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莫再提」就坐在13舍通往工程四館,壘球場旁的綠色小徑上,他身穿一席深藍道袍,頭戴天師帽,兩抹修長的白色眉毛跟深邃有神的雙眼讓他看似仙風道骨的高人,外貌看起來大約五六十歲,桌上擺著龜殼、籤筒等各種占卜算命的器具,桌子旁還大大的掛著一幅「鐵口直斷,命緣我算」的字樣,來來往往的學生對於平靜的校園竟然出現這樣一個算命攤都覺得十分新奇,雖然不時投以異樣的眼光卻不見有人出來驅趕或是報告校警的行為,畢竟交大屬於開放性的國立大學,本來就會有許多不同的人進進出出,更何況社團活動也有很多異想天開的宣傳方式,過往的交大學生看到這麼一個突兀的算命攤大多心想,不知這又是哪個社團成果發表的宣傳花招,看這老頭老神在在的樣子莫非是法輪社或是禪學社?

 

然而這些學生都誤會了,莫再提就真的只是一個江湖郎中,仗著自己道貌岸然的外表跟三寸不爛之舌,死的都能說成活的,平時幫路人看看面相手相,倒也衣食無虞,喜歡到處觀光遊覽的他這回來到號稱幸福城市的新竹,心想怎麼跟傳聞中的都不一樣,聽人說新竹科學園區有很多好騙又有錢的工程師,來到這裡一定能大發利市,結果好不容易在聯發科大門口擺了攤子,馬上就被警衛追著跑,一路逃到了交大才擺脫陰魂不散的警衛,索性就在校園裡擺起攤子來,這次倒是沒有人趕他,但來來往往的學生根本就沒有人捧他的場,一個早上下來業績竟然是掛零,要知道他可是人稱「神機妙算莫再提」阿!台北地下街那些幫人算命的徒子徒孫可都還要尊稱他一句師伯,沒想到現在他竟然在這個理工大學吃鱉,心中就有氣,哼,他就不信他那天花亂墜、出神入化的功力在這裡會噱不到錢!

 

就在莫再提看著來往的學生,思索著要不要直接去找各大系館擺攤作教授或行政人員的生意時,眼前突然經過一個手拿可樂兩眼無神的胖子,而這人當然就是剛剛在便利商店遇到可愛小蘿莉被迷得神魂顛倒的胖達,莫再提幫人算了幾十年的命,可以說是閱人無數、毀人不倦,作這一行其實也沒什麼秘訣,大體來說就只是做好「察言觀色」的工作罷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然後再見縫插針,海噱一筆,莫再提一看胖達眼神空洞,嘴巴微張,必定是有心事,而且看他全身上下的名牌行頭跟福態身材,肯定是個富家子弟!

 

莫再提連忙叫住胖達:「鐵口直斷,命緣我算!我說這位少俠,有沒有興趣算上一算阿?」

 

胖達原本還沉浸在小女孩喝下可樂時動人的神情時,突然被莫再提這老人叫住,不耐煩的說道:「去!都什麼年代了還在少俠咧,別煩我,老子待會有考試,沒空沒空!」

 

 

莫再提看胖達停下來看著他就知道自己已經成功一半了,連忙開始滔滔不絕把他那套唬人的說詞劈哩啪啦瞬間傾瀉而出:

「那我不多耽誤你時間,我只問一句,我剛剛稍微觀測了一下你的面相,發現你兩頰飽滿,雙眼斜長,眉宇之間有股桃花之氣,推測少俠最近應該是為情所苦!」

 

實在是好笑,天下年輕男女的煩惱,十有七八都是情愛,莫再提一開口就順口隨著胖達的面相亂蓋,只見胖達原本不耐的神情漸漸變為驚訝接著又轉而充滿希望的看著莫再提,此時莫再提心中偷笑:「哈,上手了!」

 

「神準!神準啊!」胖達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老人,思索他為何可以一句道破自己的心境,莫非上天知道自己遇到困境,派人來解救他了?真是天助我也阿!

 

「若我沒有推算錯誤,少俠不但多情,而且喜新厭舊,儘管後宮佳麗數千,仍不

滿足。」莫再提瞇著雙眼,一臉神祕的看著他。

 

「神準!神準啊!」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這段話在胖達耳中聽來實在是太妙了,所謂的喜新厭舊、後宮佳麗數千指的不就是他硬碟裡滿滿的浪漫愛情動作片跟各種電玩動漫嘛?這下胖達開心極了,大口喝著可樂,期待莫再提是否會說出什麼更精準的預言。

 

「唉,正所謂物極必反,若少俠想在情路上有所善終,奉勸少俠獨善其身,裁撤

後宮,莫再貪心,否則必定後悔莫及!」莫再提若有所思的看著胖達。

 

「蛤?獨善其身?裁撤後宮?所以你的意思是…?」

胖達心中暗自揣測,這老頭指的莫非是要他把多年來硬碟裡從網路與同好間搜羅而來的各式珍藏砍除,那可是他的命根阿!雖然他對於小蘿莉一見鍾情,但為了她而把片子全度砍掉也太悲壯了點。

 

「我言至此,剩下的就莫再提罷!」莫再提大手一揮,微笑不語。

「唉呦,哪有人話只講一半的!快跟我說啦!」

莫再提眼見胖達一臉焦急,心中不禁暗暗得意。

「要我講可以,但是…」

莫再提臉上掛著邪惡的笑容,伸出手掌,大拇指貼著食者中者搓了幾下,擺明要跟胖達要錢。

「你要錢?」

莫再提緩緩的點著頭。

 

「多少?」

胖達心想既然這老頭如此神準,那施捨給他一點錢倒是可以考慮

「看在我跟少俠如此有緣的份上…一千塊就好!」

「一千塊?吃大便啦!我都可以買25塊雞排40罐可樂兩張魔獸月卡了,

 你去搶算了!」

莫再提想說一千元這價碼以他神機妙算的封號來說已經算是非常便宜了,沒想這胖子竟然如此小氣,連這點錢都拿不出來,早知道就不花時間跟他廢話了,頓時一改高深莫測的高人口氣,不屑的說道:「哼!到時候你就知道值不值得囉。」

 

「神經病…」

胖達原本以為這老頭一兩百元就可以打發,結果對方竟然獅子大開口,開玩笑,雖然自己的確很有錢,但這一千實在太多了,自己條件這麼好,就算沒有高人指點也是可以化險為夷,贏得美人芳心的!

 

就這樣胖達頭也不回的走向系館,莫再提也沒有多失望,他早就習慣開口跟人要錢後對方拂袖而去的畫面了,他繼續打量著路上經過的學生,成群結隊的學生他是不會考慮的,莫再提挑的一向都是落單的孤家寡人,約莫五分鐘過後,他再次鎖定了一個新的目標,一個瘦弱蒼白的男生,雖然臉蛋十分秀氣卻有厚厚的黑眼圈,身穿西裝外套內搭素色的針織衫,看起來應該也蠻有錢的。

 

「鐵口直斷,命緣我算!我說這位少俠,有沒有興趣算上一算阿?」莫再提連忙把他叫住,而這人竟然剛好是胖達的室友之一,徐雨軒,最後一刻終於把電子學念完的他,正匆匆的要趕去考試地點,早在遠方就看到了莫再提的算命攤,只是沒有想到他會把自己叫住,連忙微挽的想要拒絕:「哦…不好意思喔老伯伯,我待會還有考試…可能沒有時間給你算命。」

 

莫再提見雨軒如此客氣,怎麼可能放他走,不管對方有沒有考試就拉住他的衣服說道:「那我不多耽誤你時間,我只問一句,我剛剛稍微觀測了一下你的面相,發現你兩頰飽滿,雙眼斜長,眉宇之間有股桃花之氣,推測少俠最近應該是為情所苦!」

 

也不知道莫再提「神機妙算」的封號到底是怎麼來的,這套說詞根本就跟剛剛對胖達說的那套一模一樣,只是雨軒聽來卻又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眼前這個老師父竟然說中了盤據在他心中已久的煩惱,一個連他自己都不敢觸碰的想法

 

「神準,神準阿!」雨軒不禁開口稱讚。

 

 

莫再提發現似乎又給他矇中了一個,連忙繼續加油添醋道:「若我沒有推算錯誤,少俠雖然儀表堂堂,但每段感情往往還沒有起頭就結束,可惜、可惜阿!

 

雨軒越聽心臟跳的越快,莫再提每句話都說到了他的心坎裡,點頭如搗蒜的說道:「神準,神準阿!」

 

「唉,多情總被無情誤,奉勸少俠冷靜思考,孰可為?孰不可為?你認為是錯的

事情往往是對的!」這句話有講等於沒講,卻讓雨軒在算命攤前深思許久,這位高人言下之意莫非是鼓勵他勇於突破心中那道枷鎖?

 

「孰可為?孰不可為?所以老伯伯你的意思是…?」雨軒仍是不解的看著莫再提

「我言至此,剩下的就莫再提罷!」莫再提大手一揮,再度賣起關子,掉人胃口。

「這位師父請拜託一定要跟我說,我被這個問題困擾很久了…」雨軒一臉誠懇的看著眼前的老人,或許困惑他已久的那個問題如今就要有解答了。

「要我講可以,但是…」

莫再提再度伸出手掌,大拇指貼著食者中者搓了幾下,比出要錢的手勢。

「喔,師父你需要捐獻嗎,我雖然沒帶多少錢,但我是很有誠意」只見雨軒拿起皮包拿出了裡面全部的現金,可惜剛好到了月底,雨軒家教的薪水都花的差不多了,皮包裡只剩一張百元鈔票跟幾個銅板,看得莫再提不禁連連搖頭,好不容易唬到一個願意掏錢的結果卻這麼窮。

 

「這樣罷,下次等你錢帶夠了再來找我,你快去考試吧!」知道沒錢可噱的莫再提理也不想理雨軒,連忙敷衍著把他支開。

 

雨軒則是不死心的一直跟莫再提強調過幾天會再來找他才離去。

 

「哼,過幾天?過幾天我就不知道雲遊到哪裡去了哪這麼容易讓你找到?」莫再提自言自語的掏著耳朵,連續兩次出師不利,讓他覺得這裡一定是風水不好,起身收拾起道具準備移駕到其他地方擺攤。

 

而雨軒才剛走,跟在後頭的則是只抓緊最後一個多小時勉強看了幾頁電子學講義的洪天琅,雖然很想繼續在寢室念書,但時間到了他也只好面對現實,背著一個黑色背包,邊走還邊低頭看著雨軒借給他的筆記

 

「這次要完蛋了,我根本看不懂雨軒的筆記在寫啥」天琅看著電子學筆記上複雜的直流分析、小訊號分析不禁為自己待會的考試感到擔憂。

 

而已經整理打包好準備離開的莫再提這時看到洪天琅的面相,心中一驚,手中掐指一算,心想:「山天大畜這是大吉之卦阿!看來這小子肯定是我這次要找的人」莫再提盤算了一下連忙湊了上去。

 

「鐵口直斷,命緣我算!我說這位少俠,有沒有興趣算上一算阿?」

莫再提背著自己的家當,起身擋在洪天琅的正前方,然而洪天琅竟然連理都不理繼續低頭看著電子學,口中念著公式喃喃自語,看到前方有人擋著,下意識的就繞了過去。

莫再提見洪天琅如此專心,只好再叫一次:「嘿,少俠!」

這次終於引起洪天琅的注意力,天琅抬起頭看著莫再提,心想我認識你嗎?

莫再提在幫胖達跟雨軒算過命後,早就猜到眼前這個男的一定也是要去考試,所以不等天琅開口他就直接說道:「我看少俠似乎在趕時間,那我就不多耽誤你時間,我只問一句,我剛剛稍微觀測了一下你的面相,發現你兩頰飽滿,雙眼斜長,眉宇之間有股桃花之氣,推測少俠最近應該是為多情而苦!」

莫再提說完信心滿滿的等著看洪天琅的反應,他今天這套說詞已經連續唬了兩個人,剛剛隨手一算卦像又是大吉之兆,這第三個肯定也是手到擒來。

然而洪天琅只是楞了一下連忙搖了搖頭說道:「不準、不準!」

說完他又繼續低頭看著講義,著急的往前走去,原本充滿信心的莫再提看到天琅竟然大呼不準,滿臉尷尬,神機妙算的顏面頓時不知要往哪裡擺,但從卦象看來眼前這男子又是如此重要,只好再度追上天琅。

「喂!少俠、少俠!」莫再提出道多年,從來只是信徒捧著現金追隨他,很少有這樣提著自己道袍追客人的狀況,可惜天琅根本不領情,滿腦子都是電子學公式的他根本沒有意識到後面有個老頭在追著他。

氣喘吁吁的莫再提見對方無動於衷,只好咬牙決定死出許久沒有使用的殺手,深吸一口氣,腳步輕點,一個轉身來到天琅身後,只見一個模糊的殘影在空中閃過,天琅背包裡的皮夾就落到了莫再提手中,莫再提快速的瞥了一眼皮夾中的學生證上的名字,連忙大聲對天琅叫道:「洪天琅!」

洪天琅就算再專心聽到有人在背後直呼他的名字也是一頓,轉頭疑惑的看著莫再提:「你叫我?」

莫再提使用了點小伎倆終於引起天琅的注意力,沒好氣的笑說:

「不然還有其他人叫洪天琅嘛?」

天琅看了看四周,聳聳肩:「好像只有我叫洪天琅…」

「唉,傻瓜、傻瓜!」莫再提仔細的打量著天琅,心想如果這正是他所尋找的那個人,那這傢伙未免也太傻了,命運實在作弄人吶!

「老伯我待會還有考試,晚點再來跟你聊好嘛?」天琅指著手上的講義,一顆心都放在考試身上的他實在沒有精神理會這一直追著他跑的老頭。

 

「你阿,就是因為這樣只顧著眼前的事物,才會一次又一次的錯過。」

莫再提瞇著眼睛看著天琅,右手輕攬著蒼白的鬍子,這次的他並沒有要框天琅的意思,而是似乎想起許久前的記憶,略帶感慨的說著。

「不是啦老伯,我待會真的有一個很重要的考試……」

「是阿,待會考電子學,而且你還因為記錯考試時間所以還沒唸完對吧!」

「……你…你怎麼知道?」

洪天琅見莫再提竟然輕鬆的就說中自己的情形,不禁有點驚訝。

「就說你是傻子阿,我是算命的耶,你看看我這旗子上寫啥?鐵口直斷、命緣我

算!當然可以未卜先知,你想要的話,我連考試題目都可以現在就跟你說。」

莫再提單手叉腰,得意的指著身後行李上插著的旗子說道。

 

「真真的還假的?」

雖然洪天琅不是那種會投機的人,但是對於考試幾乎毫無準備的他此刻聽到眼前這老人竟然誇口可以預測試題,如果是真的那就太神奇了。

 

「當然是真的阿,只是你現在知道來的及嘛?」

「……現在知道總是會有幫助吧!」天琅帶點猶豫說著。

「好阿,那你耳朵湊過來,我跟你說。」

莫再提滿臉笑容的做了個讓天琅靠近點的手勢,天琅不疑有他,把頭湊了過去,只見莫再提雙手圍成圓筒狀,神祕的靠在天琅耳朵上,然後輕輕的說道:

「佛曰,不可說!哈哈哈!」

 

「你!……」原本聚精會神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的天琅此刻才知道被這老道耍了。

「哈、哈、哈!傻瓜,來不及啦!」莫再提看到天琅錯愕的神情,得意的哈哈大笑。 

天琅看這老頭似乎只是想尋他開心,當下也沒有生氣,只是心思再度回到考試身上,連忙又加緊腳步往教室走去。

 

而莫再提看著離去的天琅背影,轉瞬間臉上的笑容消失無蹤,隨之而來的則是一股複雜的神情顯現在眼中。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