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第一次基測後學校就放了兩個禮拜的假,被鎖在家裡的我反而沒機會跟夏如彤連絡,我一個人獨自對著隔天報紙所公佈的參考解答,對完後,若沒有意外我應該可以拿到滿分,但其實我沒有太多興奮,拿到基測300分本來就是我意料中的事情,我在乎的還是夏如彤的成績,沒有跟她討論的話,我自己也很難估計他能拿到幾分。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距離基測分數公佈的時間也越來越近,大考中心提供了多種查詢的方法,最大宗的就是打電話去大考中心系統查詢或是上網查詢,然而因為我們家連電腦都沒有,所以只剩打電話一途,但按照往年經驗,大考中心早上九點一開放電話查詢後,線路就會爆滿擠塞至中午左右,除非運氣特別好,否則都要等到十點或十一點才查得到成績,也因此我早已經想好說詞,要爸媽讓我去夏如彤叔叔開的網咖去線上查成績,畢竟他們比我還關心成績,早一兩個小時得知成績是很大的誘因,然而上次社會科只寫十五分鐘就交卷的前科讓原本比較放任我的爸爸又重新上緊發條,堅持不讓我一人騎腳踏歌去網咖,堅持一定要由他們陪伴才願意放行,然而如果真的跟爸媽一起去網咖,那一定是剛查完馬上就回家,根本無法跟夏如彤討論。

 

於是我靈機一動,把我想要獨自一人去網咖查成績的意願寫成紙條偷偷放在翁鳴哲桌上,用筆筒壓著,上面寫著如果當天能夠帶我去網咖的話就在紙上打個勾,但過了許多天,翁鳴哲根本沒有回家,而那張紙條也孤零零的躺在桌上沒人翻動,就在成績公佈前最後一天晚上,我已經放棄希望躺在床上睡覺時,約莫是凌晨四、五點左右,我感到有一股熟悉的聲音在呼喚著我,我慵懶的張開雙眼,才發現站在我床邊那模糊的黑色影子竟是久違的哥哥翁鳴哲。

 

「阿志,我書桌上那張紙條是你留的?」翁鳴哲俐落的坐在我腳邊,右手食指與中指夾著紙條,正是我一個多禮拜前留在他桌上的,謝天謝地,他終於在最後一晚看到了!

 

「對阿,哥,你能不能帶我去新世紀...」我剛戴上眼睛,話都還沒說完,翁鳴哲竟然就一把把我拉起床,看著我書桌旁的時鐘說道:「走,不能再拖了,媽媽大約這個時候會起來上廁所!」

 

雖然還不及問說為何他這麼爽快就答應我,但我仍是開心的拿了查成績用的准考證,跟著哥哥墊著腳尖偷偷摸摸的下樓梯出門。

 

 

我在檔車上抱著哥哥,頭輕輕靠著他厚實的肩膀,這才發覺我已經整整三年沒有坐過他的車了,這台雲豹三年來在輪胎、坐墊上都多了些許歲月的痕跡,但那引擎聲仍就豪邁,彷彿就如同一支活生生的雲豹在空蕩無人、交通號誌都轉為閃黃燈的凌晨都市中狂奔著。

 

在翁鳴哲的狂飆下,幾乎是彈指間我們就來到了離別以久的新世紀網咖,到了門口我才驚訝於網咖汰舊換新之快,一樣昏暗的招牌,店內一樣瀰漫噁心的煙味與消毒水的氣味,但跟三年前相比,螢幕已經全部換成十九吋的液晶螢幕,原本老舊的投幣式系統也換成了中央電腦控管開台時數的先進設備,翁鳴哲依舊如三年前般靠著櫃台,用鑰匙敲著桌面叫道:「彤彤快來!我又帶帥哥來看妳啦!」

 

我連忙問道:「甚麼?都凌晨五點了,小彤還沒下班?」

 

翁鳴哲轉頭解釋道:「喔,你不知道喔,自從基測完後,彤彤為了多賺一些錢,現在都熬夜故機台阿,畢竟大夜班的薪水比較多!」

 

果然,翁鳴哲話說到一半,我就看到夏如彤的招牌小馬尾出現在我眼前,這個情景幾乎就跟三年前我第一次見到她一樣,差別只在於我跟她都長高了約一個頭,而她給我的表情從當初的禮貌性的淺笑變成了只有好朋友才懂的小嘟嘴,暗示著我們她正在忙,快去幫她,於是我跟哥哥連忙上前把她手上端盤的幾杯飲料分著送給網咖裡的客人。

 

我送完回到櫃台後,只見小彤正開心的跟翁鳴哲聊天,看他們之間閒聊的神情,我心中突然升一起一股訝異的感覺,但隨即把這個想法丟到腦後,可能只是太久沒見到他們兩個的關係。

 

夏如彤看到我送完飲料後熱情的跟我寒暄道:「阿志,你今天怎麼會來?現在才凌晨五點耶,你偷跑出門不怕被罵嗎?」

 

我假裝不在乎道:「沒差啦,反正今天大考中心公布成績,我想第一時間知道妳考得怎樣...那天最後的社會科妳來得及寫完嗎?」

 

我話才剛提到社會科,夏如彤連忙緊張的用手摀住我的嘴,一臉心虛理虧道:「噓!小聲一點啦,要是被聽到怎麼辦...都你啦,那天一直在我耳朵旁念答案,我一回到試場看到題目就情不自禁的選了跟你一樣的答案,後來我對了報紙上的答案,竟然都對耶......真不知道要謝謝你還是責怪你...

 

 

夏如彤纏著手指,一臉彆扭,顯然對於那天社會科作弊的事蹟仍愧疚於心,但我隨即拍拍她的肩膀,開釋道:「小彤你不能這樣想,那是因為那天情況緊急,要不是你沒有昏倒,我相信妳就算自己寫,答案也會跟我一樣的!」

 

翁鳴哲在一旁聽得霧煞煞,好奇問道:「你們兩個是在講甚麼阿,怎麼都聽不懂?彤彤妳不是跟我說這次基測還算蠻順利的嗎?」

 

夏如彤淘氣的用右手食指在嘴唇上作了個「噓!」的動作,暗示我別跟哥哥說,彷彿一讓大嘴巴翁鳴哲一知道就慘了的神情。

 

此刻,我不但沒有任何關於考試作弊的罪惡感,反而覺得能夠跟夏如彤一起擁有這樣刺激的秘密而沾沾自喜,我連忙繼續詢問她其它科對完答案後的結果。

 

夏如彤回到櫃台,邊整理雜物邊回答道:「其他科都還不錯,就是數學考差了...對了答案後整整錯了七八題耶,我很擔心達不到醫科班的門檻...

 

聽了如此回答,我連忙開心的大叫,因為我很清楚夏如彤是個對自己要求很嚴格的女生,如果是她覺得還不錯,那一定就是滿級分的意思,再加上社會科有我的幫助,應該也是滿分,現在就只看數學能達多少分了,如果依照往年興國醫科班要求280分的標準來看,數學錯七八題的確很難估計,要看今年的考題跟學生答題狀況才能確定,無論如何,這樣的結果已經比我當初自己一個人呆在家裡替夏如彤設想的都還要好太多了,我當初還很怕夏如彤如果連數理資優班、法政班的標準都沒有達到的話,我一定要陪她重新考第二次基測。

 

但看得出來夏如彤仍對於最後公佈的成績有點緊張,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翁鳴哲見狀哈哈笑道:「唉呀彤彤,不要太緊張啦,我弟是興國全校第一耶,如果連他都覺得你會上醫科班,你一定就會上的!」

 

我突然覺得有些奇怪,國中這些年,我跟哥哥更加聚少離多,就算遇到了也沒空聊學校的事,為何他會知道我是興國的全校第一名?我看了看翁鳴哲,又看了看夏如彤,這才想到,阿!原來是夏如彤告訴他的,這些日子我都快忘了當初還是翁鳴哲介紹夏如彤給我認識的,夏如彤遇到他會提到我也是很合理的。

 

距離早上九點大考中心公布成績還有段時間,夏如彤便開了台電腦要讓我玩,但我上一次碰電腦已經是三年的事了,國中原本應有的電腦課也因為資優班的關係全部變成導師時間,對於電腦的使用與各種電玩還是非常生疏,我轉頭看著櫃台,才發現翁鳴哲正開心的在跟夏如彤哈拉,我便湊上前好奇的聽聽他們在聊些甚麼。

 

 

原來翁鳴哲正在跟夏如彤分享他在台灣各地的所見所聞,我在旁聽了一會,才驚覺原來國中的這三年,翁鳴哲幾乎跑遍了台灣頭跟尾,而且頻率之高令我咋舌,他可以今天還漫步在高雄愛河燈會的河畔,隔天又跑到台北外雙溪釣蝦,後天竟又出現在南投山區,這實在難以令人想像,對我來說那些地名就只是課本上的名詞罷了,頂多在地理或歷史課學到相關介紹,自己卻從來沒有到過那裏走走看看,一來是從小爸爸就不會帶我出門玩,二來是國中後為了念書我也從不花心思想過離開新營市、離開台南縣,那會是怎麼一個情景?而夏如彤也因為家境關係,也跟我一樣仍是個沒有踏出過新營的鄉下俗,我們兩人就倚靠在櫃台旁入迷的聽著翁鳴哲的各種見聞,我這才發覺,扣除掉念書,我與夏如彤的交集少得可憐,我們甚至從沒聊過對於這世界的看法,或是對未來的渴望,充其量只知道夏如彤想要早點畢業,替家庭分擔責任,而我呢?我的未來又在哪邊?這些年我一直念書只為了隨時準備好可以替夏如彤溫習,自己卻從沒有跟她分享過我的想法,甚至我自己也很難捉模自己的想法,儘管我的知識領域已經涵蓋了整個高中教育,但那年的我仍是一個國中生,對於未來仍懵懂不清。

 

那時我告訴自己,沒關係,反正只要高中我還能跟夏如彤繼續同校甚至同班三年就好,未來對我來說其實不太重要。

 

就在夏如彤幾乎快流出口水的聽完翁鳴哲分享他某次在台北高級餐廳吃到的手工布丁口感是如何綿密細緻後,時間也來到了早上八點五十五分,我們三個人擠在櫃台的電腦前,夏如彤不斷的重複刷新大考中心的網頁,想要搶在第一時間登入查詢系統,經過上百次的網頁重整後,終於出現了開放分數查詢的字樣,夏如彤緊張又興奮的叫了一下,慌亂的揮舞雙手看著我跟翁鳴哲道:「出來了耶!怎...怎麼辦?誰...要先查誰的成績?」

 

我微笑道:「先查你的吧,我的成績應該就跟我估的一樣,不會有太大落差,頂多社會科寫太快,劃卡錯誤。」

 

夏如彤抿著嘴唇,顫抖的用鍵盤打了查詢成績需要的准考證號碼跟姓名後,滑鼠移到查詢按鈕鍵,遲遲不敢往下點,其實我也屏著呼吸,心中緊張的怕夏如彤的成績如果不夠理想,她一定會大失所望。

 

翁鳴哲似乎覺得這樣的僵持太彆扭與緊張,笑笑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阿志,既然膽小鬼彤彤不敢查,就先查你的好了!」

 

夏如彤連忙不服氣的用手搥了一下翁鳴哲,嘟著嘴道:「我哪有不敢查...我只是有點緊張嘛!」

 

當時的我因為也有點緊張,並沒有發現夏如彤與翁鳴哲這樣親暱的動作是不曾發生在我跟她之間相處的,我聽了哥哥的話後,默默點頭並跟夏如彤交換位置,慢慢的敲上了我的准考證號碼與姓名,輕輕的點下了查詢,過了約莫三秒鐘,便出現了我的成績:

准考證號碼:107170101 考區:台南縣新營高工 考生學校:興國中學國中部   

考生姓名 :翁鳴志 

國文科成績:60    英文科成績:60   數學科成績:60  

自然科成績:60    社會科成績:60   總分:300  (PR99)

                                                                     」 

 

果然如我預料般滿分,我故作輕鬆的聳了一下肩膀,結果夏如彤竟然比我還開心,雙手按在我的椅背上跳著,大叫道:「哇!阿志你真的300分耶!好厲害喔!」

 

翁鳴哲也得意的摟著我笑道:「好小子,滿分是吧!這下次回去爸爸不知道要開心多久了!果然是翁家之光阿,哈哈哈!說出去一定沒人相信,翁鳴哲的弟弟竟然基測滿分!」

 

我瞇著眼,沒有多說甚麼,起身把位子還給夏如彤查詢,畢竟比起自己,我更關心夏如彤的成績。

 

終於,夏如彤又再次打好准考證號碼與姓名,卻又遲遲不敢點下查詢鍵,看著她抿著雙唇的神情,我也緊張的不敢說話,就這樣持續了約三十秒,又是翁鳴哲再次打破沉默,叫道:「彤彤你是在怕什麼啦!想那麼久分數又不會比較高!」

 

語畢,翁鳴哲竟伸手握著夏如彤的小手,果斷的往左鍵一點,又過了三秒,螢幕顯示出夏如彤的成績:

准考證號碼:107170131 考區:台南縣新營高工 考生學校:興國中學國中部   

考生姓名 :夏如彤 

國文科成績:60    英文科成績:60   數學科成績:43  

自然科成績:57    社會科成績:60   總分:280  (PR97)

                                                                     」 

 

 

 

我們三雙眼睛、兩副眼鏡就這樣盯著螢幕許久,翁鳴哲看了看夏如彤有點呆滯的神情,用手軸輕輕的靠了我一下,小聲問道:「喂,280......算不算高分阿?」

 

我點了點頭,肯定道:「當然高分,要是去年,這成績連北一女都進得去了!更何況今年題目還比較難!我想一定是太高分,小彤愣住了...

 

翁鳴哲這才鬆了一口氣,並作了一個我這輩子永生難忘的動作,他竟從椅背後方一把抱起呆望電腦的夏如彤,邊旋轉的邊開心的叫道:「太好啦,這樣彤彤你就可以繼續念興國了對吧?」

 

奇怪的是,夏如彤並沒有被突然抱起而感到驚訝或反感,似乎已經很習慣翁鳴哲這樣狂歡的慶祝方式,我這才又發現一個剛剛沒注意到的小細節,翁鳴哲對於夏如彤的稱呼從三年前的「小彤」變成了「彤彤」,雖然只是很細微的改變,但再加上剛剛我所見他們兩人間的神情與動作,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正當我馬上搖著頭安慰自己這想法不可能是真的時,翁鳴哲卻再次的用行動印證了我的猜測,他抱著夏如彤旋轉三圈後,竟突然往夏如彤的櫻桃小嘴吻了下去,而夏如彤不但沒反抗,竟還順著動作摟住了翁鳴哲的肩膀!

 

我第一時間的想法是:這一定是在作夢!一個天大的噩夢!這怎麼可能!

 

但命運似乎不願給我喘息或任何逃避的機會,翁鳴哲深吻片刻後,溫柔的把夏如彤放到椅子上,夏如彤有點害羞道:「叫你鬍子刮一刮都不停,每次都好癢噢!」

 

翁鳴哲得意的說道:「有鬍渣才有男子氣概阿!哈哈!阿志你說對吧?」

 

如果說剛剛夏如彤面無表情的看著螢幕叫作呆望,那此刻我望著他們兩人的神情應該就叫作絕望了!

 

我退了兩步,靠著牆壁,輕輕的搖著頭傻笑,心中仍不願相信這是真的,直到翁鳴哲發現我的神情後,竟好奇的問道:「甚麼?彤彤,你該不會還沒跟阿志說我們在一起的事情吧?」

 

夏如彤沒好氣道:「沒有阿,我不是說我不想讓別人知道嗎?要是讓別人知道我男朋友是個小混混,那多丟臉阿!」

 

翁鳴哲馬上笑著反駁:「誰跟你說我是小混混,我可是紳士好嗎?有禮貌的紳士!英文叫作...怎麼念啊?喔!叫作尖頭們!」

 

夏如彤噗哧一笑道:「哈哈哈,甚麼尖頭們?發音這麼爛也敢講英語阿?」

 

翁鳴哲自己也覺得好笑:「是你不懂啦,我這個腔調可是英倫腔,很高貴的!」

 

看著他們如此親密的打情罵俏,我心頓時苦得說不出話來,我的思緒非常紊亂,有好多聲音在我心中撞擊著,為什麼他們會在一起?為什麼夏如彤不跟我說?為什麼夏如彤是選擇哥哥而沒有選擇我?為什麼我對夏如彤這麼好她卻沒有選擇我?為什麼我這麼笨?為什麼我不早一點告白?為什麼?為什麼!

 

有好多個為什麼,卻都是再也回不去的為什麼。

 

從此,我終於了解人為了保護自己,是會選擇性失憶的,那天我再也聽不見他們之間嘻笑的話語,或者說我假裝沒聽見他們的話語,我就像個行屍,再也記不起之後他們跟我說過甚麼,也記不起我們是甚麼時候回家的,等到我再次恢復知覺後,竟發現我是窩在自己的棉被裡偷偷啜泣,枕頭已經濕了一片,門外響著碰碰的敲門聲與媽媽的呼喚:「阿志、阿志!你怎麼了?怎麼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你是不是考不好很難過?沒關係跟媽媽說,不要太沮喪,還有第二次基測。」

 

我翻開棉被,望向窗戶,才發現天色竟然充滿悲淒的血紅,原來竟來到了黃昏時分,我揉了揉腫痛的雙眼,打開房門,看到滿臉擔憂的媽媽站在門口,她溫柔的伸手撫摸我的臉頰,柔聲道:「阿志,你是不是考差了?不要太難過,人生本來就會遇到許多挫折。」

 

我搖了搖頭,小聲道:「媽,我不想念興國了...

 

媽媽訝異問:「怎麼這樣?當初你不是跟我們保證會繼續念嗎?你老實說,是不是考差了,沒辦法上醫科班?其實媽媽也覺得你壓力太大了,如果沒辦法念醫科班就算了,念其它班也是不錯的,剩下的媽會幫你去跟爸爸談,不要難過了好嗎?」

 

我繼續搖頭道:「媽,我沒有考差,其實我拿到了滿分......但我就是不想念興國了!我再也不要念興國了!」

 

媽媽緊張的摸了摸我的額頭,似乎擔心我受打擊太大而語無倫次道:「阿志你怎麼了?不要亂說話阿,如果真的考滿分,那你怎麼會把眼睛都哭腫了呢?」

 

正當我有氣無力的想多說幾句,讓媽媽知道我是真的考滿分的時候,走廊傳來爸爸興奮的聲音:「小芳!是真的!我們兒子真的考滿分,剛剛興國的教務主任打電話來說,阿志是今年第一次基測全台南縣唯一的滿級分,要求我們一定要讓他繼續念興國!」

 

媽媽轉頭看著滿臉通紅興奮的爸爸,這才相信我是真得拿到滿分,但他又轉頭看著滿臉悲戚的我,喃喃自語道:「可是你兒子說他不想念興國耶...怎麼辦?」

 

原本還在房間外走廊另一頭的爸爸聽到後,馬上走過來激動道:「怎麼可以,當初會讓他去考基測不就是因為他再三跟我們保證會繼續念興國嗎?作人怎麼可以出爾反爾?」

 

爸爸走到房門口後,正準備要訓斥我一番,但看到我哭腫的雙眼跟濕了大半的上衣,他也愣了一下,便馬上被媽媽拉回客廳,並把我一人留在房間。

 

接下來的整個夜晚,我就坐在書桌前,但書桌上沒有放任何書本,房間也沒有開燈,我就在漆黑的夜晚裡失魂落魄的想著白天夏如彤與翁鳴哲的對話,耳朵傳來陣陣媽媽與爸爸的吵雜聲,他們似乎正為了要不要繼續讓我念興國而爭執著,聽得出來媽媽是真的很擔心長年的讀書壓力會讓我崩潰,認為順著我的意思讓我念其它學校也好,但爸爸馬上就反駁道,新營根本就沒幾所像樣的高中,如果不念興國難道還會有其他選擇嗎?其實當時的我根本不在乎父母的結論是甚麼,對我來說我幻想中的高中生涯已經破滅了,那個充滿跟夏如彤一起上課、一起嘻笑的高中生涯都只是空想,當然我可以若無其事的繼續念高中部,繼續與夏如彤同班,但這有甚麼意義?只是徒增我的痛苦罷了,我終究不是聖人,我沒有那種成人之美!如果不能在一起,那就讓我逃避吧!此刻我才真正了解甚麼是愁,什麼叫作說不出的痛、哭不出的傷,我已經下定決心,如果父母堅決要讓我繼續念興國,那我就逃家吧!逃到天涯海角,瑟縮在一個不會出現翁鳴哲跟夏如彤的角落。

 

不知過了幾小時,我的房門再度被打開,媽媽探出頭來,幫我打開了電燈,她柔聲道:「阿志,我跟你爸已經講好了,既然你不想念興國,那我們也尊重你的意思,畢竟你也已經16歲了,也開始要替自己負責了,只是我們的前提是,你一定要繼續升學,而且要念普通高中,我跟你爸在夜市擺攤這麼多年,真的很辛苦,要有好的出路還是要念大學才是,而且你成績這麼好,不念又更可惜!」

 

原本我都已經要起身開始收拾離家出走的衣物,沒想到竟聽到爸爸願意妥協,或許是媽媽對於他這樣的高壓教育也覺得不妥吧,其實我只是單純不想繼續念興國了,要念哪間高中我都沒差,既然媽媽都這樣說了,我就試探性的問了一下她的意見。

 

媽媽似乎早知道我會有這樣的舉動,便表示她也認為私立高中的壓迫性太大,均衡性也不足,怕繼續念只會讓我變成考試機器,她也覺得我應該念公立高中,剛好我的舅舅是在台南市工作,建議我可以選填台南市的公立高中並借住在舅舅家,畢竟台南市是台灣南部頗大的都市,在城市念書也比在鄉下來得有競爭力。

 

一聽到能夠離開新營,我連忙點頭表示願意去台南市念書,就這樣,經過一天的劇烈打擊與變化,我的高中志願卡上從原本的興國中學變成了台南一中,並就此前往了我候鳥生涯的第一站。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