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對比較傳統的家長來說,興國中學這樣壓迫式的環境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他們總是認為在這樣環境中的孩子才不會學壞,所以儘管學費比公立國中

貴上四五倍,有點經濟能力的家長仍是絡繹不絕的想辦法把孩子塞來這所學

校。

 

聽到如此噩耗的我,腦中一片空白,雙手發冷,嘴唇顫抖著不知要說甚麼,

看著爸爸開始把桌上散落的招生簡章一一堆疊丟棄,這樣的動作很明顯的表

明他不會再考慮其他學校,其實我早應該想到,按照這些年我爸的高壓教育

方式,他一定會替我選擇一所相同風格的學校,只是當時的我還一廂情願的

以為只要我能以第一名從國小畢業,爸爸高興之下就會讓我自己選擇學校。

 

「爸!我我不要念興國!」終於,我打破短暫的沉默。

 

……恩?鳴志你說甚麼?」爸爸拿下老花眼鏡,抬頭看著我,似乎想看清

我到底是不是認真的。

 

「爸,我不想念興國,你要選其他學校我都沒有意見,但是我─就─是─不

─要─念─興─國!」

那時我的聲帶還沒有變音,稚嫩的童音微微顫抖,激動之下越說越大聲,也

驚動了廚房中的媽媽,她走了出來,略帶緊張的看著我,這幾年雖然我很排

斥父親如此高壓的教育方式,但我一直忍著,從來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此

時一想到自己結束了六年痛苦的填鴨式教育,緊接而來的又是一樣的生活,

如果我這個時候不反抗,難道又要痛苦三年嗎?就算再忍三年,誰知道會不

會又來三年?我的青春能有幾個三年?

 

承受著父親的壓迫,背負著母親的期許,雖然當時的我才十二歲,但龐大的

壓力早已使我透不過氣,此刻,排山倒海的情緒終於衝垮理智。

 

「爸,你不要自己管不動哥哥就把壓力全部轉到我身上,這樣一點都不公平!」

我邊說邊往後退,緊貼著堅硬的水泥牆,心臟因為情緒緊繃而全速運轉,撲

通撲通的全力撞擊著我的身體與情緒。

 

「翁鳴志你在說甚麼,有種你再說一次試試看!」父親聽到我的頂撞後,

張大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我,他隨手抄起今天下午媽媽從外面收進來的

曬衣架,作勢要教訓我。

 

「好,我就再說一次!你自己當初是怎樣對哥哥的我不清楚,但是你憑甚麼

總是用最嚴格、最苛刻的標準來看我,你有曾經替我想過嗎?你要我整天念

書我就念書!你不准我下課跟同學玩我就乖乖回家!你不准我考第二名我就

努力超越全班同學!我已經盡全力不讓你跟媽媽失望,為什麼現在連念哪所

國中都不跟我討論?難道你對我一絲絲的信任都沒有嗎?」

我看著父親右手高舉的鐵製衣架,我知道今天頂撞了這些話,他是絕對不會

手下留情的,他是我的爸爸,我很了解他,但是他呢?他真的了解我嗎?我

越想越不甘心,為什麼哥哥每天都可以在外面逍遙自在,我卻要被當成囚犯

整天拘禁在書本與成績之中?

 

「好阿你這兔崽子,是誰教你這樣說的?一定又是翁鳴哲對不對?」父親

整個人氣炸了,整個臉頰紅透至耳根,二話不說,手起架落,我的肩膀已經

烙下兩道深深的衣架子印,但是這時我也已經激動到沒有任何痛覺,滾燙的

淚水劃過稚嫩的臉龐,我不懂為何同年紀的小孩每天都能無憂無慮的接觸新

事物,頂多考試前才要念點書,而我卻要像是機器般重複的作著一樣的事。

 

「根本沒有人教過我,你不要甚麼事情都誣賴在哥哥身上!」

 

「哼!我不管你怎麼想,總之你一定要念興國!看你這樣頂撞的口氣,要是

不好好管教一定又會變成另一個翁鳴哲!」父親拿著已經被打彎的衣架指著

我。

 

「不可能!你憑甚麼替我決定我要念甚麼學校?」我扶著因為痛打而赤辣的

右手,身體繼續往後退,直到門邊。

 

「憑甚麼?就憑著我是你爸爸!」

 

「那那我寧可不要當你兒子!」

 

我烙下最後一句話,大力轉下冰涼的門把,沒有帶著任何東西就從客廳奪門

而出,我不敢回頭看媽媽的表情,因為我會心軟,但是這一次,我再也不想

心軟了!

 

我使盡全身力氣,跑出巷子,漫無目的的往前狂奔,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

就是離家越遠越好,沒有任何計畫也沒有任何準備,我只知道,我再也不想

回到那個只會逼迫我念書,不讓我喘息的家庭。

 

不知過了多久,闖過多少紅燈,背後響起多少震耳欲聾的喇叭聲,眼淚早已

模糊視線,我的雙腿也累得沒有知覺,大量的汗水浸潤了上身,我大口的呼

吸著這城市喧囂的空氣,一輛又一輛的車子從我身邊呼嘯而過,我徬徨的看

著周遭,不禁疑問,除了家,我還能去哪裡度過這個令人失望的夜晚?

 

摸摸肚子,還沒吃晚飯的我因為激烈運動後,血糖不足而導致有點暈眩,我

靠著行人道,默數著一盞盞微黃的路燈,就這樣一直數著,不知過了多久,

只知道我已經數到了第兩百六十三根路燈時,一個熟悉的叫聲使我停了下來。

 

「阿志,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輕抹雙眼,轉身看著後方,柔和的路燈輕灑,那是個騎著亮橘雲豹的男子,

仍舊是穿著那件黑色皮衣,叼著七星,頓時,我原本已經停歇的淚線又再次潰堤。

 

「哥!」

 

我甚麼都沒有說,只是緊緊的抱著他,把頭埋進他的懷裡嚎啕大哭起來。

 

「好啦好啦,別哭了,是誰欺負你,跟哥哥說,我去找他算帳!」翁鳴哲見狀

只好哭笑不得的輕拍我的背。

 

「是爸爸,他」我因為情緒崩潰而有點口齒不清。

 

「爸爸?他怎麼了?你這麼乖他應該不會罵你才對吧?」鳴哲不解的看著我。

 

「他……要送我去念興國,我不肯,就跟他吵起來了」我深呼吸了幾下,好

不容易稍微整理清楚思緒。

 

「他要送你去念興國?那也沒甚麼不好阿,很多窮人家的小孩想念還念不起咧!」

鳴哲一臉恍然大悟的笑著。

 

「可是可是你之前不是跟我說興國的老師都很兇很愛打學生嗎?而且我

我想跟你念同一間學校!我再也不想造著爸爸的決定走了,他根本不了解我!」

 

「唉,傻阿志,我說興國的老師愛打學生是指愛打那些成績爛或品行差的學生

,像你這種品學兼優的好孩子他們疼還來不及咧,怎麼敢打你,而且只要你能

考出好成績,那就是學校的搖錢樹,巴結你都來不及,誰還敢兇你?」鳴哲邊

說邊從皮衣口袋掏出面紙讓我擦淚,面紙上還殘有些許七星菸味,不知為何,

這熟悉的味道竟慢慢的撫平我激動的心情。

 

「搖錢樹?為什麼我是搖錢樹?」我把面紙輕輕碾成團狀,好奇的問。

 

「哈!因為一間學校就是要有成績頂尖的學生才能吸引更多成績普通或中下的

 學生來念阿!讓我猜猜,興國是不是提供你獎學金叫你去念?」

 

「哥你怎麼知道?」我一臉驚訝的看著鳴哲,他輕鬆的笑著,彷彿甚麼事情

都了然於胸。

 

「因為我也當過學生阿!興國提供你多少獎學金?」

 

「聽爸爸說只要成績維持班上前三名就學雜費全免,每學期再給一萬元獎學金的

  樣子

 

「這樣阿,那是很普通的條件阿,依照你全校第一名的成績,可以再跟興國多要

 一些!」鳴哲隨手扔掉菸蒂,隨即又從菸盒裡拿出一根。

 

「甚麼?還可以再多要一些?」我十分驚訝,雖然我自己死都不想念興國,但當

初聽到爸爸轉述時,心中仍然是有些微的優越感,以為這樣的條件已經很優渥了。

 

「懷疑阿?你以為全校第一名有很多個嗎?全新營市五六間國小上萬個學生頂多

就五六個全校第一名,新營國小又是最多人的一間,所以我說老弟阿,你可是全

新營市成績最好的國小畢業生阿,興國不挖你挖誰阿?」

 

「可是興國花這麼多錢在我身上,怎麼還會是搖錢樹?應該是賠錢樹阿!」

 

「阿志你除了唸書外真的傻傻的耶,你以為真的是興國出錢讓你念的嗎?那些錢

當然是從其他成績比較差的學生繳的學費中攤分的阿,不然你以為興國的學費是

在貴甚麼意思,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要拿來當獎學金!然後這些成績好的學生如果

以後有些人能考到台大醫科、台大電機,興國又能大張旗鼓的說這些學生是他們

培養出來的,好吸引更多學生來念,所以你當然是他們的搖錢樹阿!」鳴哲的口

氣中帶著一絲酸意,彷彿十分不滿私立學校這樣的作風。

 

「原來是這樣阿……」我皺著眉頭,思索著這個我不曾想過的問題,一直以來我

念書都是因為父母的期待與壓迫,經過鳴哲的提醒後,才了解我當初擔心去興國

會整天被老師打罵似乎是有點多濾。

 

「所以我說阿志,你以後阿,要對那些成績差的同學好一些,因為你的學費可是

 他們幫你出的!」

 

語畢,我們兩人哈哈大笑,翁鳴哲就是有這種魔力,能在幾分鐘內就讓我從沮喪

至極的心情一掃而空。

 

「那我送你回家吧,你一個人跑來這裡也蠻厲害的,這裡離我們家應該也有五

 六公里遠吧!」鳴哲習慣的拿出安全帽的給我。

 

「哥,如果你今天不回家,那我也不想回家!回去後一定又要被爸爸打」雖然

經過剛剛的聊天,大幅解除我對於未來要去念興國的恐懼,但今天跟爸爸吵架的

疙瘩仍舊殘留在心中,再加上我老早就想要跟哥哥一起體驗他口中那多彩炫麗的

夜生活。

 

 

「傻阿志,你沒事學我幹嘛?哥哥晚上還有事情要作,不要胡鬧了。」鳴哲輕輕

捏了我的臉頰,但口氣中卻沒有一絲責備,只有滿滿的關懷。

 

「哥……爸他總是以為我會跟你一樣變壞,所以整天都把我關在書房,我在家裡就

跟坐牢沒兩樣,你今天就帶我出去透透氣嘛」我微微搖晃他的手,小聲的試探。

 

翁鳴哲輕側著頭看著我,當下並沒有說話,好奇的眼神中彷彿夾雜些許不捨,良

久,才嘆了一口氣說道:「唉,沒辦法,誰叫你是我的弟弟,上車吧!記得戴安

全帽!」

 

我歡呼了一聲拿起安全帽,熟練的跨跳上機車後座,興奮的問著:「哥,我們今

天要去哪裡玩?」

 

「就跟你說我今天還有事情要忙阿,我先帶你去網咖好不好,晚點我再去接你!」

鳴哲一旋鑰匙,雲豹再次低沉的嘶吼。

 

「蛤,哥你不陪我嗎?」我有點失落的說。

 

「我盡量早點趕回來好嗎?今晚的聚會我已經答應別人要參加了。」

鳴哲語氣平淡,雖然他平常總會跟我分享許多有趣新奇的事物,但關於他口中的

「聚會」總是非常神祕,無論我如何死纏爛打他都不願意透露是甚麼東西,只能

隱約猜測是類似幫派集會之類的場合。

 

「好吧,那我就先在網咖等你,不過我沒帶錢耶也沒有去過網咖,我一個人會

不會很無聊?」我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有點焦急。

 

「別擔心,我跟網咖店員很熟,反正到時候你就隨便挑一台電腦,裡面很多遊戲

,你就挑一種玩,肚子餓就直接點東西吃,帳就先記我的名字,晚些我再跟他們

結。」

 

我抱著哥哥,急速行駛的雲豹一轉眼就來到了他口中的網咖,儘管之前常聽他說

平常沒事就會在這裡打發時間,但這卻是我第一次來網咖,那是一間小規模的網

咖,店名叫作「新世紀」,座落在民權路某個小巷子的便利商店旁,昏暗的招牌

因為日光燈老舊而頻頻閃爍,這間店占地不大,放眼望去頂多只有三四十台電腦

,網咖自動門一打開,撲鼻而來的就是濃烈混雜的菸臭味,有別於平常習慣鳴哲

身上七星那種細薄輕淡,網咖的菸味攪揉了數種牌子與口味,再加上店家欲蓋彌

彰的強烈消毒水味,綜合起來就是道令人作嘔的酸臭,讓我對於這間網咖的第一

印象大打折扣,但鳴哲與其他顧客卻十分習慣,臉上沒有露出任何不耐的表情,

甚至還有幾位顧客正津津有味的吃著鍋燒意麵,專注的看著螢幕。

 

「喂,小彤!跟你介紹一個帥哥!…..喂?小彤你在不在阿?沒人的話我要偷搬你

家電腦囉!」鳴哲側倚著網咖櫃檯,拿著鑰匙輕敲,發出扣扣的聲響,但順著鳴

哲的視線,櫃檯旁只有一些報紙、漫畫與小說等打發時間的雜物,卻空無一人。

 

「等我一下啦!有客人點飲料,你幫我送一下,12號跟17號點的!」只見一個女

孩從櫃檯後方的房間走出,那房間隱約可以看到流理台與一個大冰箱,應該是這

間網咖的廚房,而眼前的女孩綁著一束輕便的馬尾,配上簡單樸素的粉色短T,

低頭端出幾杯看似紅茶或綠茶的茶色飲料。

 

「哇,今天生意不錯阿,還有位置可以給我弟弟嗎?」鳴哲順手接過女孩手中的飲

料,看樣子,剛剛哥哥口中那位很熟的店員應該就是她了。

 

此時我才看清女孩的長相,清秀的臉龐沒有任何多餘的裝扮,感覺只有十二三歲,

應該跟我一樣的年紀,她水亮的眼睛好奇注目著在哥哥身旁的我,我給了她一個禮

貌性的微笑。

 

「喔,你是翁鳴哲的弟弟阿?」女孩沒有太多客套,反而是有點不以為然的看著我。

 

當我正要回應時,已經走到網咖另一端送飲料的鳴哲就轉頭答聲:「對阿,他就是

今天要跟你介紹的帥哥!」

 

雖然我認為自己一點都不帥,但當下也只好尷尬的跟眼前的女孩打招呼:「你好!

叫我阿志就可以了。」

 

「所以你也是洪順堂的人嗎?」女孩的口氣有點不屑。

 

我頓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對於女孩這無厘頭的問句不知要如何回應,因為我

根本就沒聽過啥洪順堂、洪發堂。

 

「唉呦小彤你不要亂問啦,我弟弟跟我不一樣,他可是超級乖寶寶喔,你可不要

帶壞他了!」送完飲料的鳴哲把端盤放在櫃檯,笑嘻嘻的說著。

 

「跟你不一樣?我看跟你差不多吧!都是愛騙人的傢伙。」女孩彷彿很清楚鳴

哲的個性,仍舊滿臉狐疑,看來她一定是被哥哥騙過很多次,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騙你幹嘛,我弟可是新營國小全校第一名縣長獎畢業的耶,我記得你好像才

拿個市長獎吧哈哈哈!太弱啦!」鳴哲滿臉輕謔。

 

「真的假的,你弟是縣長獎畢業的?不可能吧?」女孩本來懷疑的雙眼頓時張大

看我。

 

鳴哲在旁不發一語,只是帶著微笑玩著手上的打火機,我只好又尷尬的點點頭說

:「對,我是縣長獎畢業的!」

 

「你是哪間國小畢業的?你真的是翁鳴哲的弟弟嗎?」女孩一改先前對我的冷漠

,滿臉興奮的問著。

 

我有點無奈道:「我之前念新營國小,我真的是他的弟弟阿,難道長得不像嗎?」

 

只見女孩皺著小巧的眉毛緊盯著我,然後又看看身旁的鳴哲,似乎是在作比較,

十幾秒後他才乎了一口氣說道:「仔細看真的很像耶,鼻子、眼睛還有眉毛都蠻

像的,可是你既然是翁鳴哲的弟弟,應該也是混混吧,怎麼拿到縣長獎的?作弊

嗎?」

 

此時翁鳴哲噗的一聲笑出來:「喂喂喂,小彤你別亂說,誰說我是混混的,跟你

說過幾百次,我們是有素養有規矩的紳士耶!」

 

「阿!我知道了,你們一定是同父異母,或是同母異父,所以才沒有跟翁鳴哲一

樣笨!」很顯然女孩完全不理哥哥的辯解。

 

「好啦,隨便你怎麼說,我先出去辦事一下,阿志我晚點再來接你,小彤你就開

一台電腦給他玩,他如果點甚麼餐點就直接從這裡扣!就這樣啦,我要遲到了,

掰!」鳴哲看了看手錶,連忙從口袋掏出一張千元大鈔放在櫃檯,拿起鑰匙頭也

不回得走出門口。

 

我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哥哥的背影,又看著女孩的臉龐,不知要說啥。

 

「好吧,既然你哥願意當大爺,那我就開一台電腦給你。好了,你的電腦是十六號!」

 

女孩熟練的把千元大招收進櫃檯,用滑鼠在櫃檯電腦螢幕上點了點,換了一張

五百元跟幾十個十元硬幣給我,女孩十分細心,因為硬幣的數量有點多,還特

地幫我用一個塑膠袋裝了起來,我拿著這些零錢,不解的問:「為甚麼要幫我

把錢換成零錢?」

 

女孩不可置信的望著我:「不會吧?你沒來過網咖嗎?」

 

我理所當然的搖了搖頭。

 

「哇,你真的是乖寶寶耶,你就走到那邊靠右的最後一台電腦,就是十六號,我

已經幫你把電源鎖打開了,你就投錢,十元可以玩三十分鐘,你看要玩多久就投

多少錢!」女孩熟練的講解著,並熱心的指著遠方的電腦,那時候台灣的網咖才

剛起步,設備大都很簡陋,所以還有許多投幣式的網咖。

 

女孩講解完後又轉身進廚房繼續作其他客人點的餐點,我獨自一人只好拿著硬幣

走向十六號電腦,投下一個十元,上面的計數器顯示出紅色的三十,代表還有三

十分鐘。因為家裡沒有電腦,所以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碰電腦,看著電腦開機的

黑白畫面有點不知所措,還好網咖早已經幫客人設定好了,不一會螢幕就跳出

Windows95的字樣跟遊戲選單,但我仍然是不知道要選哪個遊戲,看看身旁其

他客人,我笨拙的學他們拿起滑鼠在螢幕上游移,那時我甚至連左鍵右鍵的功能

都不知道,一直重複摸索了近十分鐘才了解點左鍵是確定,點右鍵是取消,看著

螢幕上滿滿的遊戲選單,我根本不知道哪個好玩,只好隨便選一個看起來比較簡

單的「單機遊戲」分類,點下去後又跑出更多的遊戲選項,這次終於出現我看過

的名字,「格鬥天王94」,還記得很小的時候哥哥有帶我在夜市玩過,就這樣我

玩了一會,但因為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操作鍵盤,只能看著我的草薙京一直被不知

火舞凌虐,正當我終於弄清楚鍵盤上的Ctrl鍵是攻擊時,想要開始大殺四方時,

我的螢幕突然啪的一聲,17CRT螢幕變得一片漆黑,我以為是網咖跳電,但看

看周圍的客人仍舊正專心的廝殺著,心想難道自己這麼衰,第一次玩電腦這麼快

就當機嗎?

 

我走到櫃檯,客氣的問著女孩:「那個不好意思,我的電腦好像有些問題,你

可以幫我看看嗎?」

 

原本正在櫃檯看書的女孩抬起頭問道:「真的喔?我記得十六號的電腦很少當

機阿,好,我去幫你看看。」

 

女孩放下書本,我瞄了一眼,發現她正在看的竟然是翰林的國中理化參考書,我

之所以可以一眼就認出,那是因為我昨晚躺在我書桌上的也是這本,單調的配色

與多到炸的範例與習題,是這間出版社的特色。

 

正當我還想多瞄兩眼,看看她已經看到甚麼進度的時候,她已經看完我的電腦,

沒好氣的說道:「喂,我記得你叫阿志對吧!你的電腦只投了十元,過了三十

分鐘當然會自己關機阿!」

 

「喔,原來如此!」我恍然大悟。

 

女孩發現我似乎對她的參考書有興趣,便問道:「對了,剛哥哥說你畢業了,所

以你之後國中要念哪一間?」

 

雖然我知道我爸最後一定會逼我念興國,但我仍然不想承認,只好隨口說:「還

不知道耶,你也是要升國一嗎?」

 

女孩點頭道:「對阿,那我跟你同屆耶,只是不知道你要念哪間國中,因為我媽

要送我去念興國,所以我現在就要開始念國一的書,不然很怕趕不上同學!」

 

聽到她提到興國兩字,我的心中頓了一下,心想這麼巧,難道她也跟我一樣被父

母逼去念興國嗎?但看了看女孩的表情,竟然沒有對念書跟被送去嚴厲的私立學

校而感到害怕或厭惡,我不禁好奇問道:「你要去念興國喔,但是聽說他們不是

對學生很兇嗎?你會不會害怕阿?」

 

沒想到女孩竟然開心的說:「兇才好阿,這樣我的同學每個都會很認真,我也會

跟著更認真,我媽常說,要多念書才會有前途,雖然興國的學費很貴,但怎樣我

都一定要去念,對了,我幫你換了五百元的零錢,你今天要多投一些進去喔,這

樣我就可以早一點賺到第一學期的學費!」

 

「蛤?你沒有獎學金嗎?」我脫口而出。

 

 

「有是有,但只有一點點,根本不夠阿對了!阿志說你有拿到新營國小的縣

長獎,是真的嗎?」

 

「對阿……」雖然當初拿到縣長獎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但看著女孩羨慕

的表情,我竟有些不好意思。

 

「好好喔,聽說縣長獎畢業生去念興國一毛錢都不用付,像我只拿到市長獎,獎

學金只有幾千元!」我沒有跟她說如果我去念興國,不但不用付錢,學校還付我

錢,但看著女孩那為了註冊費而煩惱的眼神,使我不忍說出口,因為我頓時想到

哥哥所說的,我的獎學金都是其他學生支付的。幾年後我才發現,哥哥當初說的

並沒有錯,興國對於頂尖學生的挖角是不遺餘力,毫不吝嗇,但對於次一級的學

生就差很多了,儘管女孩好歹也是市長獎畢業,但能拿到的獎學金十分微薄,除

非後來在校的表現很好。

 

「可是我一點都不想要念興國,一點自由都沒有,你不覺得一直念書很痛苦嗎?」

我靠著櫃檯,想起今晚跟爸爸的爭執,不禁跟女孩聊了起來。

 

女孩右手撐著光滑的臉蛋說道:「念書很痛苦嗎?不會阿,我覺得還蠻有趣的阿,

雖然有時候遇到解不出來的問題是真的很煩就是了

 

「有趣?念書很有趣?」我如同看著一個怪物般的看著女孩,打我出生到當時雖

然也只過了短短的十二個年頭,對我來說讀書從來都不是有趣的事情,我接觸的

每個人都討厭念書,無論是國小同學甚至是師長,他們只會灌輸我們「念書雖然

辛苦,但以後一定值得!」的迂腐念頭,更不用說我最崇拜的翁鳴哲,對他來說

課本跟屎沒兩樣,能離多遠就離多遠!

 

「對阿,你不覺得你念的每個科目的每個字都使得我們更了解這個世界嗎?學習

國文,了解大人們溝通的用語是稱讚還是反諷;學習英文,打開跟世界溝通的管

道;學習數學,我才能來這裡打工,念書的好處太多啦!」女孩彷彿是理所當然

的說著,我張大嘴巴看著她,心想同樣是十二歲為甚麼我滿腦子就想的可以逃離

家門,盡情玩樂,她卻可以在滿是電腦的網咖環境作在這裡預習未來的科目還講

出這樣超齡的大道理出來,我甚至開始猜想這女孩是不是我爸派來規勸我的代表。

 

女孩看了看我的表情,似乎發覺我的驚訝,才噗的一聲說道:「沒有啦,我說的

都是媽媽跟我說的,雖然我也沒有真正理解,但我想總不會錯的,重點是媽媽

說要賺大錢就要念書,所以我一定要把書念好!」女孩說完,再次低下頭啃書本。

 

我呆望著女孩,心想著她的字字句句是否有道理,我的童年接觸的人很有限,除

了父母與哥哥外,除了過年平常也鮮少跟親戚互動,這是我第一次遇到熱愛念書

的人,而女孩那在後來看似再普通不過的想法對當時的我來說都是很震撼的,我

開始思索,父母是否沒有想像中那樣的壓抑自己?他們那樣是否只是為了面子還

真的是為我好?看著女孩要為學費出來打工,我卻不用煩惱自己的三餐跟學費,

只要好好念書就好,甚至爸爸還會主動買好參考書給我,也不用我主動要求。

 

「怎麼了?怎麼不回去打電腦,你也想念阿?」女孩發現我仍然站在櫃檯,抬頭笑問。

 

我苦笑了一下,沒有多說甚麼,其實她正在看的章節我早就看過了,但這對我來

說並不是甚麼值得得意的事,我轉身回到電腦前,又投下了幾枚硬幣,看著螢幕

上因為硬幣投入而慢慢增加的時數,我再次想起女孩說的,既然她那麼想念興國

,我就幫他一把吧!不知不覺,我竟把整袋的零錢全部都投入了投幣機,剩餘時

間超過了一千分鐘,都夠我打到明天早上了。

 

電腦再次自動開機,我又點開了格鬥天王,但卻是心不在焉的玩著,無論草薙京

使出多麼華麗絕招,卻再也無法吸引我的注意力,那一夜,我滿腦子都是女孩

說過的話。

 

想著女孩專注念書的神情,不禁捫心自問,是否自己比想像中還幸福?

 

那天我不知道在電腦前打了多久的格鬥天王,只記得我破了三次關後眼皮就重到

撐不起最後一絲視線,最後趴倒在電腦桌前,呼呼大睡起來。

 

在網咖睡覺其實很痛苦,你只能趴著或仰著,在朦朧中嘗試轉換坐姿,耳邊仍

是充滿其他人電腦喇叭與鍵盤傳出的陣陣吵雜遊戲音效,但當時我實在太睏了,

就這樣不知掙扎了多久,直到一個清脆的聲音呼喚我。

 

「喂!阿志,阿志!」

 

我疲憊的張開雙眼,朦朧的看著眼前,原來是女孩在我身旁,我舒張了一下酸

麻的四支,緩緩戴起眼鏡說道:「怎怎麼了?」

 

「很晚了,我要回家了,你哥怎麼還不來接你?」原來女孩見鳴哲遲遲沒有出

現,在下班前關心的問我。

 

「我也不知道耶,可能可能他晚一點才會回來吧!」我揉揉惺忪的雙眼。

 

「那要不要我陪你等他?」那時已經午夜十二點,店內只剩下稀稀落落幾個

顧客,女孩就坐在我身旁的電腦看著我。

 

「不不用啦,這麼晚了你一個人在外面你媽不會擔心嗎?」沒想到女孩說話

雖然十分率直,對人卻還蠻熱情的。

 

「不會啦,我家就在隔壁,這間網咖是我叔叔開的,我有空就來幫他顧顧店,

賺點零用錢。」女孩說完打了一個呵欠,看得出來其實她也蠻累的。

 

「沒關係,我哥應該快回來了,你先回去睡吧!」其實我還很想睡。

 

「好吧,那我先回家了,掰!」女孩起身離開。

 

「喔,對了!」我看著她,女孩轉頭好奇的看著我。

 

「我決定了,我國中也要去念興國!」

 

不知為何,我竟脫口而出說出這連我都難以相信的話,或許是因為晚上聽了

女孩一番話後思考了整夜的結果。

 

「那很好阿,到時候見囉!」

 

女孩給了我一個很自然,沒有任何做作的微笑。

 

那時候我以為,我是受到女孩所說的話所影響,為了能讓自己更有競爭力而

選擇私立國中,但後來我才發現,根本不是如此。

 

我是為了她才念的,一個我還不知道名字的女孩。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