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秋天難得出現的豔陽照耀在一片灰白斑駁的籃球場,或許正值上課時間,除了正在上體育課的球場,剩餘的籃框下只有稀疏的幾個人在練著球,而最外圍的球場中有兩個閃動的人影正互相攻防著,其中一個身穿亮白的交大電子系籃隊服,背號11,靈活的身軀閃躲著對手的攻勢,而另一人只穿著一件短褲,上半身赤裸,露出健壯的胸肌跟勻稱的六塊肌,金黃色的陽光灑在被汗水浸濕的胸膛上,兩人正在場上玩著一對一鬥牛。

 

「對了,雨軒你前幾天不是剛考完電子學嗎?考得怎樣?」上半身赤裸的男子運著球轉身從白衣男子身旁的縫隙穿過,白衣男子反應也十分迅速,連忙搶上前以防對方得分。

 

「唉,題目超難的,教授根本是整人,我是會寫幾題,但其他人就慘了!」白衣男子正是徐雨軒,平常總是有點憂鬱的眼神現在正聚精會神的看著對手的一舉一動。

 

「哈,我太了解你了,你說會寫幾題的話那一定是九十分起跳,看來我們的雨軒

大神又要拿書卷啦!」果然如雨軒預測的一樣,赤裸上身的男子一拿到球後,幾個俐落的運球後上籃。

 

只見球毫不猶豫的進入籃框,雨軒苦笑道:「大緯你別虧我了,這次電子學及格還有點可能,如果能拿到九十那我真的就是電子天王了

 

這次球輪到了雨軒手上,有別於對手猛烈的籃下攻勢,雨軒則是習慣繞到外線觀察對方動向,趁對方不注意時再出手,而他口中的大緯正是那身材魁武的男生,是雨軒念中一中時的同班同學,考上大學後雨軒選了交大,大緯則念了清大,兩間學校只隔著一條交清小徑,熱愛運動的大緯總是會在閒暇時間約雨軒出來打球,畢竟上了大學後就很難再結交到像高中時那樣知心的朋友,別看雨軒外表十分斯文,但打起球來其外線精準的程度總是讓大緯望塵莫及,他們是最好的朋友,也是球場上最激烈的競爭對手。

 

「最近約你都說沒空,你上了大二課業是不是變很重阿?我好久沒有跟你一起去

吃燒烤吃到飽了。」

 

大緯張開雙手,緊密的防禦著每個雨軒可能進攻的漏洞,但細心的雨軒一陣遲疑後馬上就找到了對方防守上一個隱密的縫隙,雙手一丟,球從大緯腳下穿過,雨軒快速的繞過大緯切入籃下,大緯一心防著雨軒投外線,卻忘了他籃下實力也不差,幾乎只是一轉眼,雨軒已經順利進球。

 

「課業是不會很重,只是有很多瑣事要處理就是了,你呢?最近過得還好嗎,上次聽你說要去應徵清大籃球校隊,有成功嗎?」

 

雨軒聽大緯抱怨自己很難約,頓時有點心虛,其實每次大緯約他時都有空,只是最近心裡的「那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他,他深怕如果時常跟大緯相處,那個不願面對的問題會衝破封鎖,潰堤而出,只好隨口敷衍著他,並想辦法轉移話題。

 

「嘿嘿,不是我自誇,我最近運氣超好的,上次我去校隊選秀,結果順位在我前

面幾個實力不錯的選手竟然因為得了新流感沒辦法參加,我就順利的被選入校

隊,而且你知道嗎,我們校隊新來的球經超正的!每次我練球看她在旁邊我口

水都快流下了

大緯拿起球,作勢要進攻,雨軒正想辦法要把球攔下。

 

「那又怎樣,你又把不到!」

雨軒跟大緯兩人從高中到現在都一樣是個光棍,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大緯跟他說哪個女生多正多漂亮,但從來沒有一次追到過,不同的是雨軒倒是不覺得沒有女友是什麼丟臉的事。

 

「不行、不行,這次我一定要先下手為強,其他校隊選手的女朋友一個比一個

 正,看了就令人羨慕!」大緯說的正開心時,一個恍神球就被雨軒抄走。

 

「可是交女朋友也很麻煩耶,過年過節都要送禮吃大餐,平常還要撥空陪女

  友,一個人,不好嗎?」雨軒再度回到外線,雙手持球瞄準籃框,準備投籃。

 

「徐雨軒,你是不是交大念太久頭殼壞啦?上大學沒有女朋友還叫大學生嗎?雖

然清交兩校的女生很少,但是你條件這麼好,勾勾手指頭還不是有許多學妹貼

上來。」

 

對於這樣的質問,雨軒早就已經不想回答,自己的生活要怎麼過是他的自由,誰規定帥哥就一定要有女朋友?

 

「我認識你這麼久了,都沒看過你有喜歡的女生,莫非...你是GAY?」大緯發現自己來不及阻止雨軒射籃,便隨口講了幾句吸引他的注意力,只見雨軒果然大受影響,原本已經瞄準好了的目標頓時一歪,射了個大肉包。

 

「你……說什麼?」其實雨軒內心的驚訝遠大於外表,心想平常胖達嘴賤亂虧他就算了,沒想到自己最熟的朋友竟然也這樣質疑他,然而這正是困擾他已久的問題,如果自己不是GAY那為什麼每次被胖達嘲笑時會這麼生氣?原本一直以為自己單純只是比較斯文罷了,但為什麼每次當自己覺得孤單寂寞時,第一個想到的人竟然是大緯這個男生,甚至每次大緯指著電視上的明星、路邊的正妹稱讚時,心中竟會有股酸意,這種感覺隨著歲月累積,彼此友情越發熟稔而更加強烈,一開始只佔據心中小小一角,現在卻霸佔了雨軒全部心思,他甚至會常常看著鏡子問自己到底喜歡的是男生或是女生,從來沒有辜負長輩期望的他,一直都是父母眼中溫柔體貼的乖孩子,所以他逃避、他害怕,他拒絕接受胖達的冷嘲熱諷,抗拒面對自己心中的聲音,他難以想像如果把真相跟父母坦承,他們會露出怎麼樣的神情?

 

然而此時大緯無疑又是正面的像他詢問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到底要怎麼回答?難道大緯已經看出自己跟其他男生有那麼一點不一樣嗎?他幾乎是帶著些微的顫抖看著眼前這應該是最了解自己的多年好友,雨軒很矛盾,他好希望把事實告訴大緯,卻又害怕他如果無法接受會就此離開他。

 

「哈哈,開玩笑的啦,看你嚇成這樣!」大緯見自己的擾敵戰術如此成功,開心的搶過球,換他射籃。

 

……你很無聊耶。」

原來只是開玩笑,雨軒頓時鬆了一口氣,心想自己根本對於這樣的質疑毫無準備。

 

「嘿嘿,看招!」

驚魂未定的雨軒防守之門大開,大緯輕鬆射籃得分。

然而就在進球沒多久,剛剛還豔陽高照的天空突然烏雲密布,隱約傳來幾道陳悶的雷聲,看起來似乎待會就有一場大雨。

 

「阿,下雨了」嗅到一股下雨時泥土清新香氣的雨軒,看著頭頂的烏雲說道。

 

「好吧,今天也打的差不多了,我晚上還有約,先走囉!」大緯看看手錶,拿起場邊的上衣穿上。

 

「那你快回宿舍吧,我看這雨應該會很大,掰掰。」

雨軒拿起隨身物品,揮揮手跟大緯道別,看著他的背影心中再度想起自己對他到底是什麼感覺呢,唉。

 

正當雨軒轉身也要走回寢室時,遠方突然傳來大緯的聲音:「雨軒,我忘記跟你說,你也快去參加校隊選秀吧,明年我們梅竹賽時再一分高下!」

 

雨軒聽他竟要自己去參加校隊,搖搖頭微笑想道:「算了,反正只要能多陪伴在他身邊,那怕一天也好,至少我們還是朋友」而關於朋友以外的其他可能,雨軒卻不敢再多想。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