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確定翁鳴哲會幫我問到網咖女孩的名字後,在他還沒給我任何消息前,我已經開始計劃要怎樣把導師許剛手中的那份全年級成績單弄到手,在近幾次辦公室的觀察,因為他的桌上堆滿眾多參考書廠商送來的樣書,所以光是確認那份成績單還在不在他桌上就花了我兩天的時間,這是我最不想面對的局面,因為如果在桌上,我可以趁著許剛老師不注意,把成績單送去影印室複製一份,畢竟我身為資優班班長,平常的考卷也都是我在處理,影印室小姐也跟我很熟,絕對不會多問甚麼,但如果不在桌上,那成績單就可能是在許剛老師的公事包裡,或是在辦公室抽屜裡,更慘一點,搞不好在他家裡!

 

就在我開始估算如果偷開許剛老師的抽屜會不會被他鄰近的老師發現時,許剛老師又把我叫到了辦公室,吩咐著我一些班級瑣事,我心不在焉的聽著,眼睛卻死死的盯著他的桌面,仍不見成績單蹤影,正當我心中再次偷偷抱怨著許剛老師時,我竟從耳中聽到一句從來沒有想過的話!

 

「鳴志,你是班上學生中表現最好,也是我最信任的學生,現在老師我想請你幫個忙,那就是這邊有一份上學期三次月考的全年級成績單,教務處那邊希望我可以挑出其中五個普通班的學生來我們班級,我已經從裡面先挑出了二十位學生,這些學生都很優秀,但我想跟你討論一下,畢竟你一直是全校第一名,想請你看看這些人的成績分布,你覺得哪五個是最優秀的,雖然我教書近二十年,但總是希望能聽聽學生的意見。」幾乎就像是奇蹟般,得來全不費工夫,導師許剛竟然變講邊從右下角上鎖的抽屜中拿出那份上次看過的全年績成績單出來,放在我面前。

 

我呆了半惝,才遲疑的說道:「老師,這......我可能要回去研究一陣子才能跟你討論,畢竟這份成績單包含了三次月考的各科成績,不是片刻就能看完的。」

 

許剛老師大表贊同的點了點頭說道:「恩,我就是喜歡你謹慎的個性,好,那這份成績單你就拿回去研究個兩天,但記住不能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情,好嗎?」

 

我腦中早就充滿狂喜的情緒,耳中哪還理許剛老師說的是甚麼?連忙滿口答應,就急著拿了成績單,五步併作兩步的衝至影印室,深怕許剛老師一後悔馬上要拿回來就來不及了!

 

後來我才了解許剛老師這樣的做法大有涵義,一來是想拉攏跟我之間的感情,讓我死心蹋地的以為他是真的很信任我,其實他心中早就有了那五個人選,如果最後我歸類出的人選跟他一樣,那當然是英雄所見略同之妙,如果有其不同,他也會大作文章的跟我解釋為何要選他心目中的那五人,來顯示出他的教學經驗豐富,而其實全校成績單並不是甚麼太機密的東西,每個老師想申請都可以弄得到一份,只是當時還是學生的我不知道罷了,總之,許剛老師似乎多年來都是用這招來拉攏班上頂尖學生的信任感,讓這些學生高中後願意放棄台南一中、台南女中等第一志願,乖乖簽下直升單,繼續就讀興國高中部,而當時的我根本沒想過這麼多,也沒有發現請學生來選未來的同班同學是多麼不合理的一件事情,我心中只有滿滿的竊喜,心想碰壁了這麼多次,終於中大獎了!

 

拿到影印版的成績單後,我馬上花了半天的時間把全年級名字中有「彤」的女生列了出來,總共是二十四位,扣除班上那兩位,仍有二十二位,跟我想像中差不多的數字,現在就只等著翁鳴哲的好消息了,接下來的日子,我整天就盯著那二十二個名字瞧,我始終相信,思念就如同種子般,關於網咖女孩的種子已經發芽,在那一段盯著二十二個名字瞧的時光,思念又迅速茁壯至難以想像的地步。

 

於是我又開始熬夜,在深夜期待翁鳴哲捎回的好消息,就這樣又過了幾日,終於在第三天清晨,我在書包中發現一個被壓得略扁的七星菸盒,裡面藏著一張小紙片,上面的字跡一看就知道是翁鳴哲的,狂放中帶點輕浮、飄逸中隱含一絲溫柔,紙片上只有三個字,那是令我魂牽夢縈一輩子的名字─夏如彤。

 

我腦中彷彿響起一道迅雷,轟的一聲,再沒有多餘思緒去深究翁鳴哲是怎樣問到這個名字,我早已把那二十二個含有「彤」字的名字熟記,而之所以會讓我如此激動,正是夏如彤這名字正是那二十二的名單之一,絕不會有錯!我甚至連她的班級都還記得,十七班!一年十七班夏如彤,那是名單上的最後一個名字!

 

我幾乎是發著抖把書包掛上肩,坐在爸爸車上不發一語,滿腦思索著,原來!原來她真的有來念興國!但為何我從未在校園內遇過她?為何從未在紅榜前發現她的身影,一個名字震撼了懸宕已久的心石卻又帶來更多疑問。

 

那天的第一節下課,我因為心情極度的興奮,連媽媽替我準備的早餐都沒吃,每天固定的數學小考隨手寫完後也沒有任何驗算,就這樣望著窗外,直至鐘響的瞬間,衝出教室,我早已計算過從一年一班到十七班的五種路徑,選了其中一條最快捷的,因為我身處資優班,其位置也是最能讓學生專心的幽靜角落,距離十七班著實有一段不短的路程,我花了近一分鐘才奔到十七班教室門口。

 

我站在後門門口,右手扶著牆壁,心臟仍激烈的跳動著,缺乏運動的四肢全身發燙,我從門口瞧著這班學生的背影,少數人坐在位置上吃早餐,少數人慵懶的走出教室,餘下大多數人則是趴著補眠,我攔下其中一位剛從教室走出的男同學,口氣略帶顫抖的問著:「請...請問你們班上有一位夏如彤同學嗎?」

 

那位男同學似乎還沉浸在早晨的睡意當中,聽到問題後側著頭思考了幾秒,那幾秒鐘對我來說彷彿有數月之久,我多麼害怕他的回答是否定的!

 

幸好他最終點了點頭,伸手一指在角落趴著睡覺的一位女孩,說道:「喔,你說小彤阿,她在那裏!」

 

我輕聲的說了聲謝謝,就走進了教室,因為大部人都趴著補眠,所以並沒有人發現教室出現了一位陌生人,我來到女孩旁的空位,我看著她臥趴在桌上的側臉,真的是她!

 

那個只有一面之緣,卻令我不由自主日夜思念的女孩!她的睡臉是如此香甜,彷彿這世界再沒有任何憂傷,我在旁看著,猶豫著是否要把她搖醒,本來心中有很多話想跟她說,但這一刻,那些話都不重要了,我只要知道女孩是離我這麼近,一切就足夠了,如果在這個時刻把她吵醒,那彷彿是破壞了一齣經典電影、打斷了一首動人歌曲般煞風景,我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直到再次鐘響,該班同學紛紛甦醒,才依依不捨的走出教室。

 

第二節下課,我再次來到十七班,卻發現他們整班出去上體育課,我只好在夏如彤桌上留了張紙條:「小彤,我是那天跟鳴哲一起去網咖的阿志,還記得我嗎?我在一班。」

 

後來幾節下課因為許剛老師又指派了我去印考卷,我只好特別叮嚀我隔壁同學,如果有個女生來找我,要趕快來影印室找我,然而一個上午過去了,卻不見夏如彤出現,我不禁又開始擔心,她是否跟本不記得我了?還是說她根本沒看到紙條?

 

午休時間,我領完便當後,隨手收到抽屜跟沒吃的早餐放在一起,走出教室想再次去十七班找夏如彤,一個轉身差點沒撞到人,我定神一看,眼前的女孩不是夏如彤是誰?

 

夏如彤穿著清秀的興國國中部制服,淺綠色國民領襯衫配上墨綠的百褶裙,配上她親切的笑容,清心稚嫩中更顯單純,她比我還更早認出我,熱情的跟我打著招呼:「阿志!真的是你耶!」

 

我搔著頭,有點緊張的說:「對阿,我...我也來念興國了,只是我這學期怎麼都沒有在學校看到你?」

 

夏如彤嘟著嘴巴想了一會才猜測般道:「可能是因為我每堂下課不是在睡覺就是在坐位上念書吧,國中的課程實在太難啦!怎麼念都念不完!」

 

 

「這樣阿......害我還以為你沒來念興國呢,我...找了你很久。」我想了想,如果真如夏如彤所說,每節下課都待在教室,她的座位又離窗戶有段距離,也難怪我會沒遇見她。

 

夏如彤略顯驚訝道:「真的嗎?其實我還記得你說也要來念興國,只是我上國中後成績實在不理想,根本沒有多的時間去找你,昨天我在新世紀網咖輪班時,你哥突然跑進來問我的名字,你哥真的是一個很好笑的人耶,說甚麼要幫我算算生辰八字!」

 

我帶著她走進我們教室,拿出午餐的便當問她道:「你午餐吃了嗎?要不要去你們那邊吃?」

 

她搖了搖頭道:「不...不用了,我沒有訂便當。」

 

我看得出夏如彤的表情有些許尷尬,便關心問道:「怎麼了?你自己帶便當來嗎?」

 

興國中學的午餐共有三家便當廠商可供選擇,學生可以挑自己喜歡的廠商訂購,以一個月為單位,每天四十五元,當然如果家長想要讓小孩從家裡帶便當過去也是可以,只是畢竟是少數。

 

夏如彤似乎不想回答我的問題,她好奇的環顧教室四周,羨慕的說:「好好喔,你念的是資優班,感覺整個班級的讀書氣氛都比較認真,中午用餐時也很安靜,不像我們那班,整天吵吵鬧鬧,想安靜下來念書都會受到打擾。」

 

我因為整個上午都惦記著夏如彤,此刻才發覺肚子裡空空如也,邊打開便當邊跟夏如彤說道:「還好啦,我早上有去你們班上,也蠻安靜的阿,只是我以為你也會來資優班耶,後來怎麼沒有?」

 

「唉,我也很難過阿,我不像你是縣長獎畢業可以直接保送資優班,市長獎的畢業生只能用考的,我有來考資優班,卻沒有考上,而且還因為考得不理想而被興國取消掉獎學金......」夏如彤坐在我的座位前方,看著我難過的說道,見她神情,是真的為了不能上資優班而感到懊惱。

 

 

我聽完後,替她感到相當不平:「怎麼可以這樣,你是因為畢業成績不錯而拿到獎學金,跟考資優班有甚麼關係?為什麼學校要取消你的獎學金?」

 

夏如彤苦笑了一下道:「可能是考太爛,學校覺得我沒有潛力,不值得他們培養吧,或許這就是我媽常說的,競爭力決定自身價值吧!」

 

為了能多跟她聊天,我今天的午餐吃得特別勤快,猴急的又扒了兩口飯後說道:「沒關係,我想只要你這學期成績不錯,下學期一定能重新拿到獎學金的!」

 

夏如彤又再次搖著頭,起身走向我們班的布告欄,隨性的看著我們班的公告事項,我見狀也連忙捧著便當跟在她身旁,她第一眼看到的是班級幹部名單,她略帶興致的問我:「你哥只有說過你叫阿志,你本名是甚麼阿?」

 

我幾乎是下意識的直接回答:「喔,我叫翁鳴志!」

 

「這樣阿......咦!你是資優班的班長阿?看不出來耶,我以為資優班的班長都是那種很強勢的人...」夏如彤發現班級幹部名單上出現我的名字是,十分驚奇,轉過頭重新的又把我看過一遍,似乎想確定我是不是個強勢的人,我則是有點難以開口,總不能跟她說其實我是因為開學的能力測試中拿到全班第一名,所以才被老師指派成班長的吧?雖然我不是個害羞的人,但自從上次見過跳級生徐靜怡的天才後,我再也不覺得成績好是一件值得說嘴的事情,更何況看夏如彤的態度,她這學期的成績似乎不太理想,若在她面前洋洋得意的炫耀,搞不好會讓她產生更大的反感,畢竟這半年來在極度競爭成績、致力追求高分的資優班環境,我早已了解到,對大部分汲汲營營於分數的學生來說,對於成績頂尖的學生總是會在心中把他當作假想敵,而從幾次的對話中我已經了解到,不知道甚麼原因,夏如彤相當在意自己的成績。

 

夏如彤看著我,略有所思道:「阿志,你國小畢業時雖然是縣長獎,但上了國中後不覺得很無力嗎?不管怎麼念書總是會有比你強的人......

 

夏如彤這段話再次令我想到了剛開學時跳級生徐靜怡所給我的震撼,我點著頭,同意道:「是阿,上了國中後,遇到了不少厲害的人。」

 

夏如彤在我身旁坐下,低著頭不說話,我捧著便當安靜的看著她,那年的我,十三歲,沒有談過任何戀愛,更不懂甚麼是戀愛,甚至連甚麼是喜歡都不清楚,我

就只是看著夏如彤清秀的側臉,那年代的國高中還有髮禁,雖然不像二三十年前的耳下一公分那般嚴格,但最多也以髮不過肩為限,所以興國的女同學大部分女生仍是清湯掛麵,充滿稚氣的瓜皮造型,而夏如彤則是留著一抹烏黑的小馬尾,尾束中點綴著酒紅色的小花造型髮圈,有一派的演化心理學家認為,人類總是特別喜歡形狀雄挺尖拔的事物,尤其是在人體上的表現,我不知道這說法是否正確,但看著夏如彤那簡單明朗的馬尾在眼前晃阿晃的,毫無保留的佔據我心,我想起翁鳴哲曾經跟我分享的情史,不禁偷偷猜測,如果我能跟他一樣有女朋友,那就應該是找夏如彤這樣的女生,其實那時的我根本不了解夏如彤的個性,也沒設想過兩人相處會是甚麼模樣,就只是單純一股小男生對異性的好奇與渴望。

 

我倆沉默了片刻,不知甚麼時候開始,夏如彤的眼眶竟盈滿淚珠,當我發現時,她的臉龐已經劃過一道令人心疼的淚痕,我頓時慌了手腳,把便當隨手放在桌上,著急的在抽屜與書包中翻找面紙,但卻發現平常根本沒在身上準備面紙,只能眼睜睜看著夏如彤越哭越激動,我只好緊張又尷尬的輕拍她的肩膀問道:「怎...怎麼了?」

 

那時候的我除了媽媽,夏如彤是我這輩子第二個真正接觸過的女性,第一次有女生在面前哭泣使我非常緊張,心中不斷檢討思索剛剛的對話與一舉一動是否有哪裡冒犯或使她傷心,雖然摸不著頭緒,但心中卻因為對方的哭泣而有罪惡感。

 

然而我在多年後才領悟,女生與男生是完全不一樣的物種,對女生來說,許多時候,流淚是不需要理由的,或者反過來說,任何理由都能讓女孩流淚,可能只是一句話、一首歌、一張照片、一道料理甚至一個笑話,無論是悲傷、感動、喜悅或懷念,不同的情緒卻都能用眼淚宣洩,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常有人說,女人,是水做的。

 

就在我尷尬且困惑著為何夏如彤突然哭泣時,她突然「哇」的一聲抱住彎著腰的我,在我懷裡嚎啕大哭,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她溫濕的眼淚在我胸膛氾濫,我頓時因為懷裡的軟香溫玉而腦袋一片空白,只能下意識的學著平常翁鳴哲安慰我時常說的道:「別哭、別哭...沒事了...

 

教室裡原本各自聚在一起吃飯的同學此時也因為夏如彤的哭聲而靜了下來,紛紛轉頭看著我倆,有些好事者甚至開始表情曖昧的私自討論起來,國中生總是如此青澀幼稚,對於異性充滿幻想,不見得有機會品嘗,但只要見到同學與異性有任何更進一步的接觸,一定是興奮的討論。

 

我平常在班上就只是個默默念自己書,名列前茅的班長,除了必要的交談,與班上同學根本沒有太多交情,他們多少也會好奇我是怎樣的一個人,而如今他們發現原本心目中的乖乖牌竟然在教室後方抱著一個哭泣的女生,原本不怎樣的事情頓時被渲染誇大了數倍,我也懶得理會這些無聊的同學,輕輕的牽起夏如彤的手,匆匆帶她走出教室。

 

我們在距離教室一段距離的花圃坐下,此時夏如彤似乎也意識到剛剛的失態,雙手稍微抹了抹凌亂的臉頰,略帶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我媽總說我是個愛哭的傢伙。」

 

看到她稍微沒那麼激動,我試探性的問著:「剛怎麼了?是我說了甚麼話你聽了不開心嗎?」

 

夏如彤沒有馬上回答我,而是走到了花圃旁的洗手台,雙手用清水在臉上簡單梳洗,抬起頭笑著看向我,我十分驚訝,怎麼上一刻還是忍人憐愛的可人模樣,頃刻間竟變換成如此開朗活潑的嬌容?我這才發現,夏如彤就是如此收放自如的女孩,想哭的時候絕對是傾盆大雨,但只要情緒過了,下一秒可能又會笑著跟你逗著玩,這對情緒一向穩重的我來說是極大的差異,即便上次我與爸爸的崩潰大吵,也是醞釀了整整六年。

 

在剔透的水珠襯托下,夏如彤的笑顏更顯水嫩,她看著困惑的我解釋道:「阿志,其實我剛剛會突然那麼傷心,是因為去到當初夢寐以求的資優班,又看到你在競爭中還能脫穎而出當上班長,頓時覺得自己很沒有用...考不上資優班就算了,努力念了半年的書卻不見起色...我的家境本來就十分清寒,媽媽為了要讓我來念興國,還跟叔叔借了不少錢,我卻一再的讓媽媽失望,為了不想輸給同學,我甚至把媽媽給我的午餐錢偷偷拿去買參考書,我整天都待在教室位子上念書,沒有甚麼朋友,每次拿到成績單總覺得自己好挫折、好孤單......剛剛情緒湧上心頭,才會突然哭了出來...

 

我恍然道:「原來是這樣阿,所以你多久沒吃午餐了?」

 

夏如彤不在乎的說道:「三個月了...其實學校的便當很油膩,我本來就不愛吃。」

 

雖然夏如彤嘴巴這麼說,但我這時定神一看她的身材,雖然還不到很明顯的骨感,然而氣色卻不如當初我在網咖初遇她時那般健康粉紅。

 

「這樣好嗎?我們都還在發育的階段,你如果營養不良,以後會......會不好看!」

那時候的我想起每次在餐桌前吃飯,媽媽總是叮嚀我要把飯吃完以後才會娶到漂亮老婆,所以也單純的認為夏如彤這樣不吃午餐以後會不漂亮,但長大後才發覺,因為歐美審美觀的影響,這個年代的女生一輩子都在減肥,不吃午餐根本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更何況興國提供的便當的確都非常油膩。

 

 

 

 

夏如彤不經意的搖了搖頭,低頭看著花圃裡盛開的繡球花,似乎不在乎我的勸說,我只好隨口提出替代方案說道:「不然這樣,我是一班的班長,我們老師很信任我,我之前去辦公室找他,他桌上堆滿了參考書商送給他的樣書,你看要哪間出版社的,我去幫你跟他要!」

 

夏如彤一聽,張大雙眼,期待的看著我問道:「真的可以嗎?你們老師真的會願意給你嗎?如果他知道你不是自己用而是給我,他會不會生氣?」

 

那時的夏如彤還沒有近視,兩朵水汪的雙眼就這樣在我面前綻放,相信沒有人能夠拒絕,我連忙充滿自信說道:「當然,老實跟你說,我們老師最偏袒成績好的人,我就算放火把教室燒掉他應該也不會計較!」

 

夏如彤反應很快,馬上問道:「喔,所以你上國中成績還很好喔?」

 

我這才意識到無意中說出自己成績頂尖的事實,連忙有點結巴的回答:「你...你沒有看過松根樓公布欄的紅榜嗎?」

 

夏如彤吸了一口氣,驚訝的問:「哇!你這麼厲害,你有進入過紅榜喔?也太強了吧!紅榜不是要全校前一百名才會列在上面嗎?我自己連班上排名前十都不到,怎麼可能進紅榜,念書時間都不夠了,當然沒有看過。」

 

我細細觀察夏如彤的反應,發現她雖然很在乎成績,但似乎不像班上那些紈褲子弟般小心眼,見不得別人成績好,也使我鬆了一口氣,我點了點頭坦承道:「是阿,我每次都有進入紅榜,其實每次放榜後我都會在公布欄前等你,我以為你也會出現在紅榜前......

 

夏如彤苦笑道:「唉,我第一次月考前也曾經許下宏願要進入紅榜,但經過幾次的打擊,現在已經不太敢抱希望了,興國的學生太強啦!我們班要前兩名才能進入紅榜耶!」

 

夏如彤說著說著,似乎想到甚麼重要事情,突然從花圃旁跳起來,看著我道:「啊!我怎麼現在才想到,阿志你成績這麼好,我以後有問題都問你就好啦!好不好?」

 

面對夏如彤這樣突然的要求,其實我心中是非常驚喜的,打從一開始我聽見她抱怨自己成績不理想時,我就有這個想法了,只是心中還在盤算不知道要如何開口才不會讓她發現我只是想找理由多跟她相處。

 

然而就在我心中閃過這些念頭時,夏如彤還以為我在猶豫,繼續求情道:「拜託啦,我不會花你很多時間,頂多每節下課或午休來問你一些問題,我們老師教的我都聽不懂,班上成績好的同學又不想浪費時間教我,如果你願意教我,我一定會很感激你的......不然這樣,作為交換我可以偷偷開我叔叔店裡的電腦給你玩,好不好?」

 

看到夏如彤為了求知的積極模樣,我才回神答道:「當然可以阿!反正我平常下課都待在班上,你想問我問題隨時都可以來,而且你不用開電腦給我玩啦,反正我爸不可能讓我去那種地方......

 

夏如彤不解道:「你不能去網咖?可是之前某一陣子你哥每天都來阿!」

 

我尷尬的搔著頭,不知道要怎麼回答這問題,只好試著帶過這話題:「總之......我哥跟我有些不一樣,我爸對我的管教很嚴厲,上次你會見到我出現在網咖是因為我為了興國的事情大吵一架

 

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我把為什麼會跟父親吵架離家出走的事由,還有壓抑在我身上的管教一次傾訴給夏如彤聽,她是個很好的傾聽者,總是輕輕的點頭附合著我,說到開心處時會陪我開心,說到難過處時會陪我皺眉。

 

「哇,我這才發現好像蠻多人都是被逼來念興國的耶!我們班有不少混混也是如此。」夏如彤聽我敘述完後下了結論。

 

「那是當然的阿,誰會想要被興國這麼機車的學校管阿,要不是我們導師對成績好的學生給予諸多特權,不然我一定會受不了翻牆逃走!」我站起身,稍微舒展一下身軀,與夏如彤閒聊是如此自在,午休時間一下就過了。

 

夏如彤期待的看著我說道:「阿志,那我們說好囉,你幫我弄到參考書,我幫你開網咖電腦玩!」

 

我自信的答應道:「當然沒問題,只是我剛剛說過啦,除非我又離家出走,否則我爸根本不可能讓我去網咖那種地方。」

 

夏如彤是那種很大方的女孩,經過剛剛一番閒聊早已把我當成好朋友,熱情道:「沒關係啦!你要樂觀一點,我相信你爸也是為了你好,總有一天你會自由的,我們就把網咖的時數累積著,有機會再讓你一次玩個夠囉!」

 

我看著夏如彤笑靨如花的笑容,心想,我根本不需要甚麼網咖時數,我只需要妳的相伴時數。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