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壓力有點大,

或者不只是最近,

而是從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

我的壓力就很大,

可能是從接下系學會會長開始,

可能是從我的必修屢屢被當開始,

可能是從思念構成劇本一再被要求修改開始,

 

 

壓力從未減輕,

我一直在想,

如果我們都可以毫無痛苦、牽掛的死去,

那還有多少人願意留在這世上,

或許我們都只是一直在掙扎罷了,

或許我們都只是怕痛。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