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天琅,我….我喜歡你!」

 

「蛤?」

 

雨軒害羞的看著天琅,而天琅除了震驚之外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他從來沒有想過每天朝夕相處的室友竟然會在這一刻跟他告白,世界彷彿在一瞬間凍結,直到胖達的出現才打破這個僵局,難道真的如胖達所說,眼前的這個人竟然真的是同性戀嗎?

 

「他在那邊!衝阿!」

胖達一臉邪笑,仿彿是看到獵物似的向天琅衝來,更奇怪的是除了胖達外,在他身後竟然也出現另一群人跟著胖達狂奔,天琅仔細一看,這些竟然都是跟他同系的同學!

 

而就在天琅轉頭望著胖達那群人時,雨軒也悄悄的從背後靠近天琅,伸出雙手穿過天琅的腋下往上一扣,瞬間就架住了天琅。

 

「喂!雨軒你怎麼?

被雨軒抓住動彈不得的天琅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突然之間反客為主,大家全部衝向他而來!

頃刻,一夥人已經團團把天琅圍住,完全沒有多餘的討論,眾人很有默契的同時抓住天琅的手腳,一個使力就把天琅丟入竹湖,噗通一聲,湖面濺起大量雪白的水花。

 

天琅在湖中掙扎了幾下浮出水面,還好他水性不差,而且竹湖並不深,只是他仍是滿腦問號,怎麼室友雨軒會突然跟他告白,而且還衝出一群同學把他丟到湖裡。

 

「天琅,生日快樂!」

剛剛還一臉憂愁的雨軒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一個蛋糕,上面還插著數字「20」的蠟燭,胖達拿著DV在旁錄影,而其餘的人則是大聲歡呼起來,天琅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發現這一切,竟然是一群朋友為了慶祝他二十歲生日的「驚喜禮物」。

 

……原來你們把我騙來這裡就是為了要把我丟湖阿!」

天琅在湖中無奈又好笑的看著岸上的同學,想說自己怎麼就這麼好騙呢?在交大每年因為生日而被丟竹湖慶祝的壽星不計其數,但天琅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輪到自己,而且還是用這麼特別的方式。

 

 

「哈哈哈!怎麼會有人這麼呆,竹湖又淹不死人,你卻一臉驚恐的看著雨軒!」

胖達幸災樂禍的看著DV上的螢幕,天琅在水中狼狽的模樣實在太經典了,口中嚷嚷著回去一定要放在網路上大肆宣傳一番。

 

「抱歉啦,天琅,我跟胖達想說難得你過20歲生日,一定要想個很特別的方

  式替你慶生,希望你不要介意

雨軒邊說邊伸出手把天琅拉了上岸,天琅看著全身濕透的身體跟幾縷掛在身上的墨綠色海草,本來想假裝生氣罵些什麼,但是發現眼前一群人正開心的看著他,而生日蠟燭也正搖曳著熱情的火光,他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們噢……實在是太心機了!雨軒,我是真的很擔心你耶!而且你未免也演得太像了吧,說哭就哭,害我也跟著很入戲

「哈,不要生氣嘛!來,快切蛋糕許願。」雨軒把蛋糕遞向天琅。

天琅低下頭假裝要切蛋糕,卻趁大家一個不注意,突然往旁邊拿著DV的胖達湊了過去。

「哼,這樣太便宜你們了!我也要找個人陪我下水!」

天琅張開早已濕透的雙手就往胖達撲過去,胖達一發現情況不對,跳了開來,敏捷的動作絲毫不受身材影響。

「嘿嘿,抓不到我咧!」

胖達一手拿著DV,還不忘轉頭對著天琅比了一個鬼臉。

「那可不一定,別跑!」

 

就這樣,才剛折騰一個早上尋找雨軒的兩人又追逐了起來。

在嘻笑怒罵中,洪天琅度過了他的二十歲生日,而他卻不知道,這將會是他永生難忘的一年。

 

※※※

 

天琅走進寢室,一條白色浴巾掛在脖子上,他抬起手用鼻子聞了聞,臉上露出噁心的表情,儘管一回到宿舍就馬上洗澡,但不管怎樣用力搓揉,就是無法消除在身上的魚腥味跟竹湖多年來累積的油垢味。

「靠……竹湖超髒的,湖上浮了一層不知道是甚麼的油…胖達你又在跟女友約會

  囉?」

天琅好奇的看著胖達,他正一如往常坐在黝黑豪華的董事長椅,翹著二郎腿,抖著腳,眼睛直盯螢幕上的3D電玩少女淫笑。

 

 

 

「對阿,我的女朋友魅力已經999點了,接下來只要繼續提升友好度,然後就可

  以推倒了,嘿嘿嘿!」

胖達開心的用滑鼠在螢幕中的少女上點來點去。

 

「你們可真恩愛阿!」

雖然天琅語氣中帶點玩笑意味,但其實他對於胖達這樣迷戀養成遊戲女主角的行為其實並沒有太多訝異,想當初大一的時候自己也曾經這樣對於網路遊戲廢寢忘食,甚至幻想自己就跟遊戲中一樣是個英勇剽悍的騎士,只是胖達更為徹底,連談戀愛的對象也是電玩中的虛擬人物。

 

看著胖達螢幕中一臉天真無邪的電玩女角,天琅突然想到今天早上睡覺時聽到的女生歌聲。

 

「胖達我問你喔,你昨天睡覺時有沒有聽到一個女生在唱歌阿?」

天琅心想雖然胖達跟雨軒為了籌畫他的生日丟湖儀式不知幾點就離開寢室了,但或許他們也有聽到那段熟悉卻又想不起在哪聽過的旋律。

 

「女生唱歌?天琅大哥,我們這裡是男生宿舍耶,怎麼可能會有女生出現,而且

 還是半夜耶,你是不是幻聽啊?」

胖達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天琅,。

 

「會不會是誰睡覺前喇叭沒關聽到的音樂聲音啊?」

正在天琅身後照著鏡子化妝的雨軒,聽到兩人的對話也好奇的詢問。

 

「恩我確定不是喇叭的聲音,那個聲音就好像是在耳邊似的,你們真的都沒有

 聽到嗎?」

其實天琅還有一點沒有提到,就是那個女生的聲音在唱歌前還清喚了幾聲天琅的名字,怎麼樣都不會是正常音樂會出現的對話內容。

 

「天琅大哥你該不會是做春夢吧?雖然我知道你很羨慕我有一個這樣身材姣

 好個性又溫柔的女朋友,但是如果因為這樣就整天幻想是不會成真的啦!」

胖達推了推滑落在鼻端的眼鏡,轉身繼續玩他的養成遊戲。

 

「不是啦,我不是幻想啦!我是真的有聽到

天琅著急的想多做解釋,但看胖達嘲諷的表情就知道他壓根就不相信這回事。

 

 

「沒關係,天琅你慢慢說,你可以形容一下那個聲音聽起來是甚麼感覺嗎?」

比起胖達嗤之以鼻的態度,雨軒就溫和多了。

 

「恩那個女生的聲音很好聽,而且有種熟悉的感覺,就好像是多年不見的老朋

  友。」天琅低頭盡量把印象中的聲音描述出來。

 

「這樣子阿,那你還記得她唱的是哪一首歌嗎?」

 

「我確定我有聽過那首歌,但就是想不起來歌名是甚麼。」天琅懊惱的想著,明明對於那段旋律的記憶有個模糊的輪廓,但卻總是無法明確想起曾經在哪聽過這首歌。

 

「這樣阿其實我也有類似這種經驗,有一次我弄丟一張對我來說很重要的照片,我當下著急的翻箱倒櫃,四處尋找都不見蹤影,最後不得不放棄,我還為了這件事情難過了一陣子,幾個月後,連我都快忘記自己曾經有過這樣一張照片時,它竟然又出現在我眼前,原來是我某次看書時順手把照片當書籤夾進了書中。所以天琅,你現在想不起來並沒有關係,或許某一天當你再次聽到這段旋律的時候你就會想起來了。」雨軒微笑著安慰天琅。

 

「恩,雨軒謝謝你,但我還是很想現在就搞清楚那個女生是誰,唱的又是哪一

  首歌

 

「不然這樣好了,你哼一小段夢中聽到的歌給我聽,看我認不認得!」

 

天琅想這的確是個辦法,便按照記憶哼了一小段給雨軒聽,只見雨軒皺著眉思考了許久:「是還蠻好聽的,但我也沒有印象在哪有聽過這首歌耶

 

「這樣阿,我想說要是你知道是哪一首歌的話,搞不好就可以猜到是哪個女生唱的了」雖然跟雨軒聊了幾句後,天琅疑惑的心情和緩不少,但基於好奇心,還是想知道那個女孩是誰,就算只知道歌名也好。

 

「噗,我們的天琅該不會也想談戀愛啦?」

 

「沒沒有啦!只是覺得怪怪的,為什麼只有我聽到而你們都沒有印象。」

突然被虧了一下的天琅竟然有點臉紅,心想該不會讓雨軒說中了,自己是因為對愛情的憧憬所以才會對那個女生的聲音感到好奇嗎?

 

「天琅你今天在竹湖時不是才跟我說過,只要認真追求,遲早會獲得幸福的!所

  謂愛情,是要不怕受傷、親身實踐的…如果像某人整天只會幻想而沉淪在虛擬

  世界是不會有幸福的…」雨軒意有所指的看著正盯著螢幕專心約會的胖達。

 

 

「哼,沉淪在虛擬世界總比某人沉淪在肛肛世界好吧…」

原本在電腦前跟女朋友約會到一半的胖達一聽到雨軒的明嘲暗諷後也不甘示弱的回嗆。

 

在旁的天琅一聽,心想糟糕,雖然平常雨軒對於胖達三不五時就喜歡嘲笑他是GAY的舉動已經懶得不去鳥他,但雨軒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在他面前用一些低級字眼隱射他,而現在胖達正是犯了這個大忌,室友間嘴炮歸嘴炮,但是如果有些玩笑話刺到痛處,雨軒絕對是會翻臉的。

 

「李振達,你給我放尊重點!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沉淪在肛肛世界!」

果然,雨軒一聽到室友這樣說他,激動的起身瞪著胖達,瘦弱的雙手握緊拳頭微微顫抖。

 

「嘿嘿,第三隻眼囉你懂的嘛!」胖達不但無視雨軒已經在爆走邊緣,反而繼續用挑釁的口氣說著。

 

寢室的氣氛頓時降到冰點,天琅夾在中間頓時不知要如何是好,原本關於女孩歌聲的討論也被硬生生打斷。

 

「過份!」

 

雨軒轉身打開房門,頭也不回的離開寢室,天琅連忙追了出去。

還好雨軒的腳程並不快,天琅在他坐上電梯前就攔住他。

 

「雨軒你不要生氣嘛,胖達他是開玩笑的啦

「開玩笑?為什麼我要讓他開這種玩笑?」

雨軒看著電梯旁的窗戶,儘管從八樓外出去的景色如此遼闊,卻平息不了他的滿腔怒火。

 

「可能胖達不喜歡你說他沈淪在虛擬世界吧

「因為他是真的沉淪阿我只是把事實說出來罷了但是胖達他說的卻不是事

,說什麼我沈淪在

 

天琅略帶尷尬的看著雨軒,其實雨軒不是第一次因為胖達這樣的言語而生氣了,每次都是天琅好說歹說才讓他氣消,天琅實在不懂,平常雨軒明明就是個和藹斯文的人,為什麼胖達只要一提到同志兩字他就會發飆?

 

 

「你幹嘛這樣看我莫非…莫非你跟他想的一樣好…很好…我懂了原來你

們是這樣看我的!」

雨軒似乎誤會了天琅的想法,生氣的再度轉身離去,洪天琅連忙把他拉住。

 

「你聽我說,雨軒,我想…胖達跟我一樣都相信你是性向正常的男性,只

是在交大這個大宅門裡,你算是少數比較會穿衣打扮的男生,而且心思細

膩成熟,卻沒看過你交女朋友…所以胖達可能是基於這樣所以開你玩笑

儘管女生在交大是相對少數,但雨軒的行情一直都不錯,天琅跟他一起上通識課時常有外系的女生注意到他,比較大膽的甚至會傳紙條想認識他,但雨軒總是苦笑著把紙條收進包包後繼續上課。

 

「這是甚麼道理為什麼沒有女朋友就一定代表我是GAY為什麼要用這種數

位邏輯的二分法來判別你的室友難道不是1的就一定是0?」

雨軒越說越激動,吸引了不少走廊上同學的目光。

 

「雨軒你冷靜一點,我絕對相信你是一個正常的男生,你不要一直去想胖達說的

話,他可能只是嫉妒你行情比較好罷了。」

「總之我已經受夠那個胖子整天滿口肛肛、玩肥皂的人身攻擊,就算我是

GAY,也沒有理由要忍受他這樣的言論

「好好,我會叫胖達跟認錯的,我相信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下次要是再讓我聽到那個胖子說啥肛肛的我一定先把他從這裡丟下去!」

雨軒邊說邊指著身旁的窗戶,不過因為天琅的安撫,看得出來他的氣已經消了一大半。

 

「哈哈,下次他再這樣說我陪你一起把他推下去!」

天琅如哥們似的攬著雨軒的肩膀,好說歹說的把他拉回寢室。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