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禮拜日一早,雨軒接獲班代的通知,即將在耶誕節前夕舉辦的電工年度盛事─電子之夜中每間電工寢室都要推派一位同學表演才藝,然而天琅出門去送報,胖達則是還賴在床上作夢,他一個人無聊的心想,我們這間寢室要派誰出來呢?

 

想著想著,便拿起放在書桌下許久沒有彈的電子琴,轉開電源,雙手在鍵盤上輕輕一壓,憂鬱悲傷的音符從喇叭中飄然而升。

 

雨軒閉上眼睛,心中想起那苦澀的煩惱,嘴巴輕輕唱起:

「傻瓜,我們都一樣,被愛情傷了又傷,相信這個他不一樣

 

然而才唱沒兩句,原本悲傷的旋律卻被一陣吵雜的電吉他聲硬生生蓋了過去,雨軒訝異的回頭一看,原本還在睡覺的胖達不知什麼時候下床,竟拿起新買的美製Fender吉他,插上20瓦的小音箱,和絃一刷,大辣辣的也唱起歌來:

「有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她的名字,我還不知道,她有雙傲驕的雙眼,她悄悄,

 偷走我的心~」

雨軒不滿的瞪著胖達:「喂,我在彈琴你是在吵甚麼意思的阿?你不知道我醞釀了很久的情緒嗎?」

 

「笑話!你這樣叫做有醞釀情緒?我就是看你彈得太爛,所以讓你見識見識甚麼

 叫做音樂!」胖達滿臉不屑,說完右手又再度刷了一個和絃,整間寢室屋頂窗戶都被震的吱吱嘎響。

「我彈得爛?我看你的才是噪音吧!」雨軒生氣的起身把胖達插在音響上的音源線拔起。

「朽木不可雕也,你懂不懂Rock阿?我高中的時候大家都叫我吉他王子耶!」

胖達抬起臃腫的右腳,把吉他靠在上面,做出一個自以為帥氣的吉他王子姿勢。

 

「你這樣子就可以當吉他王子,那我就是貝多芬再世」雨軒轉身坐回椅子上,準備繼續用音樂堵住胖達的嘴。

 

胖達也不甘示弱把音源重新接上音響,兩人各彈各的,一時之間寢室吵鬧不堪,直到天琅送完報紙回到宿舍,還在走廊時就被可怕的噪音嚇到,進了房間雙手摀住耳朵問道「喂!你們兩個在幹嘛?」

 

天琅看著這兩個時常鬥嘴的室友,心想他們這次又是為了甚麼東西吵了起來?

 

「天琅回來啦,你叫他評評理!」胖達發現天琅回來後,連忙說道。

「好啊!天琅,我跟你說喔,一個月後就是我們系上的電子之夜了,

 剛剛班代跟我說我們寢室要準備一個表演,所以我想...就由我來出席表演

  自彈自唱!」

 

天琅面有難色的看著雨軒,之前有幾次聽他彈奏電子琴,技巧還算不錯,但如果要自彈自唱,雨軒總是會顧著唱歌而分心彈錯,這樣的實力似乎不太適合登上電子之夜的大舞台

 

胖達不等天琅回話,便繼續數落著雨軒:

「可是你根本就沒受過歌唱的專業訓練!彈著琴唱不了歌,唱了歌又彈不好琴,

 我看你幫我伴奏,我當主唱還差不多!」

 

雖然平常胖達總是嘴賤愛亂酸別人,但這次倒是正確指出雨軒演奏上的缺點,天琅不禁好奇胖達的電吉他又是怎樣的內容,之前從不知道他也會彈吉他呢!

 

 

「你胡扯!這首傻瓜可是我的招牌耶!」雨軒仍然不願意承認自己無法一心二用。

 

「屁咧,你算哪跟蔥阿?不管了,就決定了由我上台表演電吉他你們在旁邊伴

 舞!讓大家見識一下我吉他Solo的魅力!」胖達陶醉的比出一個Rock手勢。

 

「要是給你表演電吉他,那我看明年電子之夜就會停辦了吧!既然你堅持我唱得不夠好,那不然這樣麻,天琅不是會吹口琴嘛?我們叫他表演好了!」不願聽到胖達在台上鬼哭神號的雨軒手指著剛進門的天琅。

 

「喔呦,這提議不錯喔…之前聽天琅吹好像還不錯,雖然還不到我吉他功力的出

 神入化,但是如果是由他上台,我還勉強可以同意。」

 

原本還在一旁看戲的天琅此時見兩人突然把對話內容轉移到自己頭上,頓時有點慌張的說:「蛤?不行啦,我已經很久沒吹口琴了耶,早就忘光了

 

天琅心想,雖然高中時參加過口琴社,吹奏技巧還算可以,但上了大學後,因為課業跟打工繁忙,口琴就一直被他塵封在櫃子裡,都快兩年沒練了,現在吹起來一定生疏的很。

 

 

 

「哎呀天琅你不用謙虛啦,我前幾個禮拜聽你吹明明就還不錯,你一定要同意,

  不然要是真的讓胖達代替我們上台獻醜,那個臉就丟大了。」雨軒拍拍天琅肩膀,期待地看著他。

 

「哼,對阿,比某個音痴好太多了!一首好好的傻瓜被他唱得跟胡瓜一樣

 

胖達又反激回去,打起嘴炮來,他可是箇中好手,雨軒雖然每次都講不過他,卻也不想每次都讓他囂張。

 

「不對阿你哪個時候聽我吹過口琴?」

天琅卻是仗二金剛也摸不著頭緒,自己的口琴明明就很久沒有拿出來了,雨軒跟胖達怎麼會知道他會吹,而且還直誇自己吹得不錯呢?

 

然而另外兩人也只是因為不想見對方上台才扯到天琅,此時越看對方越不爽,火爆畫面一觸及發。

 

「阿不然你是怎樣,來pk阿!」胖達撐起厚實的胸膛,兩隻小眼睛不滿的瞪著雨軒。

 

「來阿,誰怕誰!」原本總是保持斯文形象的雨軒好好一首傻瓜被胖達批評的體無完膚,心中也不禁惱火,也不甘勢弱的挽起袖子。

 

天琅以為兩人要打了起來,著急得連忙上前擋在兩人中間說道:「大家有話好說不要打架嘛!」

 

「哼今天一定要贏你以洩我心中之怒!」

誰知兩人根本就不是要打架,胖達重新抬起吉他,掏出Pick,再度大力的一刷,音箱傳出陣陣刺耳的頻率

 

「聽好喔,世界名曲!」

天琅眼見胖達左手快速的點壓弦線,配合著右手播弦,彈奏出的赫然是小時候升旗每天都會聽到的國歌,而且竟然還是搖滾變奏版,頓時心中一整個無言,原來這就是他所謂的世界名曲

 

雨軒似乎沒有太多驚訝,哼了一聲:「只有你會彈嘛?這麼簡單我也會!」邊說還邊調起電子琴的效果音,用極其吵雜的薩克斯風音色也彈出中華民國國歌。

 

寢室頓時又回到天琅進門前的恐怖景象,而且這次兩人彈得還是一樣的歌曲,卻完全沒有一絲合奏的美感,雙方使出各種誇張變調的彈法,天琅臉上三條斜線,再度摀起耳朵看著眼前的鬧劇。

 

※※※

 

相較於13801寢那天崩地裂、神鬼共憤的恐怖樂曲,此時浩然大廳的自動彈奏鋼琴正演奏著一首清新婉轉的歌曲,輕快的鋼琴音色傳遞出令人嚮往的旋律,優美的樂音繚繞在諾大靜謐的浩然大廳中讓人十分舒服,但如果是常來浩然的同學必定會覺得訝異,因為這首曲子根本不在表定自動演奏的內容當中。

 

一切的旋律都來自坐在自動鋼琴前的小女孩,小女孩身穿一襲純白洋裝,雙手靈動的在鍵盤上遊走,閉上眼睛帶著微笑享受著旋律,雖然小女孩嬌小的雙手跟略短的手臂只能彈奏中高音的部份,但其動人且出色的彈奏吸引了不少路過同學的注意,他們心想這次學校竟請到了這麼厲害的音樂家來浩然演出,而且看起來還是個小神童。

 

原本只是一人獨自彈奏的小女孩在曲子即將結束之際,身旁赫然出現一名身穿燕尾服的鼻挺男子,相較於小女孩那還帶點稚氣的臉龐,男子年邁的皺紋顯然有了一定的歲數,男子並沒有多說話,輕輕的坐在小女孩身旁,伸出雙手,也隨著旋律彈了起來,原本應該即將結束的曲子好似一支氣勢凌人的老鷹從高空中俯衝極下,在男子的加入後,這隻老鷹盤旋在低空中俯瞰幾圈,又再度震翅高飛,而且這次飛得更快更高,飛翔的英姿更顯犀利。

 

因為男子的加入,原本只能彈奏中高音階的小女孩又有了低音部的合奏,兩人默契十足,進退之間充滿令人驚喜的轉折,在旁聆聽的路人更加陶醉在如詩如夢的音符當中,其中幾人更猜測這一老一少是不是爺爺帶著孫女在此表演,果然是出色的音樂世家。

 

良久,兩人幾乎是同時的按下最後一個音符,相視而笑,而身旁早已擠滿原本在一二樓借閱書籍的同學,大家聽得如痴如醉,在演奏結束後寂靜片刻後大家才暴起如來的掌聲。

 

幾名浩然櫃檯的工作人員也聞聲而來,看到原本應該是自動彈奏的鋼琴,現在竟然出現一老一少在上面彈奏,還聚集了一堆學生圍觀,影響圖書館應有的靜謐,只好出面驅散。

 

而那剛彈奏完的男子與小女孩也似乎知道該走了,便起身快步離開大廳,兩人來到了竹湖湖畔坐著,那身穿燕尾服的老人滿臉懷念說道:

 

「這麼多年了,還是孟婆你的琴聲最好聽,我自己一個人彈都彈不出這樣的感覺,只是你怎麼會穿成這樣?雖然挺好看的,但似乎不像你之前的穿衣風格」老人摸摸自己的白色鬍子,看著身穿洋裝的小女孩,而這個老人正是每次都以不同身分出現的莫再提,而眼前這看似小孩的女生竟是他口中的孟婆。

 

「你說這洋裝嗎?我剛來到這裡時看到有個叫做『卡通』的東西裡有人穿著這樣

的衣服,我覺得很適合我的身材就去弄了幾套來,挺合身的,而且又耐看

孟婆邊說邊從懷裡拿出一個罐子,光滑的瓶身在陽光下更顯耀眼,莫再提瞇眼一看竟發現這罐東西赫然是孟婆湯。

 

「阿?這東西我不是拿給洪天琅那小子了嗎?怎麼在你這

莫在提驚訝的看著前幾天才剛從手中交給洪天琅與冷涵穎的孟婆湯,不解為何此時竟又回到孟婆手上,難道孟婆已經發現了他的企圖

 

「莫再提,你不能這樣,為什麼當初你在奈何橋下就不願意喝下孟婆湯,忘記生

前的記憶呢?」

 

孟婆冷冷的看著這個因為不願忘記生前記憶而逃出黃泉路的男子,這個傢伙實在令她頭痛,不但害她從地府追了出來,現在還發現莫再提竟然隨意把自己的那份孟婆湯交給凡人,如果有人在人世間喝下影響思念的循環那不知道會發生怎樣可怕的事情。

 

「那是因為,我不想忘記你阿...

 

莫再提深情的看著孟婆,自從一次因緣際會下莫再提見到了地府中掌管記憶的女神孟婆,便不可自拔的愛上她,儘管他知道兩人來自完全不同的世界,卻不願意放棄這份愛戀,甚至在死後來到醧忘台前接過孟婆手上的孟婆湯時,假裝喝下孟婆湯後就跳入輪迴轉世到這個時代,因為莫再提自己本身的記憶沒有被消除,所以仍持著生前的模樣,而孟婆為了追回莫再提手上的那罐孟婆湯也跟著來到這個世上,只是孟婆的外表是個可愛的小女孩,任誰都不會猜到她的真實身分。

 

孟婆從來就沒想過自己跟莫再提會有任何可能,看著這執迷不悟的傢伙,搖頭嘆道:

「上帝賦予這個世界思念的量是固定的,如果你不願喝下孟婆湯,解除大家對你的思念,那世人對你的記憶就會繼續蔓延,就因為這樣,會造成世人對於另一個人的思念特別薄弱,你不能因為自己的執念而造成這個世界的混亂。」

 

「我知道!所以我想彌補阿!孟婆你還不懂嗎?我」莫再提神清激動的看著孟婆

 

「你想怎麼彌補?」剛剛還面帶微笑彈著鋼琴的孟婆如今鐵青著臉冷視莫再提。

 

「我......」莫再提看著孟婆手上的孟婆湯,嘴中似乎憋著什麼,最後終於垂下頭來,滿臉黯然。

 

「你太自私了...」孟婆把孟婆湯放在九思亭的石桌上,轉身留下最後一句話後便翩然離去:

「我希望你可以想清楚,你的本性不壞,只是太固執了點跟著我回去吧,這裡

不適合我們。」

 

莫再提沒有追上去,只是不發一語地看著桌上的孟婆湯,大費周章忙了半天結果這東西竟然又回到了自己手上,心想老天真愛捉弄人阿!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