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為了彌補生活上額外的開銷,天琅並沒有像其他的清交學生選擇接家教來賺外快,因為天琅認為自己的所學與表達能力並不足以勝任家教老師這樣一個時薪高又備受禮遇的工作,與其領了錢卻誤人子弟,勞力性質的工作就單純得多,

至少有努力就有成果,而「送報」這份工作正好符合天琅的要求,工作時間都在每天清晨,完全不影響上課,薪水雖然沒有家教來得優渥,但比起其他零星的工讀機會卻也不差了,重點是,這是唯一一個可以騎著他最心愛的檔車「紅野狼」上班的工作,天琅之前還有考慮過送便當跟當郵差,但是並沒有人會在一大早送便當,而當郵差的話,他的「紅野狼」就會被強迫塗成「綠野狼」,這絕對無法讓他接受,因為所謂「彌補生活上額外的開銷」中有一大半就是花在保養他的愛車上。

 

就在天琅領完今天要派送的報紙時,壟罩著新竹的濃霧也散去不少,讓天琅鬆了一口氣,本來他還擔心在這樣的能見度下到底能不能夠騎車,就算能夠騎,速度可能也跟慢跑差不多。

 

輕鬆的跨坐在車上,天琅把紅野狼的時速控制在四十公里上下,享受和煦的陽光跟迎面而來清新乾甜的微風,也因為他的派報區域正是新竹市少有的高級住宅區之一,整個社區豎立著一棟棟別具特色與巧心的建築,偶爾點綴幾位早起運動的住戶,天琅非常喜歡這樣的工作環境,沒有任何的壓力,遇到訂報的住戶還能悠閒的聊個幾句。

 

天琅停下車,把報紙拿給一位正在門外低頭修剪花木的老婦人,老婦人看到天琅,連忙放下手邊的工作。

「王奶奶早阿!」天琅熟練的從身後的馬鞍袋中拿出一份報紙。

「喔,是天琅阿,你今天好像比較晚噢!」

老婦人帶著微笑看著這位每天早上都會出現的大男孩。

「對阿,今天差點睡過頭

「那你趕快去送報吧!」

「恩,掰掰。」

 

天琅揮揮手跟老婦人道別,繼續發送報紙,跟其他用丟的、扔的方式派報的人不一樣,天琅在派報時總是盡可能的親手把報紙交給住戶,就算住戶還沒起床,他也會小心的把報紙放到信箱或門口,因為這樣的態度,他認識了許多住戶,就跟每天都會見面的朋友一樣,儘管要花上更多的時間工作,天琅也覺得值得。

 

「你看,是送報紙的大哥哥。」

一位年輕媽媽帶著才剛學會走路的小孩,指著天琅說道。

天琅蹲著把報紙遞給小孩,小孩就如同看到新玩具般開心的拿著報紙揮舞並「咯咯咯」的大笑。

 

天琅摸摸小孩的頭,想著如果自己對於生活中的每件事物都能夠像孩子般好奇且充滿興趣,那該有多好?

 

原本,天琅一直認為自己應該是個樂觀的人,上課遲到不會太過緊張、考試遇到不會寫的題目抓抓頭就先跳過、魔獸裡人物被殺爆,苦笑一下復活就好、錢包裡剩不到一百元也不會煩惱、聽到一個很普通的笑話也能夠開懷大笑,然而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從來沒想過要交女朋友的他看見校園裡十指相扣的情侶時,竟然會有點羨慕。睡眠品質總是十分良好的他在忙碌了一整天後,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隱隱約約覺得生活中似乎少了甚麼,這種感覺是孤單嗎?他不知道,或許自己就如胖達所說:「在發春吧!」

 

天琅送完這區的報紙,正要跨上紅野狼往下一區出發時卻發現機車上的安全帽不見了!那可是他省吃儉用存了三個月的薪水才買的賽車級全罩式安全帽,弄丟了就慘了,正當他如熱鍋上的螞蟻看著諾大的社區不知道要從何找起時,背後響起王奶奶的聲音。

 

「天琅,你又忘記拿安全帽啦!」只見王奶奶手上拿著那銀黑色的安全帽,原來是天琅剛剛停下車在送報時,順手把安全帽放在王奶奶家的花圃旁。

 

「阿!真是太謝謝你了,我剛還在想,要是帽子弄丟就慘了」天琅不好意思的拿回安全帽。

 

「你噢,還這麼年輕就忘東忘西,這麼貴的東西也能忘記,要細心一點啦!」

王奶奶關心的看著天琅,就怕他以後再弄丟什麼東西似的。

 

「好,我以後一定會多注意的。」

在王奶奶的目送下,天琅終於帶上安全帽繼續派報。

 

又經過了一個多小時,天琅終於發完今天所有的報紙,雖然今天比較晚出發,但回到交大時還不到八點,看著遠方已經升起的太陽,他樂觀的告訴自己,扣掉早上送報差一點睡過頭跟差一點把安全帽弄丟,今天一整天還是充滿希望的,至少他剛把車停到交大車棚時是這麼想的。

 

但命運之神似乎特別喜歡捉弄他,正當他小心翼翼的把機車防塵布蓋上紅野狼時,眼前突然出現一個肥胖的身影,打斷天琅的思緒。

 

「呼天琅!雨軒他不見了!」

 

天琅眼前這個胖子手上拿著一罐可樂,挺著一個圓滾滾的大肚就好像懷胎十月般,而對天琅來說,這個人並不陌生,他正是天琅的室友之一,胖達,是個鬼神級的宅宅,精通日語、美語甚至是魔戒中的精靈語他也能琅琅上口。只要能夠講出名字的動漫、電影、A片都能在他的硬碟裡找到,而且家裡非常有錢,源源不絕的銀彈讓他總是能夠跟日本同步甚至更早拿到第一手的實體書、模型、海報等。而且他非常喜歡喝可樂,三餐消夜中完全不喝一滴水,甚至連刷牙漱口都要配可樂。天琅大一時以為自己整天打魔獸就已經夠宅了,直到大二跟胖達成為室友後才發現,自己至少還會去打工,根本就是個陽光男孩!

 

然而奇怪的是這位整天只會「黏」在董事長椅上瞪著電腦螢幕的交大奇葩竟然願意離開座位,而且還汗流浹背的出現在天琅面前,以至於天琅驚訝之餘完全沒聽清楚他說什麼。

 

「蛤?你說誰不見了?」天琅把安全帽掛回車上,不解的看著天琅。

 

「呼….就雨軒阿!」胖達雖然很喘,但仍習慣性把手上的可樂往嘴裡送。

 

「什麼?怎麼會不見?昨天不是還有看到他嗎?」天琅不可置信的看著胖達,他們口中的雨軒是另外一位室友,比起胖達來說,雨軒正常多了,溫柔體貼又善解人心,當然雨軒也有他的特別之處但天琅一直覺得那沒什麼。

 

「不知道阿,可能是又失戀了吧!我昨天跟他一起到K書中心念書,結果我

 念到睡著,醒來的時候就發現他不見了!而且他還留了一直紙條給我

 」

只見胖達邊講邊伸出肥短的右手在已經被大腿擠壓到沒啥空間的褲子口袋中硬是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條。

 

紙條上清秀的筆跡寫著:

 

「不要來找我,讓我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天琅認得出來,這個字跡的確是雨軒的,連忙也跟著急了起來,雖然在寢室常看雨軒悶悶不樂的照著鏡子發呆,但在天琅印象中他是個成熟穩重的人,每次天琅遇到不如意的事情雨軒也都會耐心的聽著他訴苦並且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給予安慰,這樣的人應該是不會做傻事才對。

 

「既然雨軒說他想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應該….不久就會回來了吧?」

天琅帶著一絲希望看著胖達。

 

「屁啦!你根本不了解他,雨軒這個死GAY…我看他不知道又是跟哪個男生告

 白後被打槍傷心欲絕一定會做傻事的!」

胖達抖動肥白的雙下巴,激動的握著已經開始扭曲變形的可樂鋁罐說道,因為雨軒外表斯文,待人處世也十分溫柔細膩,因此胖達從以前就一口咬定雨軒一定是個同性戀才會來念交大這個陽氣旺盛的「半和尚學校」,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唉呦,胖達你不要這樣講雨軒啦,他只是沒女朋友罷了,他又沒說過他是同性

 戀!」

單純的天琅始終認為雨軒不會騙他,而且對他來說雨軒明明就十分正常,一定是胖達太多心了。

 

「天琅大哥,你真的很天真耶,難道GAY會到處跟別人說他是GAY嗎?而且

 我們是他室友,要是他出櫃了誰敢跟他住阿!從我第一次認識他就知道他一定

  是個GAY!跟他同寢的每個夜晚,我都活在恐懼跟害怕當中你知道嗎?難道

 你沒有發現我睡覺時都穿緊身長褲、繫緊皮帶,以免被……

胖達雙手摀住屁股,越說越激動。

 

「好啦!好啦!我們不要吵這個,那現在雨軒不見了怎麼辦?要去哪裡找?」

天琅連忙打斷胖達的嘴砲,以免聽到些更沒營養的東西,也沒有心思去想像他那樣的身材竟然買得到緊身長褲。

 

「拜託,你以為我跟他很熟喔?我就是不知道才跑來問你的阿!」

胖達隨手把喝完的可樂罐丟在其他台機車的籃子上。

 

「好吧,不然這樣,我們先從13舍附近往外找起!」

 

天琅反覆咀嚼著雨軒留下的紙條含意,但實在也沒有更多的線索,只好跟胖達兩人展開地毯式搜索,以宿舍為圓心向外開始找起,只希望雨軒不要跑得太遠,而胖達其實只是嘴賤愛打嘴砲,並不是真的討厭雨軒,雖然拖著龐大的身軀十分吃力,但跟天琅兩人也是盡力的在交大校園尋找著雨軒的身影。

 

然而整個搜索工程比天琅想像中還要艱鉅,兩人一路從13舍頂樓搜索到12舍地下室,從綜合一館奔波到工程四館,從南大門一路到北大門,幾乎交大學生可以出現的地方都找過了,就是沒有雨軒的蹤影。

 

「靠,我第一次知道交大這麼大媽的我這輩子的運動量都用完了,累累死

  我了,不補充一點可樂不行

 胖達幾乎是要虛脫的坐倒在活動中心前,而天琅仍是焦急的看著路上來來回回

 的行人,雙手護住嘴巴,大聲呼叫雨軒的名字。

 

「徐雨軒~徐雨軒~

 

然而這樣的叫喊除了引起少許路人的注目外,並沒有任何效果。

 

正當天琅聲嘶力竭,嗓子都快要啞了的時候,在一旁的胖達突然滿臉驚恐的看著遠方,右手顫抖著指向竹湖的方向。

 

「那那個身影是不是雨軒阿?」

 

天琅連忙順著胖達手指的方向看去,竹湖畔站著一位白衣男子,雖然看不清楚臉孔,但瘦弱的身軀跟隨著微風飄逸的橘色圍巾讓天琅一眼就認出這人正是他的室友徐雨軒!而雨軒站在竹湖邊搖搖欲墜,似乎一個不小心就會掉入湖中,天琅沒有時間去思考從大一時就聽學長姐間流傳有關竹湖的恐怖故事,連忙三步併作兩步,拋下呆立在原地的胖達,快速衝向竹湖。

 

幸好天琅趕到時,雨軒還沒有掉入湖裡,只是站在高處的他看起來也十分不樂觀,只要突然颳起一陣風都有可能令他落入水中。

 

只見雨軒孤身站在湖邊一顆大石上,雙眉微皺,臉色蒼白,湖水倒映出的雙眼充滿悲傷。

 

「雨軒你……你別做傻事!」天琅在雨軒身後兩三公尺處停住,深怕一不小心就會釀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別做傻事?…或許我活在這世上才是最大的傻事…」雨軒仍凝視著湖畔,一道淚水從臉上劃過,滴入水中,迴盪出一圈圈的漣漪。

 

「你別這樣想阿,不管怎樣,至少你都還有我們這些朋友阿!」

天琅緊張的看著雨軒,邊說又邊往前踏了幾步。

 

「天琅你不懂,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絕,我傷的好深好深,為什麼我就沒有喜歡一

 個人的權利?為什麼?」

 

「你不要這樣想嘛,我想或許是你還沒有遇到對的人吧

關於感情上的問題,天琅懂得也不多,只能盡量把書上念到的,電影上看過的說給雨軒聽。

 

「對的人?呵呵…對的人…可能我自己本身就是錯的人吧!」雨軒冷笑著搖頭,彷彿整個世界都與他為敵似的。

 

「雨軒,你當然有喜歡人的權利阿!只要你認真追求,遲早會獲得幸福的!」

至少天琅自己是這麼認為。

「真的嗎?」

終於,雨軒轉過頭看著天琅,原本憂傷的眼神突然出現一絲期待。

 

「當然阿!有志者,事竟成嘛!」

看到雨軒不再那麼絕望,天琅以為自己的論點成功打動對方,連忙點頭如搗蒜的說道。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天琅的錯覺,他似乎看到雨軒蒼白的臉龐竟然出現一抹紅潤。

 

「天琅,我….我喜歡你!」

 

「蛤?」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