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週六一早,剛送完報紙的天琅坐在車棚外的椅子上,猶豫的看著自己手中的Nokia,反覆思索著到底要不要跟小冷說孟婆湯被搶走的事實,明知道小冷一定會很失望,但老實的天琅心想既然真的弄丟了也不能一直瞞著對方,既然小冷遲早會知道,那不如早點跟她坦白,幾番考慮後,天琅終於撥下了手機中上次小冷留給自己的電話號碼。

在電話中天琅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孟婆湯弄丟的經過,只好約了小冷出來見面。

天琅坐在椅子看著假日清幽的校園,等了大約一個小時,小冷才蹦蹦跳跳的出現在她眼前,今天的她穿著棕色休閒軍裝外套,玲瓏有致的身材一覽無遺。

 

「嘿!有什麼好康的不敢在電話中告訴我,一定要約我出來才願意說?」

………..

天琅看到小冷一臉期待的表情,如此動人的神情讓他原本想好的說法頓時又吞入肚裡,不忍說出口。

 

「怎麼啦?都不說話,如果你要跟我說什麼秘密的話,放心我不會隨便亂跟別人

說的,我口風最緊了,呵呵。」

見到小冷如此率直,天琅拳頭一握,把前天發生的事告訴了她:

「小冷我把你放在我這邊的孟婆湯弄丟了

「什麼!弄丟了?怎麼弄丟的?」原本還滿臉笑意的小冷聽到天琅所說,頓時驚訝的看著他。

「那天我拿著孟婆湯要回寢室時,被一個女孩撞倒在地上,莫名其妙就被她

  搶走了

「怎麼會這樣!」

這是天琅第一次看到小冷如此失望難過的神情,原本在他眼中的小冷一直都是活潑開朗的女孩,這次卻因為自己的疏失而讓小冷這麼傷心,天琅的心也糾結成一塊,不停的責備著自己的粗心大意。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還有其他地方買得到嗎?」

「我不知道」小冷雙手摀著嘴巴鼻子,原本白皙的臉頰因為傷心而升起一抹紅霞,眼睛一眨,落下了豆大的淚珠。

在旁的天琅頓時慌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從小就很少跟女生相處的他,每次看到女生總是手忙腳亂,這會小冷還因為自己而哭了,連忙著急的遞給了她衛生紙,嘴巴說些風牛馬不及的話想安慰她。

 

「不不要難過嘛不然我們去小7找找看有沒有一樣的飲料?」

小冷摀著臉難過地搖頭。

「不然我們去YAHOO拍賣找找看?」

小冷仍摀著臉難過地搖頭。

「不然…….我們自己去找上次那個直銷老頭!」

小冷搖得更大力了。

天琅見沒有辦法安慰小冷,焦急的說著:

「不然不然

當天琅攪盡腦汁,希望能有什麼方法補救小冷時,小冷把手放下,突然像前一靠,一張哭花了的臉鑽進了天琅的胸膛,緊緊抱著天琅說:

「唉,算了,天琅,既然弄丟了就不要去想好了,至少,你還在不是嗎?」

天琅不懂為何小冷會有這樣的舉動,但她似乎沒有那麼難過了,便拍拍她的背順著說:「我還在、我還在,不哭了吼!不哭不哭

此時天琅心中浮起一個怪異的想法,如果按小冷說的「至少你還在」,不就表示小冷也曾擔心他不知道哪一天會把自己弄丟嗎?再怎麼糊塗也不至於把自己弄丟吧

就這樣天琅坐在椅子上,懷裡抱著小冷,一直輕拍她的背安撫她,心中卻不敢有其他遐想,過了好一陣子才感覺小冷停止了啜泣。

 

「還要衛生紙嗎?」天琅把最後一包衛生紙遞給小冷,小冷搖搖頭,起身離開他的胸膛,轉頭望著天琅,雖然已經不再哭泣,但兩個水汪的眼睛都哭得腫了起來,讓天琅頓時覺得十分心疼,只是小冷不發一語,一直看著自己卻有點怪怪的。

 

「怎怎麼了嗎?」天琅疑惑的問著。

 

上一刻還躲在天琅懷裡哭泣的小冷此時看見天琅憨厚的表情,不禁破涕為笑,這個傢伙怎麼這麼可愛阿!

 

「不管,你弄丟人家的孟婆湯,你要賠償我!」小冷理直氣壯的伸出手,一副要跟天琅索賠的模樣,絲毫沒有想起當初是天琅先付的錢。

 

「蛤?你要我賠你什麼?」天琅難為想,自己又不是神仙,怎麼可能生出一罐一樣的孟婆湯還她,如果小冷要自己賠錢的話,也沒有多少錢可以賠給她阿

 

「你這個迷糊蛋,你噢要賠我賠我陪我出去玩!」小冷開心的笑著,原本是因為傷心而泛紅的臉頰現在看來卻是如此嬌羞。

 

※※※

 

天琅完全沒有想到最後會是這樣的畫面,原本以為把孟婆湯弄丟的他,小冷知道後一定會很生氣,甚至不理他,他已經有了會非常狼狽的心理準備。

結果現在的小冷不但沒有生氣,上一秒還在懷裡哭得十分傷心的她轉瞬間就藉著賠償孟婆湯的名義慫恿天琅帶她出去玩,理虧的天琅倒也沒有理由拒絕,於是兩人就在學校餐廳吃完午飯後來到新竹南寮的海天一線。

 

海天一線,顧名思義,蔚藍遼闊的天空緊緊貼著正慵懶沖刷海灘的綿密大海,兩者中間夾了一條連綿不絕的海天一線,是著名的新竹八景之一。

 

沿著宛如淡藍水墨畫背景的海岸鋪設了一條自行車專用道,遊客們可以在租腳踏車,在帶有淺淺鹹味的海風中遊覽整條海岸線,許多情侶或家庭都會在假日來這裡踏青。

 

而現在的天琅與小冷兩人正騎著租來的粉紅協力車,緩慢的在自行車道上移動,雖然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天琅意料,但天琅仍舊十分狼狽,因為小冷不知道是調皮還是想懲罰一下天琅,明明是協力車卻完全不出力,兩隻腳只是徒具形式的在踏板上旋轉著,然而在前座認真騎車的天琅卻根本不知道,還以為小冷跟他一樣努力的踩著。所以天琅其實一個人負擔兩個人跟一台協力車的重量,吃力的慢慢踩著,如果是平地上那還好,慘的是小冷選的這條自行車道是一條緩斜熬人的上坡路,協力車移動的速度甚至比正常走路還慢。

 

「我怎麼覺得這協力車踩起來好吃力是不是齒輪跟鏈子沒有上潤滑油

 阿?」

已經連續踩了十幾分鐘上坡路的天琅,就算小冷身材十分輕盈,此時卻也感到十分疲累,不禁回頭看著協力車的鍊子問道。

 

「那是因為我都沒有出力阿,哈哈哈!」小冷見天琅竟然一直沒發現自己偷懶,不禁得意的在後座哈哈大笑。

 

……不能這樣啦,你看前面那個上坡,你不踩我們一定上不去的!」此時才恍然大悟的天琅無奈的指著前方一個將近三十度的陡坡說道。

 

 

然而淘氣的小冷仍舊事不關己的說:「不會啦,你看隔壁那個阿婆很輕鬆就上去啦!你加油一點啦!來,我在後面替你打氣!」

 

在兩人協力車旁,果然有一個年老的阿婆不發一語,輕輕鬆鬆的就踩上前方的陡坡,看得天琅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但其實小冷早就發現那個阿婆騎的是電動腳踏車。

 

前有阿婆,後有小冷的天琅騎虎難下,輕輕嘆了口氣,咬著牙站起身,用全身的力量踩著協力車。

 

「天琅加油!天琅加油!」

後方的小冷微笑著撫掌替天琅加油。

 

「阿阿阿阿阿!」

 

然而兩人的重量加上傾斜的角度,儘管天琅已經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協力車在搖搖晃晃了幾秒後,終於不支倒地。

 

還好協力車是在極緩慢的速度下倒下,兩人都沒有很痛,小冷拍拍沾滿灰塵的休閒軍裝外套,沒好氣的虧天琅:「欸,你很遜耶!竟然讓嬌嫩的女生跌到地上。」

 

「不是啦,是真的太重了

天琅狼狽的扶起協力車,滿臉不好意思。

 

「什麼?你說誰重!」沒想到天琅無意之間說出了每個女生心中都有的禁忌字眼,小冷抬頭嘟著嘴,看似生氣的瞪著他。

 

「阿阿!不是啦不是啦,我是說這台車太重了」天琅沒想到小冷反應會這麼大,連忙慌張的否認,焦急的神情連小冷看了都想笑。

 

「噗,傻瓜

小冷心想,其實自己從來就沒有生過他的氣

 

為了避免兩人再度摔倒而沾了滿地泥濘,接下來的路程,小冷終於配合著天琅的頻率腳踩出力,前進速度便順利多了,滿天白雲與幾隻海鷗點綴,不知不覺,碩大橙黃的太陽慢慢降到海平面之上,兩人把協力車停在海浪造型的觀海亭下,悠哉的倚在欄杆旁,海風在耳邊竊竊私語,兩人安靜的看著遠方,火紅炫麗的夕陽映在平廣的海面上,就如同兩顆孿生的蛋黃,照耀在小冷的眼中,好似雙眼鑲著紅寶石般閃亮,天琅心想不知道是夕陽無限好,還是夕陽下的佳人無限好。

 

「你的腳剛剛摔倒有怎麼樣嗎?」天琅關心的看著小冷

 

小冷正看著遠方的夕陽深思,聽了天琅的詢問才回過神來。

 

「阿?我沒事啦,我看你比較嚴重吧?手都擦傷了

小冷指著天琅雙手手掌跌倒時因為撐在地上而造成的擦傷說道

 

「沒關係啦,只是擦傷罷了,一下就好了。」

天琅不在乎的揮揮手,像這樣的傷口從小到大不知累積了多少。

 

「你噢,受傷了都不知道要保護好自己阿。」小冷仔細的把天琅的手掌攤在手中,拿出包包中的濕紙巾,小心地幫他擦拭傷口。

 

「可能男生神經比較遲鈍吧」見到如此溫柔的小冷,天琅有點不習慣的說道。

 

「再怎麼遲鈍,有些事情你還是要注意一下嘛!」

 

「喔

 

「算啦,你這樣也很可愛啦!」

小冷見天琅對她的叮嚀似乎並沒有很在意,便故意用濕紙巾壓了一下傷口。

 

「阿痛痛痛!」天琅吃痛之下,把手抽了回來。

 

「你看,還是有神經的嘛!」小冷賊笑著。

 

……」天琅看著小冷,動人的臉龐在夕陽下更顯嬌嫩,此時天琅心中有股奇怪的感覺,為什麼在交大很少跟女生有交集的他跟小冷會相處的這麼自然呢?

 

「對了,小冷,你是哪個系的,怎麼之前都沒有看過你?」

小冷很少談到自己的科系,雖然每次遇到她都是在交大,但卻不知道她念甚麼系。

 

「我喔,傳科的阿,你沒看過我一定是你太宅啦,而且你這個人阿,忘東忘西的,第一次就撿到你的手機,接下來又把孟婆湯弄丟就算有看過我一定也忘啦!」

小冷笑著虧天琅,這傢伙甚麼都好就是記性太差又迷糊。

 

「我我哪有!」天琅脹紅著臉否認,心想自己就算把全世界弄丟也忘不了小冷這樣可愛活潑的女孩,卻不敢說出口。

 

小冷卻沒有馬上說話,眼神中帶著些許遲疑,看了天琅好一會才緩緩說道:

「天琅,你甚麼時候才會把自己也弄丟呢?」

 

………」天琅頓時不知要如何回答。

 

「我看阿,在你身上裝個衛星導航好了,這樣你就不會走丟了!」小冷再度笑了起來。

 

「好阿,那你要裝在哪裡?」天琅聽到如此好笑的提議,不禁也笑著張開雙手,等著小冷來裝衛星導航。

 

「我要裝在

小冷舉起了雙手,假裝手上有個GPS,作勢要把它裝在天琅腰間,輕輕一戳,天琅禁不起癢,身體一扭,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不要不要弄那邊好癢!哈哈!」原本還直直站著的天琅開始全身

扭曲往旁邊閃躲,小冷樂得直追著他跑。

 

「你不乖!還跑!」

 

夕陽漸漸沉入海中,最後一道光芒落在海邊嬉戲的兩人身上,歡樂的打鬧聲直至天琅逃至海灘上後投降為止。

 

「哈哈,我贏了!」小冷擺出得意的開心手勢,天琅只能在旁無奈的苦笑。

 

「天快黑了,我們把車騎回去還吧。」天琅看著遠方逐漸模糊的視野。

 

「好阿,為了證明我的力氣比你大,待會回程你都不用出力,我來騎就可以了!」小冷三兩步就躍上協力車。

 

天琅想了想覺得不對:「可是待會都是下波耶

「走囉走囉!」小冷拍著前座座墊。

 

天琅只能笑著搖頭,吃著這甜蜜無比的虧。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