依序打擊,我手忙腳亂的亂敲著,結果一直沒有正確按照節奏敲打,MISS字樣接連出現。

『我敲我打!乎這還真不是普通的難耶』我看著連續出現的MISS抱怨著,我好奇的轉身看著跟我一起打同一首歌曲的天琅,不看還好,一看我下巴差點合不起來,只見我身旁的天琅專注的看著螢幕,每個節點都準確的敲中,每下都是Perfect完美評價,而且已經四十幾Combo,也就是說他已經連續四十幾下都完美的擊中。

『喂,太誇張了,你不是說你沒玩過嗎?』我不管歌曲還沒結束,驚訝的問著天琅。

「啥?阿我是真的沒玩過阿阿!漏掉了!」天琅聽到我的聲音後,一分心就漏掉其中幾個節點,完美的連續敲打也因此中斷。

『那你怎麼可以每個都敲對阿?』

「沒有阿我就按照說明慢慢打阿,我也不知道耶這遊戲好像沒有很難

天琅一臉老實的看著我,似乎他之前真的沒玩過太鼓達人,此時歌曲也結束了,系統自動比較兩人的成績,我的分數是慘不忍睹的「太鼓幼稚園大班」評價,天琅的評價券是「太鼓專家」等級,而且要不是歌曲結束前天琅因為我分心漏掉幾下,不然他或許真的可以拿到「太鼓達人」的稱號。

我自己對於玩各種電腦遊戲、電動玩具多少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天分不是頂

強,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麼大的差距。

接下來我跟天琅一起挑戰的「手指跳舞機」、「頭文字D賽車」、「馬力歐競速」等各種考驗反應力與判斷力的遊戲沒有一項天琅玩過的,但是天琅卻可以輕鬆的拿下幾乎破台的高分,而我的分數卻每次都敬陪末座。

我看著天琅,心中慢慢了解為何我面前這位看似只會打魔獸世界的男孩卻同時也會對於野狼機車著迷,不管是虛擬世界中ID紅野狼的人物操控還是真實世界中豪放不羈經典車款紅野狼的駕駛,兩者需要的都是高度的專注力與靈敏的反應、準確的判斷,缺一不可。

最後我放棄了當初想要挑戰「遊戲boy」天琅的想法,而是靜靜的天琅身旁看著他接觸著每個新遊戲,一開始天琅會很認真的閱讀遊戲說明,然而通常只要一兩個片刻,天琅就能順利的操控自如。

「怎麼了?小冷你不玩了嗎?」天琅剛拿著手上的機槍把螢幕裡最後一隻魔王暴

頭後,轉頭好奇的看向我。

『哈,不玩啦,反正怎麼玩都贏不了你,有什麼意思?』我用手托著下巴,悠哉

的看著他。

「阿我剛剛是不是太專心都沒有理你

『不會啦,我看你玩也挺新奇的,你那邊還有代幣嗎?』

天琅摸摸自己口袋,搖了搖頭。

「我沒代幣了。」

『嘿,我還剩兩枚,看看要玩些什麼』我拿著手中僅剩的兩枚代幣,眼睛骨溜溜的掃瞄著有哪些機台是剛剛天琅還沒制霸的。

突然我發現在店內中央有著一台透明的夾娃娃機,我走進一看,只見娃娃機裡堆放的都是Q版的獅子,中間卻有一只白色狐狸,十分突兀,頓時讓我想到我在魔獸世界裡「雪狐」的代號,我連忙揮手示意天琅來看。

『天琅你看,中間那支狐狸像不像雪狐阿?』我食指貼著玻璃。

「蛤?小冷你說魔獸世界裡的雪狐嗎?不像阿,你不是聖騎嗎?」天琅不解的看著我。

『我的意思是說那支狐狸的感覺像不像雪狐阿,不是說聖騎啦。』

「嗯……還蠻像的。」天琅思考了一下後點點頭。

『那你幫我夾那支狐狸好不好,我玩電動技術最差了,一定夾不到。』我把兩枚代幣遞給了天琅,滿臉期待的看著他。

「嗯,好阿,我試試看。」

『耶!天琅你人最好了!』

太棒了,有天琅這樣天賦異稟的人幫我,我幾乎已經可以想像雪狐娃娃拿在手上的感覺。

這台夾娃娃機一次要兩枚代幣,天琅投入後,專心操控抓子往雪狐娃娃移動,天琅還從不同角度確定幾次後,才篤定的按下抓取鍵,只見抓子垂直的往下一抓,如同預期般,雪狐娃娃搖搖晃晃的被抓了起來。

『耶!抓到了耶!』我開心的大叫。

然而此時抓子回到原位時卻一鬆,雪狐娃娃再度掉回原位,我跟天琅都一驚。

『噢!哪有這樣的啦,抓子怎麼會鬆掉』我看著幾乎到手的娃娃就這樣沒了,不禁拍著玻璃抱怨。

「阿小冷抱歉,我沒有幫你抓到雪狐娃娃。」天琅帶著歉意看著我。

『哎呀沒關係啦,我看湯姆熊根本就是使詐嘛,哪有夾到的娃娃還鬆掉的

「小冷你等我一下!」

正當我抱怨到一半時,天琅突然一個轉身跑向湯姆熊代幣機,頃刻,只見他捧著一小堆比我們剛來時換的還要更多的代幣。

『天琅你你怎麼又換了這麼多代幣,娃娃沒有夾到真的沒關係』我驚訝的看

著天琅。

「不行,我已經答應過要幫你了。」

天琅快速的投入代幣,堅定的看著透明玻璃裡的雪狐娃娃。

第二次抓取,娃娃仍然是被抓起後,抓子一鬆掉回原位。

天琅沒說什麼,看著雪狐掉落的位置,又投了兩枚代幣。

這次天琅沒有直接抓取雪狐的正中央,而是抓了雪狐的尾巴,這次不等抓子鬆脫,雪狐早早就掉了下來,但是卻更靠近了洞口一點。

『天琅算了啦,這樣根本抓不到

天琅沒有回答我,而是又跑去另外一邊仔細瞇起眼睛盯著雪狐,右手輕輕在玻璃上比畫著,似乎在計算著什麼。

第四次抓取,這次雪狐沒有更靠近洞口,反而跑到了一團Q版獅子上,看著滿滿的獅子與落單的雪狐還有屢次抓取失敗的抓子,我竟想到第一次在浩然天琅時畫的那幅畫,騎士紅野狼滿身是傷的殺敵,為了要救困在寒冰山脈上的寒影公主。

正當我發愣時,天琅開口了。

「小冷你看喔,這次我一定會抓到雪狐娃娃!」

此時天琅竟然很有信心的看著我。

只見兩枚代幣「叩、叩」的投入,第五次抓取,天琅聚精會神的控制抓子,直到一個完全不會抓到雪狐娃娃的定點,他竟然按下抓取鍵。

『阿!這樣抓不到阿』我驚呼了出來,然而一切似乎都在天琅的計算之中,抓子抓起了一支Q版獅子,也一如前面幾次般,獅子一被抓起抓子就鬆脫,獅子掉了下來撞到在獅子團上的雪狐,只見雪狐慢慢的滾進了洞口。

我幾乎說不出話來。

「小冷,送你。」

天琅把雪狐娃娃遞給我,笑得好開心。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