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天琅坐在教室,上著本日最後一堂的微分方程,教授正忘我的解釋著傅立葉轉換式,原本總是能專心上課的他卻因為已經打鐘,教授卻還沒宣布下課而著急得頻頻看著手機時間,已經五點五十分了,再下去就要遲到了!

 

原來是前幾天在工程四館花庭,小冷教完天琅《許願》的歌詞後,便開心的跟他相約今天下午六點在13舍外,一起去吃飯,當然是天琅請客。

 

還好教授在寫斷最後一支粉筆後,才發覺時間早已超過,只好帶著意猶未盡的語氣宣布下課,天琅連忙跑出教室,這才發現天空下起了毛毛雨,他摸摸背包,幸虧還裡頭放著一直摺疊傘,俐落的撐起傘後,快步的向約定的地點走去。

 

雖然這場雨不大,但不知道老天爺會不會臨時興起讓它突然變大,路上的行人紛紛加快腳步,沒帶傘的更是連跑帶跳的以免緊鄰交大的科學園區肥放廢氣造成酸雨害人。

 

小冷就坐在13舍外的露天咖啡庭,手上拿著一杯暖暖的卡布奇諾,悠哉的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跟五顏六色的雨傘。

 

「五頂墨綠色的、十七頂藍色的、八頂黑色的咦,怎麼都沒有紅色的呢?」

小冷手指在空中輕輕點著,計算著路過學生的雨傘顏色。

 

「阿,有了!」小冷終於看到一頂深紅色的雨傘,並且快速往他的方向移動過來,紅傘的主人正是從教室趕來的洪天琅。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咦,你怎麼在這裡淋雨呢?會感冒的!」終於在五點五十九分趕到的天琅看著小冷一人做在露天咖啡的位子上不禁一愣。

 

「噢,那是因為,我喜歡雨天,當每個人都急於趕路的時候,這個世界就只屬

  於我自己一個。」小冷邊說邊伸出嫩白的小手,似乎很喜歡雨滴降落在手掌上的觸覺。

 

天琅聽小冷這樣說,這才好奇的看看周遭走動的人們,每個人都急著找個可以蔽雨的地方,沒有一人會眷戀的待在雨中,只有小冷怡然的坐在這,心想她這樣說倒也沒錯。

 

「那,你的世界可以分我一點點嘛?」天琅上半身微彎,拿著傘的手往前靠傾,微笑的看著小冷。

 

小冷眼中閃過一絲驚喜,顯然很喜歡天琅一時興起的邀約,欣然起身輕輕往前一躍,進入天琅傘下,兩人的肩膀幾乎就要貼在一起,對於如此靠近的距離,老實的天琅也不免有點不好意思。

 

「不錯喔,這次的搭訕比較浪漫了!」小冷調皮的捉弄著天琅,如果說上次在竹湖的小冷是綻放的玫瑰,那今天一襲格子襯衫搭配吊帶褲的淘氣模樣就像是路邊一朵隨風飄逸的紫色繡球花,原本匆忙趕路的人經過都不禁會被其清新模樣所吸引。

 

「……就跟你說沒有要搭訕吼!」天琅無奈的看著小冷。

「走、走,吃大餐!耶!」一想到有人要請客,小冷便興奮的扯著天琅的手往機

 車棚走去。

「到底是誰搭訕誰阿…」天琅好氣又好笑的說道。

「唉呀!正妹相伴吃飯,阿宅還不珍惜阿?」小冷右手插腰,假裝生氣的指責著他,但眼神中盡是嬉鬧。

天琅只好一臉無辜:「珍惜、珍惜!」

 

兩人來到車棚,小冷好奇的詢問哪輛車才是天琅的,天琅不發一語的走到用塑膠防水布罩著的紅野狼旁,雙手用力把防水罩一拉,他那宛如新車般光鮮亮眼的大玩具便呈現在眼前。

 

「哇,這是你的車喔?」小冷看到保養狀況極佳的紅野狼也不禁讚嘆,看來天琅這傢伙只是穿著樸素了點,並沒有很宅嘛!

 

「這是1993年經典款的野狼125檔車,日本原廠引擎、流暢的車身線條、靈敏

  的碟煞系統、恰到好處的座椅位置跟最適合我自己的車況微調。」天琅得意的看著自己的愛車,難得有機會跟別人介紹,不知不覺就講了一長串檔車經,幸好小冷並不覺得無趣,甚至開心地伸手摸摸紅野狼的龍頭跟車身。

 

「所以我們今天要騎這台車出去吃飯嗎,太酷了!」小冷不等天琅把檔車牽出來就一股腦跳上機車,模仿超人飛行的手勢,左手緊縮在肩膀旁,右手筆直朝上,大喊:「出發囉!」

 

※※※

 

雖然天空飄著小雨,路面濕滑,但在天琅熟練的駕駛下,紅野狼跟平時一樣穩穩的路上行駛,因為檔車特有向前傾的座墊,小冷順勢抱著前座的天琅,把整個頭都縮在他的背後,倒是沒有淋到什麼雨,首當其衝的天琅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每個紅燈時就要用衣服擦拭眼鏡。

 

幸好這次小冷挑的餐廳離交大並不遠,不到十分鐘就到了,雖然是在巷內,但炫藍的招牌格外顯眼,門口是一大片落地窗,窗邊擺放著許多典雅的裝飾品,外頭的立式看板上寫著「本日特價:白醬蛤蠣義大利麵、海陸總匯披薩」,看來是一間義式餐廳,或許是因為下雨天,店內生意並不好,除了天琅他們外就只有兩三個服務生。

 

原本以為看小冷之前狡猾的模樣,還以為她會挑一間高級餐廳,結果天琅翻開菜單,發現定價都不貴,頓時鬆了一口氣。

 

兩人點完餐後,天琅看著小冷,突然想起一個問題:「小冷,你的本名是什麼阿?」

畢竟「小冷」這個名字實在非常有特色,讓天琅不禁好奇她的本名是什麼,只是小冷聽了卻沒有回答,卻面帶笑意的看著天琅。

 

「怎麼了?我有說錯啥嗎?」天琅不解著。

 

「沒有,只是突然覺得你很可愛!」小冷喝了口桌上的白開水,眼神中略帶深意的看著他。

 

「我,可愛?」這是天琅第一次被人稱讚可愛,他上次聽到有男生被稱讚可愛時是在寢室胖達在虧雨軒穿著緊身V字領的模樣,頓時不知要開心還難過。

 

「冷涵穎。」小冷突然認真了起來。

 

「蛤?」

 

「你不是問我名字嘛?我說我叫冷涵穎,你還是叫我小冷好了,很少人會叫我本

名。」

 

「喔,冷─涵─穎...」天琅思索著是否聽過這個名字,或許他們有修過同一堂課也不一定。

 

「怎樣,有沒有覺得很耳熟?」小冷托著雪白的下巴,慵懶的看著他

 

「阿!……」天琅似乎突然想起一個關鍵的記憶,睜大眼睛看著小冷,嘴巴張大好似有什麼話卡在喉嚨說不出口。

 

小冷這時也緊張了起來,身體往前全神專注的看著天琅要說啥,誰知天琅突然搖搖頭,說道:「好像沒有什麼印象耶

 

「去!我還以為你想到什麼好玩的東西咧。」小冷靠回椅子,滿臉失望。

 

正當天琅想跟小冷解釋在那一瞬間腦中似乎出現一些模糊的畫面,只是實在太籠統而無法具體表達時,身邊突然出現一個西裝鼻挺,拖著一個小皮箱的男子。

 

「哎呀!這兩位帥哥美女有沒有興趣看看我們的森輕生機飲食,只要使用我們產品保證健康長壽、百毒不侵、妙手回春、六畜興旺、五福臨門、事事如意、三生有幸…」

 

這個已經滿頭白髮的突兀男子竟然是個平常在火車站或百貨公司前都會遇到

的直銷人員,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店裡,難道這間餐廳生意太差所以還兼差賣起健康食品不成,天琅本來想低聲婉拒他的推銷,但轉頭一看,這老頭奸詐的笑臉跟兩眉招牌白眉,這不是考電子學前擺了他一道的算命師莫再提嗎,怎麼才幾天沒見竟搖身一變,穿著襯衫領帶變成了直銷人員?景氣有這麼差嗎?

 

「小冷你別理他,他是個怪人,之前還亂幫我算命,一點都不準!」

 

天琅連忙起身擋在小冷前,不知這算命怪道這次又要玩什麼把戲。

莫再提見這小子竟然一開頭就拆他台,直斥他算命不準,心中一股惱火:

「小子你可別亂說話!我,可以不要賺錢,但是台灣人不能沒有健康阿!」

莫再提挺直腰桿,正氣凜然的澄清著,邊說邊打開身旁的小皮箱,拿出一個又一個稀奇古怪的產品,有吃的喝的,好像還有抹的,天琅在旁也看得眼花撩亂。

 

「那是甚麼東西?」小冷見莫再提從皮箱中拿出一朵雪白剔透的蓮花,好奇的問道。

 

「哇!這位小姐果然有眼光,我手上這朵正是中國大陸唐古拉山的天山雪蓮,百

年來就只出這麼一株阿!」莫再提把天山雪蓮小心翼翼的捧到了小冷手上。

 

「噢,這個天山雪蓮有甚麼功效?」小冷摸著天山雪蓮細緻的花瓣,一股清涼舒服的感覺頓時從指尖傳來。

 

「這可不是我在吹牛,這天山雪蓮可厲害了,可說是武學聖品,有錢還不一定買

得到,只要搭配我的中藥秘方服下就可以馬上增加一甲子的功力!」

 莫再提越說越激動,說到增加一甲子功力時竟當場打起了一套太極拳,剛中帶

柔,柔中帶剛,天琅則是在旁懷疑的看著小冷手上那朵不知何時會凋謝的雪蓮。

 

「噗,我一個女生要增加一甲子功力幹麻?有別的嗎?」小冷把天山雪蓮還給莫再提。

 

莫再提此時又拿出一個小瓷瓶,瓶身用蒼勁有力的毛筆字寫著九轉兩字:「那不然這個,九轉熊蛇丸!混合了台灣黑熊掌跟雨傘節毒液精華,加上天火熬製七七四十九天才完成,服下後能增進血液循環、增強抵抗力、讓你從此杜絕各種大小疾病!」

 

天琅聽他越講越誇張,頓時向小冷阻止道:

「我就說吧,這老頭怪裡怪氣的,最好是用雨傘節毒液做出來的東西有人敢吃,我記得這雨傘節是台灣的毒蛇之王,一滴毒液就可以毒死三個成人。」

 

「喔,九轉熊蛇丸阿,看起來是不錯啦,不過你的寶貝就只有這些嘛?感覺……

很普通耶!」小冷拿起精緻的小瓷瓶看了看就搖頭還給莫再提。

 

「唉呦!不喜歡阿?我還有很多呢!你看─死亡筆記本、如來神掌、葵花寶典、四次元口袋、毒龍膽、惡魔果實!不管你是要成為東方不敗還是海賊王都是易如反掌阿!」莫再提見這小丫頭似乎不好搞,變把手伸進皮箱裡拿出更多五花八門的產品。

 

天琅看了差點沒有笑出來,這老頭根本是來亂的吧,鬼才會買他的東西呢!只見小冷不滿意的搖搖頭說:「恩,只有這些嘛?」

 

莫再提一驚,心想小伙子拆我台就算了,這姑娘莫非是來踢館的,只好把手伸進皮箱最底部:

「看來這姑娘來頭不小,那我只好拿出我的壓箱寶了,各─位─觀─眾!」

只見莫再提從皮箱中拿起一罐看似普通的鋁罐飲料,銀白的瓶身上沒有絲毫字樣,小冷眼神一亮,終於提起了興趣說:「這罐飲料是什麼東西阿?」

莫再提見自己珍藏多年的壓箱寶終於引起對方注意力,得意的笑道:

「嘿嘿,這東西來頭可不小,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孟─婆─湯!」

「孟婆湯?」小冷疑惑的看著莫再提,此時天琅又再度插嘴:

 

「小冷你要小心阿,我聽人說只要喝下孟婆湯就會喪失今生今世所有的

記憶耶,要是是真的,那喝下去還得了…不能喝、不能喝阿!」

 

莫再提不屑的看了天琅一眼,便轉頭滿臉笑容的對小冷說道:

「喔不不不!這位小哥只說對了一半,孟婆湯的確是會讓人失去記憶,但是那只

限於人死後在黃泉時喝下,才會忘記一切,如果是在人世間喝下孟婆湯,之前

失去的所有記憶就會瞬間回到腦中。」

 

如此神奇的功能的確引起了小冷的注意:

「真的嘛?聽起來好好玩喔,我要一瓶,多少錢?」

「看在這位姑娘這麼識貨的份上,算你一千塊就好了!」莫再提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晃阿晃著。

「一千塊!?我送報紙一小時才一百五,油錢還要自己出」天琅又再度算起要送多少份報紙才能買下這罐外表普通的孟婆湯。

「好,買了!」

小冷竟然豪爽的一口答應,天琅頓時驚訝的看著她:

「蛤?小冷你瘋啦,這種來路不明的飲料又這麼貴不要買啦

然而小冷似乎沒聽到天琅的勸說,低頭拿起錢包正要掏錢,誰知道掏了半天竟然連張鈔票都掏不出來,場面頓時有點尷尬,莫再提心理嘀咕,這年頭的學生怎麼都這麼窮阿?

「怎麼辦,我錢不夠耶可不可以算我便宜點?」小冷發現因為今天出門是要給天琅請客,所以自己連一百元都沒帶,不禁開始向莫再提求情起來。

NONONO!不行喔,這種價格已經是破盤價了,孟婆要是知道我把他的孟婆湯這樣賤賣,我一定會下地獄不二價,一千塊!」

最討厭別人討價還價的莫再提一臉堅決。

「蛤,可是人家錢帶的不夠耶,怎麼辦

小冷邊說邊淚眼汪汪的看著一旁的天琅,楚楚可憐的神情讓天琅不知如何是好。

「不…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啦......好啦好啦!不然,我買給你就是了!」

在小冷動人的淚眼攻勢下,沒有絲毫經驗的天琅瞬間就器械投降,心痛的掏出皮包裡的一千元。

莫再提見大費周章終於賺到一筆飯錢,便隨手把銀白罐裝的孟婆湯交給小冷,樂得說道:「哈,小哥你不會後悔的,我保證這孟婆湯絕對有效!」

語畢,便俐落的拖著皮箱一溜煙的不見了。

 

「耶!好棒喔!」小冷看著手上的孟婆湯,開心得跟中樂透似的,撫摸著光滑的鋁製時她似乎想到了什麼,把孟婆湯放在桌上推向天琅說道:「那這孟婆湯先放你那邊,下次我拿錢還你。」

 

「蛤,不用放我這啦,你改天再還我就好了。」天琅又把孟婆湯推了回去。

「不行,你今天請我吃飯已經很棒了,我不能再佔你便宜

小冷堅持的又把孟婆湯推了回來,天琅無奈的看著眼前這號稱有神奇功效的飲料,心想最近的直銷花樣怎麼這麼多,之前看胖達在喝的什麼多醣體飲料一罐要一百元就已經很誇張了,眼前這罐連包裝、印刷都沒有,就要一千元,女孩子的錢真好賺。

「我實在不懂你怎麼會對這種怪人賣的怪東西有興趣…」天琅看著孟婆湯嘀咕著

 

女人在購物完後的心情是最愉快的,現在的小冷瞇著眼睛,笑著說:

「喔,你覺得他是怪人阿,你對怪人的定義是什麼?」

「就…你不覺得這老頭突然出現很奇怪嘛?」

「人與人之間相處就是這樣阿,有突然不突然的區別嗎?你看,上次你不也突然

出現在我面前嗎?」

「那是因為你唱歌被我聽到阿…」

「可是你怎麼知道我是為你而唱呢?」

「恩……」

 

天琅陷入了沉思,小冷說的話雖然奇怪,但許多時候總是有那麼幾分道理,突然,小冷站起身用手指戳了天琅的鼻子一下,輕輕的在他耳邊說道:

 

「傻瓜!」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