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期中考後,天琅過了一陣平靜的生活,每天除了上課送報外,便是拿著口琴跟裝著星辰花的瓶子來到九思亭練琴,在星辰花的陪伴下,天琅練起口琴來倒也不孤單,只是進步的幅步卻不大,吹了幾個小節就要停下來修正錯誤。

 

每次天琅都會期待小冷的出現,雖然他有小冷的電話號碼,但卻不會刻意約她,天琅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或許自己就是期待與小冷那不預期的巧遇吧?

然而快半個月沒有再見到小冷,天琅十分懷念她那調皮可愛的笑臉,

今天天琅又拿著口琴跟星辰花坐在九思亭下練琴,還吹沒幾句,眼前突然一黑,

一雙溫暖的雙手罩在眼前。

 

「猜猜我是誰?」

 

天琅耳朵傳來一陣輕快活潑的聲音,一陣他期待已久的聲音,幾乎沒有任何思考,他就開心的回答:「你是...小冷!」

 

Bingo!你還在練琴嗎?」

小冷見天琅這麼快就答對,便放下雙手,開心的跳到了他眼前,今天的小冷穿著紅藍相間的蘇格蘭長裙,如往常般耀眼。

 

「不,我在等你。」關於這句話,天琅想了很久,沒有猶豫、沒有害羞,眼中只有滿滿的專注。

 

「等我?」小冷棕黑色的眼珠好奇的看著天琅。

 

「小冷,我有一些話想跟你說...

 

其實每個女孩對於戀愛都有一種第六感,有些人不準,有些人很準,其實小冷在看到石桌上的星辰花跟天琅的神情時就已經猜到了幾分,但心跳仍是漸漸的加速,期待的看著眼前這個一直都很誠實的男孩…

 

「小冷,我覺得你很特別...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可能不算很久,但是跟你相處我

  覺得很自然而且很熟悉,每次我不開心的時候你總是在身旁陪伴我,我知道我

  自己不太會講話但每次睡前我在床上閉上眼睛,我就會不自覺的想到你、想 

  到你的笑容,想到你捉弄我,想到你教我唱歌,想到你鼓勵我練琴,我不知道 

  這種感覺是不是愛情,小冷,我

 

小冷不等天琅說完,俯身近距離看著天琅,臉上掛著微笑跟兩抹紅霞,輕輕的說了一句:「傻瓜」後便閉起眼睛吻上天琅的雙唇。

 

時間彷彿在此刻停止,原本還有許多話想跟小冷說的天琅感覺心臟似乎也跟著停止跳動,他睜大眼睛看著那張與他緊緊相貼的臉蛋,修長的睫毛微微顫動,嫩白的鼻尖就貼著自己,而嘴唇上的觸感是最深刻的,如果此後有人問天琅,這世界上最柔軟的東西是甚麼,那他一定會毫不猶疑直接回答,世界上最柔軟的就是女孩的嘴唇,有著棉絮的綿密又有著溫暖熱流,原來初吻的感覺如此奇妙,看著小冷緊閉的雙眼,天琅頓時覺得自己睜著眼睛是否有點不禮貌,便跟著閉起眼睛。

 

似乎過了幾世紀那麼久,天琅才感覺嘴上那溫潤的感覺離開自己,便張開眼睛看著小冷,小冷笑得好燦爛,天琅從來沒看過她笑得這麼開心過。

 

小冷牽起天琅的手,把他拉出九思亭,把他拉進自己內心。

 

※※※

 

後來回憶起來,那段時光或許是天琅大學四年中最快樂的日子,一到假日,他與小冷總是形影不離的騎著紅野狼穿梭在新竹縣市各大景點,每次在後座小冷緊緊抱著他,衣襬隨著微風在路上飄揚,留下滿路只屬於他們倆的甜蜜痕跡。

 

在北埔老街,小冷興奮地拉著天琅品嘗具有客家風味的乾粄條與濕粄條,從沒吃過的天琅一嘗那綿密細緻的口感後直說好吃,狼吞虎嚥地吃得滿嘴粄條跟肉燥,一抬頭才發現小冷早已用相機把他逗趣的模樣拍了下來。

老街中的古道茶房旁有個日劇時期留下的銅綠色水壓幫浦,在小冷的慫恿下天琅大力的壓了幾下卻一點反應都沒有,換小冷時卻輕輕一壓就噴出嘩啦啦冰涼透人的地下水,一點反應時間都沒有的天琅被噴了滿身,小冷哈哈大笑。

 

然後他們再度騎上紅野狼,在崎頂大路上,背景是一根根二十層樓高的白色巨大風車,一片片扇葉隨著野狼機車的紅色影子轉動。

 

到了內灣薰衣草森林,滿片山谷的紫色薰衣草伴著幾朵白雲,天琅拿著風箏在草地上奔跑,顧著回頭看風箏的天琅還沒順利飛起風箏就在小冷的驚呼聲中撞到了旁邊的杉樹。

 

走在內灣吊橋時,在天琅身後小冷淘氣的突然搖動繩索,頓時吊橋嘎吱的晃著,天琅緊張地回頭想保護小冷,卻見小冷靠著圍欄一臉調皮。

 

傍晚兩人回到新竹市區,在東門圓環旁,坐在護城河畔,吃著冰淇淋看著圓環來往的人車跟東門城下的表演團體,夜晚東門城燈第一道光芒映在小冷臉上渲染出滿足的笑容。

 

一個禮拜後兩人又騎到了關西的六福村,天琅幾乎是被小冷逼著坐上那可怕的雲霄飛車笑傲飛鷹,U字型的垂直軌道讓天琅幾乎不敢張開眼睛,小冷卻是連呼過癮。

 

在橫山大山背的幾個連續一百八十度髮夾彎,小冷見到了天琅出神入化的騎車技巧,小冷帶著米白安全帽貼著天琅的臉頰觀賞那快速轉換飄移的深山景色。

 

最後他們又回到當初騎協力車的海天一線,只是這次兩人赤著腳走在緻密的沙灘上,穿著鵝黃短褲的小冷,曲線柔和的大腿筆直修長地合併在一起,中間不見一絲縫隙,雙足腳形纖秀,那肌膚雪白晶瑩,泛著溫潤的光澤,十個淡紅色的腳趾甲,像十片小小花瓣。天琅牽著她的手靜靜在沙灘上印出一串大小相間的腳印,走了幾步後,天琅摀著小冷的眼睛繼續往前,直到一處定點才放下雙手,只見遠方沙灘上用一顆顆白色石頭排列出的「I LOVE U」,小冷驚喜地看著眼前的景象,眼中泛著感動的淚光,對她來說,這樣的告白或許不是多麼特別的字語但卻是最誠懇真摯的。

 

約會了一整天兩人,雖然有點疲累,但心中卻是滿滿的幸福,小冷挽著天琅的手靠在他身上甜甜說道:「那下次……我們去司馬庫斯玩!」

 

「好阿。」對於小冷的任何要求天琅都不會拒絕,也很難拒絕。

 

即將暫時分離的兩人意猶未盡的走在回女二的路上遇到了剛吃完晚餐的雨軒跟胖達。

 

胖達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樣一個耀眼動人的女生竟然就摟著天琅,滿臉甜蜜。

 

「洪…洪天琅…!?」胖達心想一定是自己看錯了,這麼漂亮的女生怎麼可能會跟這阿呆在一起,然而面前這男生看到胖達後便一如往常熱情的跟他打招呼:

「喔,你們兩個剛吃完飯嗎?來,小冷我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室友雨軒跟胖

 達,這是我女友小冷。」在一起也快一個月了,天琅不避諱的把小冷介紹給室友認識。

 

 

「你們好!」

小冷自在地跟這兩個天琅室友打招呼,相較於胖達的驚訝,雨軒想起上次天琅跟他對話的內容,心中便有了底,馬上也禮貌的笑著:「你好!」邊說還邊跟天琅比著一個「Good Job!」的手勢。

 

看到雨軒的手勢,天琅會過意後有點不好意思道:「那我先送小冷回女二囉,掰掰!」

 

「阿…現在是甚麼情形?」胖達一臉呆滯的看著天琅與小冷的背影。

雨軒心中倒是替天琅高興:「怎樣,忌妒嗎?」

 

胖達搖著頭,長長一嘆:「唉…人帥真好!」

 

※※※

 

因為連續幾個假日都騎著紅野狼往外跑,小冷顧慮到因為油錢跟一些景點的花費,天琅荷包日漸消瘦,這個禮拜日便約了他在思園散步就好,對小冷來說雖然在外面遊玩有許多樂趣,但只要天琅在身邊,到哪裡都是一樣快樂的。

 

兩人走在思園的魚池旁,池水清澈,流水娟娟,許多家長帶來的小孩正雀躍的餵著五彩繽紛的各種鯉魚。

 

「昨天你室友看起來好好玩喔!」小冷想起昨天跟天琅在女二前遇到的胖達,渾圓碩大的肚子好似一隻熊貓。

「呵呵,你說胖達嗎,他根本是個交大傳奇,他超好笑的,上次他急急忙忙的跑

  來跟我說雨軒不見了,結果竟然是」正當天琅想跟他說上次胖達把他騙去竹湖的經過時,小冷興奮的指著旁邊的池子說道:

「天琅、天琅!你看那邊好多小孩子在餵魚耶,我們也去餵好不好?」

 

「好阿!」

 

「耶,那我去買魚飼料,你幫我拿一下包包。」小冷把手中的粉紅水餃包包交給天琅後便開心的跑向魚飼料販賣機。

 

 

當天琅正拿著包包,欣賞著小冷婀娜多姿的背影時,一群追逐嬉戲的小孩從背後不小心撞到了天琅,趴的一聲把小冷的水餃包撞到地上,裡面的東西散了一地。

 

「哥哥對不起。」撞到天琅的小男孩怯生生的看著他。

「沒關係、沒關係,你有沒有受傷?」天琅關心的看著小男孩。

「沒沒有。」

「那你趕快回去吧,你看你的同伴都在等你噢!」天琅指著魚池旁的其他小孩。

「恩,謝謝哥哥,哥哥掰掰!」

 

天琅在背後靜靜的看著,心想其實許多時候小冷就像小孩子一樣,古靈精怪般令人莞爾,邊想邊蹲下身收拾從水餃包掉落出的物品,天琅赫然發現有本可愛的小日記本,他不是哪種會主動去偷看別人隱私的人,但此時掉落在地上的日記本正攤開著,本子上寫的內容吸引令天琅一愣,上面清秀的筆跡依序寫著:

 

 

125  今天跟天琅去北埔老街,天琅吃粄條的樣子好好笑,還被水壓幫

            浦噴濕了!

  126 天琅放風箏竟然不小心撞到樹,好呆傍晚在東門城一起吃冰,感

            覺好幸福。

 

  1212 哈哈,天琅竟然不敢做笑傲飛鷹!

      下午天琅帶我去南寮海邊,排了一個好大的愛心送給我。

                                                                   」

天琅心想,原來是小冷的日記,竟然每次都把出去玩的內容記錄下來,真是細心,此時一張原本夾在日記本的泛黃紙片掉落在腳下,他好奇的撿起一看,紙上粗糙的幾段線條勾勒出一個地圖,定神一看,這地圖描寫的竟然正是交大校園,上面還有幾句不像是小冷的方正筆跡寫的註解,天琅順手把日記本放回小冷包包,看著紙片喃喃自語:

「一切之起源在於九思亭?就是這裡阿!」

 

看到地圖上簡陋筆觸所勾勒出的九思亭,天琅轉頭一看,真實的九思亭就坐落在他身後。

 

「尋著路徑走,就會到達終點幸福的所在?」

 

天琅手指順著地圖上的路徑,慢慢移動到上面一點紅點,只寫著「幸福的所在」,卻看不出是在交大的何處,正當他一臉納悶時,小冷已經買好魚飼料回來,天琅一看來不及把地圖夾回日記本,連忙順手把地圖放進口袋。

 

 

「我買好囉,一起來餵吧!」小冷開心地抬起手中的飼料

喔!」

天琅跑向小冷,心中卻想著那張奇怪的地圖,究竟代表的是甚麼意思呢?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