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等到洪天琅進到教室才發覺考試已經開始了,平常上課都空蕩蕩的大教室如今擠滿來考試的學生,大家都低頭振筆疾書,整個教室都是沙沙的寫字聲,天琅環顧四周尋找位置,只見教室左後方雨軒正向他揮手示意身旁還有一個位置,好不容易在擁擠的桌椅間移動到雨軒旁就坐。

 

翻開試卷看到題目後,天琅的心頓時涼了半截,教授出的題目不多,只有六題,但每題都極盡刁鑽之能事,完全沒有任何單純簡單的送分題,每題都是需要融會貫通後再反思推敲才有可能寫得出來的題目,天琅無奈的轉著原子筆望著如同迷宮般的電路圖發呆,心中不禁苦笑,念書果然還是要腳踏實地才行,臨時抱佛腳在交大這種一流的理工學府是沒有用的。

 

因為沒有一題會寫,天琅坐在位置上閒的發慌,看看周圍的同學,少數幾個書卷獎等級的同學,例如雨軒右手認真的列出一條又一條的算式,左手快速的按著計算機,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掌握題目脈絡的自信。然而更多的是跟天琅一樣根本沒有念完而不知道要從何下手的同學,並不是大家都跟天琅一樣忘記今天考試,只是這次的題目難度過於刁鑽,只有程度很好的同學才有發揮的空間,其他程度普通甚至中上的人都是看著考卷發楞。

 

天琅用手托著頭,一首拿著鉛筆在答案卷上無聊的來回塗鴉著,心中想起昨天與小冷在湖畔聊天的光景,雖然因此而錯失念電子學的機會,但現在想到小冷那無厘頭的對話還是覺得十分好笑,什麼湖中浮起女神問他的手機是不是i-PhoneHTC,還一臉期待的問他期不期待有奇蹟?

 

天琅心想:「奇蹟阿?要是這世界真有奇蹟就好啦,現在我就不用看著整個考卷發呆囉!」

 

就在天琅無意識的紙上寫下奇蹟兩字時,不知是不是自己錯覺,他竟然聽到窗外傳來一股熟悉的歌聲。

 

徘徊多少夜

賞過多少月

卻難見當初

夢中莞爾容顏

霧霧白窗上寫

對誰萬般思念

祈禱有那麼一天

奇蹟會出現    

 

原本抓著筆的天琅手一鬆,筆「啪」的一聲掉到桌上,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竟然跟前幾次夢中聽到的歌曲一模一樣!而這個聲音又比在夢中聽到的更真實了幾分,如此熟悉動人的聲音像極了昨天在湖邊哈哈大笑的小冷,天琅輕輕咬著嘴唇又聽了十幾秒確定不是自己的幻覺,心中感到非常的好奇,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聽到這個歌聲呢,關於歌名、唱首歌的人甚至是歌曲背後的故事,始終是他心中一個不解的謎,他再度看看那張都不會寫的電子學考卷,毅然決然決定提早交卷。

雖然很多人不會寫,但交大電子每個人的聯考分數號稱都是全國前百分之一的菁英,為了面子不要太難看,還沒有人在考試開始20分鐘後就交卷的,大多是在位置上瞪著題目苦撐,所以當其他人看到天琅率先交卷的動作不禁紛紛騷動起來,胖達更是對天琅這樣豪氣的行為比出大拇指表示稱讚,只是天琅根本沒有想這麼多,隨手把答案卷夾著試題就塞給了助教,尋著歌聲頭也不回的跑出教室。

 

天琅隨著歌聲走到工程四館外的花庭,只見一個身穿鵝黃色滾邊小外套的女生蹲坐在花圃閒情逸致的撥弄花草邊唱歌,定神一看,果然是昨天在竹湖遇見的小冷,天琅頓時開心的說道:「你哼的這首歌,我我好像有在哪裡聽過耶!」天琅並沒有說是在夢中聽到的,只是聽到小冷也會唱這首歌,就證明了天琅夢到的不是春夢,而是真正存在這樣一首旋律動人的歌曲。

 

小冷抬頭發現是昨天掉到湖裡傢伙,微笑著虧天琅:

「同學,你這樣搭訕太沒有創意了喔!」

今天的小冷滾邊外套下搭著一件有兔子圖案的紅色T-Shirt,相較於昨天清秀佳人的裝扮,現在的她更顯得活潑可愛,無論如何對天琅說都是一樣出色動人。

 

「不…不是要搭訕啦!我是真的覺得這首歌很耳熟…」突然被小冷笑稱是要搭訕的天琅頓時臉紅著否認,但又怕如果把曾經夢到這首歌的事實跟她說的話,對方會不相信。

 

 

「真的嗎?那你說說看這首歌歌名叫什麼?」小冷看到天琅的窘樣頓時覺得十分有趣,便試探性的問著。

 

這問題可讓天琅頭大了,他只記得旋律跟片段的歌詞,但歌名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每次那個女生的聲音在夢中都是直接唱而不會事先告知到要唱那首歌阿!

 

天琅只好尷尬的承認:「我我想不起來歌名耶所以想問問看你知不知道!」

 

小冷調皮的笑著說:「所以我就說你這樣搭訕太遜啦,因為這首歌只是我隨口哼著玩的,根本就沒有歌名!」

 

天琅頓時楞在原地,剛剛小冷所哼的歌曲竟然是她隨性唱的,雖然不敢確定歌詞一模一樣,但旋律卻十分雷同,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呢?天琅不敢說自己是音樂專家,但小時候練過一陣子口琴,對於旋律的記憶他多少是有一點自信的,這擺明就是相同的一首歌阿,他陷入一陣沉思,這到底是誰抄襲誰阿?

 

小冷看天琅認真思考的模樣不禁莞爾笑道:「傻瓜我騙你的啦,這首歌是以前別人教我唱的,你以為我真的這麼厲害隨便哼都可以哼出一首歌嗎?」

 

天琅這才釋然的說:「對麻,我就說我沒有騙你阿我是真得有聽過這首歌,那教你唱的人是男生還女生阿?」天琅心想這首歌這麼少人聽過,如果教小冷唱的人是個女生搞不好就是夢中聲音的主人也說不定。

 

「是男生教我唱的阿,嘿嘿,他是個帥哥喔!」小冷不加思索的回答。

「噢,是個男生阿」天琅一臉失望,看來會唱這歌的人也不少嘛!

「怎麼了,聽到是男生教我唱的情歌就吃醋啦?」小冷鬼靈精怪的看著天琅,天琅根本沒想到她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句,頓時不知要怎麼回答,他們又又不是情侶,怎麼可能會吃醋呢,只是能夠教小冷這麼漂亮的女孩唱如此動人的情歌那倒也是令人羨慕的事。

「沒沒有啦!我沒事吃你的醋幹嘛?對了,那你知道這首歌歌名是什麼嗎?」

天琅心想既然沒有歌唱者的線索,那至少知道歌名也比較有頭緒,免得每次在夢中被歌聲驚醒後總是患得患失的。

 

「歌名嗎?這首歌叫《許願》,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歌,你也有聽過的話那真是太

好了,下次我們可以一起合唱噢!」原本蹲在花圃前撥弄花草的小冷此時起身微笑著站在天琅面前。

 

 「許願阿這首歌還可以合唱喔?我只有聽過女生唱的版本耶。」

「當然可以合唱囉,這首歌合唱最好聽了,我最近一直找不到會唱的人,你就

來代替一下好了!」小冷一想到又有人可以陪她唱這首歌就顯得十分開心。

 「喔,好阿只是我還不太會唱這首歌耶,你可以跟我講歌詞是什麼嗎?」天

琅想起每次夢到的歌聲總是時而模糊時而清楚,而剛剛聽到小冷唱的又只是片段,所以對於《許願》歌詞仍是十分不熟悉。

 

「噢,你要我教你怎麼唱阿?好阿,不過你要請我吃飯作為回報,如何?」小冷見天琅有求於他便隨口開了個條件,看看眼前這憨直老實的傢伙會怎樣反應。

 

「吃飯?好阿,反正我還要謝謝你昨天撿到我的手機呢!」天琅心想這實在是件美差事,這麼可愛的女生要教自己唱歌還要跟一起吃飯,交大念這麼久還沒單獨跟女生一起吃過飯呢。

 

「耶!太好了,有人要請客,先說好噢,我可不要吃便宜的學校餐廳喔!」小冷聽到天琅乾脆的答應她的條件,連忙開心的開始盤算要吃什麼料理才好。

 

「那到時候餐廳給你挑吧。」天琅經過昨天竹湖的初次相遇,這次又再度因為歌聲遇到小冷,雖然兩人認識並不久,但生性老實的天琅跟小冷率直活潑的個性十分契合,兩人的對話如此純真而沒有一絲顧慮。

 

「那為了早日吃到大餐,我看我現在就來教你怎麼唱《許願》吧!」看來小冷似乎已經決定了餐廳地點,連忙興致勃勃的要教天琅唱歌。而天琅也對歌詞的內容十分好奇,連忙點頭答應,兩人來到花庭中的木椅旁坐下。

 

「那我先唱一次,你要認真聽喔!」小冷挺起身子,清清喉嚨,而天琅在旁專注的豎起耳朵準備聆聽小冷的歌喉。

 

熟悉的旋律再次響起,這次的歌聲是最清楚的一次,天琅卻聽得糊塗了,這次,不只旋律跟夢中聽見的相同,竟然就連歌聲也像極了夢中所聽見的那個女孩,原本他只覺得是自己的錯覺,但那樣婉轉輕柔的歌聲就跟夢裡一模一樣,天琅不禁望著眼前這位沈醉在歌曲當中的女孩,心想,這真的只是巧合嗎?

 

還是,這個女孩是在夢裡早就預見的未來?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