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這次的雨不再像上次那般輕拂而過,而是狠狠的打在雨軒身上,現在的他不管是身體還是內心都濕透了,一股寂寞的寒意從心底蔓延全身,在心中說好不哭的他卻再也分不清楚落在臉龐上的是雨水還是淚水,獨自一人走在回寢室的路上,心中浮起上個禮拜天琅生日丟湖前,他們兩人的對話:

 

「雨軒你……你別做傻事!

「別做傻事?…或許我活在這世上才是最大的傻事…」

「你別這樣想阿,不管怎樣,至少你都還有我們這些朋友阿!」

「天琅你不懂,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絕,我傷的好深好深,為什麼我就沒有喜歡一

 個人的權利?為什麼?」

「你不要這樣想嘛,我想或許是你還沒有遇到對的人吧

 

原本只是為了讓天琅緊張而隨口胡謅的對話如今看來是這樣諷刺,活在這世上並不是最大的傻事,最大的傻事是明知自己喜歡的人就一直在身邊卻不敢鼓起勇氣坦白,每個人都有喜歡別人的權力,自己卻不懂得善用這個權力。

 

如同穿著衣服洗了一次冰涼的冷水澡,雨軒拖著從頭到腳的水漬回到寢室,心想還好寢室裡沒人,不然要是讓胖達或雨軒見到這個模樣不知要如何解釋。

他坐在書桌前,身上的雨水順著衣服滴答滴的落在地板上,他再次拿起放在桌上,最珍惜的那張照片,那是他與大緯高三最後一次同隊參加校內班際盃後獲得全年級冠軍,開心極了的合照。

雨軒輕輕的撫摸著相框,內心又是一陣嘆息,正當他準備要去洗澡時,在九思亭練了一個下午口琴的天琅回到了寢室,看到他狼狽的模樣不禁問道:

「雨軒怎麼全身濕成這樣?」

看到雨軒這個樣子,天琅竟有種親切感,想起自己前陣子一天之內掉進竹湖兩次也是這般慘狀,連忙拿了一件毯子給他披上。

 

「呵呵我忘了帶雨傘」雨軒苦笑著用毯子擰著頭髮。

 

「怎麼會呢我記得雨軒你每次出門都會放一把在包包裡不是嗎?」如果說是天琅自己忘記帶那還算正常,但雨軒這樣細心的男生印象中只要氣象預告說會下雨,傘一定是帶在身上的。

 

「唉,天琅你就不要問了,好嗎?」雨軒幾乎是乞求著看著天琅。

 

「噢好吧,對不起」天琅見雨軒一臉難過,似乎知道又問了不該問的問題,便摸摸鼻子乖乖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把口琴從背包裡出來時,看見了今天小冷在九思亭送給他的紫色小花,想起那動人的笑顏,天琅若有所思的把那紫色小花插進桌上的玻璃空瓶裡。

 

雨軒也注意到了天琅手中那株小巧可愛的紫色小花,便開口問道:「天琅,你知道那朵花叫什麼名字嗎?」

 

天琅只是單純覺得這一株上面布滿小朵小朵紫色花瓣的小花十分可愛,並沒有刻意去辨別他的品種,直到雨軒這一問才好奇的看著瓶子裡的花朵。

 

「甚麼名字?我看喔……牽牛花?喇叭花?」天琅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花,只能從它紫色的花瓣猜測,但牽牛花、喇叭花的花瓣比較大,小冷送的這株花瓣只有一個指頭大小,所以天琅自己也不敢確定。

 

雨軒心想送天琅花朵的人明明有著濃烈的暗示,可以天琅卻不解情意,便仔細的跟他解釋:

「並不是好嘛,這種花叫做星辰花,跟路上隨便都會長的野花是不一樣的,這種

花不好栽種,要細心呵護才會順利開花。星辰花別名是不凋花,因為它的花朵

在盛開之後並不會像其他花卉一樣凋落,仍是留在花莖上且顏色不退,就如同

乾燥花一般,永不凋謝,就好像永不變心的愛情。」

 

「喔……」天琅看著瓶中的星辰花,果然如雨軒所說,儘管一整天都沒有水份供給,花朵上的顏色仍舊鮮豔動人。

 

「那你知道星辰花的花語是甚麼嗎?」看著天琅單純的表情,雨軒心想那個送天琅花朵的女孩是不是也跟他一樣,心中有愛卻不知道要如何表達?

 

「不知道耶…是甚麼?」

 

雨軒良久才說出答案:

「星辰花的花語是-勿忘我。」

 

這個答案倒是出乎天琅預料,原本他還以為那麼愛虧他的小冷會送給他的花,花語應該是「你真可愛」或是「你真呆」之類的,結果竟然是「勿忘我」,難道是小冷希望他不要再忘東忘西了嗎?

 

 

「勿忘我嗎……雨軒,如果有這樣一個女孩,他很特別,總是可以吸引我的注意,

而我跟她相處時也有一種熟悉自然的感覺,你覺得我要跟她說嗎?」

 天琅個性本來就比較老實,平常也常跟雨軒聊聊自己的煩惱,此時便很坦白的說出了他對小冷的感覺。

 

 雨軒的心情十分複雜,思索片刻才用誠懇的眼神看著天琅:

「天琅,我之前也跟你一樣有相同的問題,應該說,在今天之前,這個問題都一

直困擾著我,有個在我身邊很重要的人,原本我以為只要他會一直在我身邊,

我可以默默的守護著他就夠了。但是就因為我無法鼓起勇氣,最後那個人終究

是離我而去了。所以這次,天琅,你一定要跟她說出你的感受,或許結局不一定跟你期待的一樣,但至少你嘗試過了,而不要像我,連嘗試都沒有,最後充滿遺憾

 

「恩......我會再好好想想,謝謝你,雨軒。」

天琅看著星辰花,思索著雨軒的話還有那句柔情的花語,心中默默下了一個決定。

 

※※※

 

如果說雨軒的愛情因為大緯的死會而隨之無疾而終,那胖達的愛情則是剛發了芽卻再也沒有任何進度。

 

自在13舍便利商店第一次與小女孩邂逅後,胖達便就此認定她一定是生命中的唯一,再加上電腦因為不知名病毒的攻擊而讓他多年來搜羅的後宮佳麗付之一炬,讓他心中更加確信這都是宿命,上天一定是希望他專心專求小女孩,無論遭受多少阻難,無論小女孩的個性多麼傲嬌。

 

然而天可憐見,都已經見過兩次面,胖達竟然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小女孩的姓名或是任何有關她的背景資料,如果這是一場註定的愛情遊戲,那小女孩一定是神祕的大魔王,但是胖達卻不會因為這樣一點挫折而被打倒,自從見到小女孩的第一天起,他每天都會巡邏校園內各個有販賣可樂的地點,舉凡全家、7-11、飲料販賣機跟其他校內餐廳,因為小女孩跟他一樣愛喝可樂,所以胖達認為只要守住這些點就有機會再次遇到小女孩,當然這要假設小女孩只出現在交大校園。

 

這樣亂槍打鳥的戰術竟然還真的有效,距離胖達與小女孩上次在蘋果代理商店面相遇兩個多禮拜,胖達終於在工程五館一樓中庭的飲料販賣機前遇到魂牽夢縈的小女孩,她今天身穿黑色禮服,原本可愛的氣質又帶著一股冷豔。

 

胖達連忙捧著準備好的數罐可樂衝上前,鞠躬哈腰的跟小女孩問好:

「哈囉!我們又見面了,真是太有緣份了!」

 

 

好不容易弄到幾個銅板的小女孩本來正開心的要投可樂時,看到這個號稱是讀書人的胖子又出現時,不禁冷著一張臉,皺著眉頭看著他:

「我說你,真的懂得什麼是緣份嗎?」

 

此時的胖達根本不知道眼前這外表就跟普通小蘿莉沒有兩樣的女孩竟然就是孟婆,如果他知道孟婆的實際年齡比他的奶奶的奶奶還要大時,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我當然懂阿,相我們一次又一次的見面就是巧遇阿,正所謂我在佛前求了五百

年,求祂賜與我們一段塵緣,我上輩子一定是求了一千五百年才有了與你的三

段塵緣!」胖達捧著可樂,陶醉的看著孟婆。

 

孟婆聽了胖達這樣的唬爛,差點沒有笑出來,心想怎麼男人都一個樣,要追自己時都是這樣自以為浪漫,好似犧牲了全世界就只為了一親芳澤,當初莫再提也信誓旦旦說是為了她而放棄輪迴,如果愛情真的有這麼偉大,那為什麼自己卻從來沒有被他們打動過?或許自己看過太多生老病死,愛情就只是歲月洪流中的一粒細沙罷了,在她眼中,從來就沒有什麼東西是永恆的。

 

「那很好,你一千五百年的塵緣額度用完了,你下輩子多修個一萬年再來找我

吧!」

孟婆根本不想理眼前的胖達,冷冷說了一句就快步離去。

 

「喂等一下阿!我這邊有很多你愛喝的可樂喔!」胖達見自己浪漫無比的說詞竟然無法打動孟婆,只好望著她的背影吆喝著。

 

而孟婆實在是非常懷念可樂的滋味,聽了胖達這麼說,倒真的回過頭笑著看他:

「謝謝你介紹的可樂,只是現在我自己有錢了,不用勞駕你了!」

 

語畢,頭也不回的消失在胖達的視線當中,胖達沒想到自己奔波了兩個禮拜換來的竟然就只是這兩句話,原本沈溺在電玩中的他一直以為,天資聰穎如他,只要投入時間與努力就一定可以獲得回報,但他不知道,這世界還有很多東西是投入越多的努力卻不一定會有成果的,愛情就是最好的例子。

 

沮喪的胖達,落魄的大口喝著懷裡的可樂,如果可樂有酒精成分,那他可能早已酒精中毒,他踏著蹣跚的步伐漫無目的的在校園中走著,直到壘球場旁,眼前模模糊糊的出現了一個耳熟的攤位,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帆布旗子,上面蒼勁有利的筆跡寫著:「鐵口直斷,命緣我算」,攤位旁做著一位藍袍道士,莫再提不知道是不是錢又不夠花了,又在這裡擺起算命攤。

 

原本腦中十分混亂的胖達看到莫再提,腦中上次幫他算命的回憶頓時迴盪在腦中:

 

「那我不多耽誤你時間,我只問一句,我剛剛稍微觀測了一下你的面相,發現你兩頰飽滿,雙眼斜長,眉宇之間有股桃花之氣,推測少俠最近應該是為情所苦!」

 

「若我沒有推算錯誤,少俠不但多情,而且喜新厭舊,儘管後宮佳麗數千,仍不

滿足。」

 

「唉,正所謂物極必反,若少俠想在情路上有所善終,奉勸少俠獨善其身,裁撤

後宮,莫再貪心,否則必定後悔莫及!」

 

胖達現在想來,莫再提的一字一句都精確的算出他的命運,包括因孟婆而為情所苦,後宮佳麗因為中毒而全部消失,然而自己卻因為吝嗇於花一千元聽他更進一步的預言而落得今天的地步,實在是後悔莫及,但這老頭又再次出現,是否代表他還有機會?

 

胖達想了一下後便連跑帶跳的跑到莫再提攤位前,準備求他開示一番。

 

「大師,大師!我錯了,救救我,弟子我好苦阿!」胖達一臉激動,就差沒有下跪跟莫再提磕頭了。

 

莫再提微微一笑,右手一揮說道:「你先不用說話,讓我來為你算算!」莫再提伸出左手作勢卜了一個卦,然後意味身長的說:「上次勸少俠裁撤後宮,少俠卻不聽我的建議,如今不但後宮盡失而且連你最愛的人也將離你而去,可惜阿可惜!」

其實莫再提剛剛在就孟婆身後看了一清二楚,看到胖達這傢伙竟然是他的情敵,不禁十分惱怒,孟婆也知道莫再提就在她後面,知道他必定會出來整這個胖子,便笑著離開。

 

「神神準阿!大師快救救我,不管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胖達早已六神無主,掏出皮夾把全部的現金零錢都倒了出來。

 

莫再提橫眼冷視,看到桌上數張的千元大鈔,心想這廝還挺有錢的,上次卻連一千元都不願意拿出來,實在小氣,這種貨色也想跟我搶孟婆?哼,一邊涼快去,這次不海噱一頓我就不姓莫!

 

莫再提瞇著眼睛,一臉神祕說道:「要改變現狀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只是

 

胖達見莫再提悠哉的捻著鬍子,知道他一定有辦法,連忙大喜問道:「只是怎樣?你要我怎樣都可以一定要跟我說!」

 

只見莫再提伸出手把桌上八九千元掃進了袖子,面有難色的跟他說:「我這裡有一本獨家的把妹秘笈,要價不蜚,你這些錢還不夠

 

胖達連忙激動道:「沒關係、沒關係,還要多少,我再去領!」

 

莫再提心中大樂:「也不用這麼麻煩,本算命攤接受刷卡。」邊說邊伸出手掌上下搖晃示意胖達拿卡出來。

 

「蛤?」胖達楞在原地。

 

「懷疑阿!不爽不要買!」莫再提假裝生氣道。

 

「買買!買!當然買!這是我的卡,快拿去刷!」胖達一急,便又從皮夾中掏出有錢老爸給他的信用卡副卡。

 

莫再提接過手一看,暗自一驚,這小子還真不是普通有錢,竟然有全球發卡量不到一萬張,號稱沒有金額上限,極度稀有的黑卡,這下真的不用客氣了,連忙拿著黑卡在攤位下的讀卡機一刷,看著上面顯示的金額,這次真的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阿!

 

「好吧,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勉為奇難的把這疊珍貴的把妹武功秘笈

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夠好自為之。」莫再提把黑卡跟一疊看似老舊的書籍交給胖達,胖達看著手中看似神祕的把妹武功秘笈,連忙樂得鞠躬彎腰直跟莫再提道謝,開開心心的走了。

 

 

莫再提心中暗笑,這胖子真蠢,那把妹武功秘笈練到死都沒用,不要走火入魔就不錯了,自己真是神機妙算,絕頂聰明,越想越得意。

然而想著想著,卻想起自己不也跟這傢伙一樣,苦苦追求孟婆卻一點回應都沒有,為了她甚至還放棄輪迴,自己哪有甚麼資格笑別人,不禁一陣惆悵。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