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為了讓雨軒跟胖達不要繼續用可怕的音符荼毒自己的耳朵,天琅最後只好扯開喉嚨大聲阻止才讓他們聽見,但交換條件是電子之夜由天琅上台表演口琴,以免剩下兩人為了誰上台而又繼續爭吵。

 

為了練習荒廢以久的口琴,天琅來到了浩然旁的九思亭下,九思亭仿古雕樓的外表十分典雅,位於竹湖旁的「思園」內,思園中有各種植物,也種了幾棵代表交大的竹子,旁有一個清澈明亮的魚池,池中有許多鯉魚,時常會有家長帶著小孩來這裡嬉戲,旁邊還有魚飼料販賣機。

而所謂君子九思:「視思明,聽思聰,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意思在於提醒學子時常內省、關照本心。每當天琅心思混亂需要安靜的時候就會來九思亭,坐在石頭椅子上看著來往的學生與各種雅緻花草發呆。

 

而這次天琅則是拿著久未開封的口琴盒子,好在盒子上並沒有太多灰塵,把扣子撥開,盒裡躺著銀白色的口琴,瞬間勾起了天琅高中時的許多回憶,還記得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非常害羞的男生,在口琴社第一次上台表演時大家圍成一圈,他頭都一直低著不敢看臺下的觀眾,現在想起實在非常懷念。

 

 

天琅拿起口琴,試著吹了幾個音,口琴的聲音依舊如記憶般如此親切,他開心的看著口琴,想說先隨便吹個小蜜蜂試試看。

然而才吹了幾個小節就錯了五六個音,天琅不禁皺眉心想:

「慘了,果然因為太久沒吹練習,東西全部都還給老師了,電子之夜該不會要出包了好在此時旁邊沒人,不然被聽到連小蜜蜂都吹不好就糗了,不行不行,我要多多練習。」

 

天琅又試著吹了幾個音,此時有個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轉頭一看才現小冷竟在自己身後微笑著看他。

 

「嘿!」小冷對他揮了揮手。

 

原本以為只有自己一人練琴的天琅突然看到了小冷嚇了一跳,連忙把口琴拿在背後,害怕對方知道自己剛剛吹得糟糕透頂。

 

「哈……哈囉!」

天琅有點尷尬的笑著。

 

但小冷早就聽到天琅的琴聲了,笑著指著他的背後問道:

「怎麼自己一個人在這裡練口琴?」

 

看來小冷早就在他身後聽了一陣子的口琴,天琅只好老實的承認:

「喔…就我們系上有一個活動要表演,我要代替我們寢室上台…」

天琅不知道小冷聽到自己這麼爛的琴藝也能上台表演會作何感想。

 

「真的假的?聽起來好棒喔,那你快吹阿,我想聽!」

小冷在旁雀躍的拍著手,竟慫恿天琅繼續吹奏,天琅連小蜜蜂都會吹錯了,一臉難為的看著她:

「不要啦…我太久沒練習了…都忘的差不多了…我會不好意思」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們都那麼熟了!」小冷幾乎是沒有思考的脫口而出。

 

「蛤?」天琅心想雖然他們有一起吃過飯、去海天一線騎過協力車和讓小冷教他唱《許願》,但頂多就是普通朋友吧,這樣有算很熟嗎?

 

小冷似乎發覺自己說錯了話,不慌不忙的連忙隨便把話題轉開:「唉呦我是說很久沒練習又沒關係,慢慢回想就可以想的起來啦!不然這樣,你就吹上次我教你的《許願》,一定會很好聽的。」

 

「可是…可是……」天琅一聽小冷要他吹旋律還不太熟的《許願》,更是遲疑了起來。

 

「來嘛、來嘛!」小冷坐在石椅上用手打著節拍,滿臉期待的看著天琅。

 

天琅只好回想著記憶中《許願》前奏的旋律,試著吹了幾個音,這次比小蜜蜂還慘,完全不知道是在吹什麼東西。

 

「不行啦…我真的太久沒練了…」天琅苦笑著。

 

「沒關係,慢慢來,音樂,就好像是美好的回憶,有時候難免會忘記,但其實他

就一直深藏在內心深處,只要時機對了,就會一幕又一募的想起來了…所以加

油,我相信你的口琴是可以吹奏的很好的!」小冷認真的鼓勵著天琅。

 

「恩…好…那我再試試看…」天琅再次跟小冷確定旋律後,又吹奏了一段,這次雖然有了一點雛形,但仍然離順利演奏還有一段距離。

 

「哈,好像沒有辦法短期內速成耶。」

 

「對阿……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阿?」稍微有一點進步,天琅才稍微自在一點,便好奇為什麼小冷會在這裡。

 

「我剛剛吃完午餐在這附近散步阿,結果我聽到口琴的聲音,想說來看看是誰那

麼有閒情逸致囉!」小冷起身,倚著九思亭的圍欄看像思園內的小橋流水。

 

「你常來這邊嗎?」對於常在這裡想事情的天琅來說,如果小冷也常來這裡,那或許以後就可以多一個伴。

 

「恩阿,常來…」

然而冷涵穎想了一下,才悠悠說道,神情中充滿心事。

 

「那你都來這裡幹嘛呢?」

 

「在這裡我可以想到許多美好的回憶…」

「美好的回憶?甚麼回憶阿,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嗎?」

 

每次都是小冷在慫恿天琅,這次天琅心想應該要換她分享一下了吧。

「唉……」小冷輕輕的嘆了口氣,眼神中充滿憂傷,嘴巴上說是美好的回憶,但看起來卻不是那麼回事。

「怎麼了嗎?怎麼嘆氣呢?」原本還想聽小冷說故事的天琅不知道為何她會有這種反應。

 

「嘆息,就是我的呼吸。」小冷轉頭看著天琅,天琅努力的想從她明亮的眼睛中讀出什麼,卻徒勞無功。

 

「不好意思,剛剛突然沒來由的感傷了一下。」小冷撥了一下頭髮,微微一笑。

 

此刻,天琅想到小冷在教他唱《許願》前,曾說是一個很帥的男生教她唱的,或許小冷口中「美好的記憶」指的是她跟那個男生的回憶,如果真是如此,那他還是不要亂探問別人的八卦好了。

 

「小冷,你電子之夜會來看我表演嗎?我覺得阿如果你在台下的話,我

  會更有自信!」

 

「噢,所以你很希望我在你身邊替你打氣囉?」

 

小冷果然天琅這番話而顯得比較開心,天琅繼續點頭道:「嗯!對阿

 

「既然你這麼有誠意那只要你好好練習,我一定去幫你加油!對了,這個是要

給你的,你要認真練習喔!」

小冷從包包裡拿出了一株紫色的小花遞給天琅,雖然看不出來是哪一種花,但天琅仍是開心的接著。

 

天琅看著小冷,突然覺得,自己不能讓眼前的這個女孩傷心,就算傷心的原因可能不是因為他。

 

 

※※※

 

假日的交大第二餐廳只有少數幾家餐廳有開,雨軒與大緯正坐在八方雲集鍋貼專賣店前的位子上吃飯。

 

大緯似乎春光滿面,一次夾起兩個鍋貼大口塞進嘴巴,邊吃邊說道:

「雨軒,今年你們學校的電子之夜你有要上台表演嗎?」

 

 

「說到這個就有氣,我本來想要表演鋼琴自彈自唱,結果我那個白目室友胖達竟

然說我彈得很爛又唱的很糟...我可是很認真的耶!」

雨軒現在想起胖達那副嘴臉仍是十分氣憤,大力攪動著眼前那碗可憐的酸辣湯。

 

「哈哈哈!你是說你高中音樂課時彈鋼琴自彈自唱?」大緯一聽放聲大笑,想起幾年前高中音樂課期末表演時雨軒的模樣。

 

「恩,對啊!」雨軒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笑得這麼開心。

 

「雨軒啊,不要說我不夠朋友,可是我也覺得你歌唱得不好耶...如果是單純彈奏

的話那還可以。」大緯想到雨軒當初煞有其事的彈完前奏,一開口唱出第一句話時音樂老師那個驚訝的表情,實在是經典。

 

「吼,怎麼連你都這麼說...好啦,反正最後也是決定讓另外一個室友表演吹口

琴。」雨軒終於喝了一口被他攪拌出很多泡沫的酸辣湯。

 

「好啦,不要難過,跟你講一個好消息!」大緯又吃了幾個鍋貼,突然正襟危坐,一臉嚴肅的看著雨軒這個好朋友。

「喔喔,好啊好啊!」雨軒滿臉期待,能夠分享大緯的喜悅他是很開心的。

 

「那就是...我有馬子了!你還記不記上次我說的正妹球經,真的讓我把到

 了,超爽的!你是第一個知道的朋友喔,你看我很夠意思吧?哈哈!」

 

大緯笑得很開心,沒有注意到雨軒整支免洗湯匙都被插到了湯裡,雨軒整個心沉了一下,眼見大緯陽光燦爛的笑容,雖然不只一次告訴自己遲早會有這麼一天,但他卻不知道這天來得這麼快,或者說,陪伴在大緯身旁的日子他永遠也不嫌多。

 

「怎麼啦?都不說話,不要太忌妒我啦,哈哈!」大緯豪爽的拍了一下雨軒肩膀,震得他碗中的酸梅湯都漏了出來。

 

「誰忌妒你啊,到時候被甩就不要回來找我訴苦。」連雨軒自己都無法相信自己可以強忍失落,強顏歡笑的酸著他。

 

大緯得意的炫耀著:「才不會咧,我女友超愛我的,整天都要黏著我,要不是她

下午有必修課噢對了,現在幾點了?」

 

「恩...五點了!」雨軒看了看手錶。

 

「那我要去接我女友了,要先走了,掰掰!」大緯吃下最後一個鍋貼,起身拿起書包。

 

「恩...掰掰...

雨軒下意識的揮揮手,其實腦中早已一片空白。

 

就在他失魂落魄的低著頭時,眼前竟然又傳出了大緯的聲音。

 

「雨軒,外面下大雨了耶,你有帶傘嘛?」

 

雨軒眼眶早已模糊,不敢抬頭看大緯,只是小聲的把包包裡的傘遞給他說道:「有阿,拿去用吧!」

 

「不一起走嗎?」大緯不知道雨軒為何低著頭,難道是酸辣湯太辣了嗎?

 

「你接女友趕時間,你先去吧!」雨軒幾乎是顫抖著說完這句話。

 

大緯看看外頭的大雨,轉頭右手握拳向內捶捶自己的肩膀後,指著雨軒開心道:

「哈,你果然是我的好麻吉,下次請你吃飯!掰!」

 

就這樣大緯離開了,不帶一絲眷戀。

 

就在大緯離去後,雨軒看著一片狼狽的酸辣湯,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怎麼做,人們總是在失去後才懂得珍惜,他總是逃避,不願面對心中最赤裸的自己,直到大緯脫口說出自己死會的那一瞬間,他才明瞭自己有多愛面前的這個陽光男孩,有那麼幾秒,他好想挽留,好想坦白自己對他的情感,但當雨軒看到大緯臉上幸福開心的神情,就明瞭知己終究是留不住他的。

 

領悟得來的是這樣痛苦,真相就藏在心中只是自己總是轉頭不去看它,幾滴眼淚在眼眶裡打轉,雨軒忍著不哭,不想為自己對於愛情的懦弱而哭。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