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接下來的幾天,天琅一如往常的生活著,正常上課、送報,但他卻總是會隱隱約約覺得心中似乎少了一塊很重要的拼圖,但認真去想時卻連一點線索都想不起來,只能惆悵的走在校園裡,看著來來往往的學生,希望能夠得到一點線索。

 

今天的他送完報紙後,並沒有馬上騎回交大,而是把紅野狼停在高級社區旁,一個人做在公園裡的椅子發呆。

 

而已經連續幾天在這裡擺攤賺到不少捐獻的莫在提,此刻也正帶著行李準備再次在這裡擺攤,攤子還沒擺卻看到了一臉呆滯的洪天琅,心中一個念頭閃過,便走了過去說道:

「喔,這不是天琅嗎?怎麼自己一個在這發呆阿?」

 

天琅奇怪的看著眼前的道袍老人,想了想後說:

「阿?請問你是?」

 

「不會吧,又忘啦,你不是已經喝了」莫再提想起前些日子他最後決定還是把孟婆湯交給小冷,所以理論上現在的他應該早已喝下孟婆湯而想起全部的記憶了阿。

 

莫再提陷入苦思,心想可能是在人世間,孟婆湯的藥效沒有那麼快吧,便繼續說道:

「年輕人,甚麼事情讓你這樣悶悶不樂呢?」這次,莫再提並不是想要賺錢,而是真心想要開導一下這個迷惘的男孩。

 

「阿?甚麼?你說我嗎?」天琅納悶的看著莫再提,心想為什麼他知道自己有心事,就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何悶悶不樂,難道這個老人會知道嗎?

 

「對阿,不如這樣,我幫你卜個卦,看看你未來的走向怎樣?」莫再提伸出左手,淡然的看著他,天琅盤算反正沒事,給他算算也好,便點頭答應了。

 

「那你先說說看你最近遇到甚麼事情,有甚麼跡象?」

 

「我…最近突然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掏空似的,失去了重心,就好像行屍走肉,

但是又不知道是為什麼…」

天琅認真的想把自己的狀況解釋給老人聽,但這種感覺時在太抽象了,只能描述出一個大概。

 

莫再提聽完後假裝若有所思的卜了一個卦,看看卦象想了一下後道:

「唉,緣起緣滅自有常理,時辰到了你自然會明白,世人都以為命運掌握在自己

手上,但更多時候我們只能等。」

 

天琅抬起頭,看著莫再提,心中卻仍然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意思,莫再提見天琅這個樣子,心中也是一陣嘆息,不忍再看,轉身便欲離開。

 

「等一下,先生…」天琅想把莫再提喚住再問個清楚,但這次莫再提卻再也沒有回頭,只能隱約聽到他滄桑的歌聲: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

我的故鄉在遠方

為什麼流浪

流浪遠方

流浪~

 

 

※※※

 

物換星移,歲月並不會因為人的猶豫或遲躇而有任何一絲停歇,時間來到2010年的二月底,一年一度的梅竹賽正如火如荼的在交大體育館展開,梅竹開幕第一天就是眾所矚目的男子籃球比賽,天琅跟胖達正坐在觀眾席上拿著加油棒瘋狂的嘶吼著,清交兩邊的火力班跟啦啦隊互相叫囂,整個體育館的屋頂都快要被掀了起來。

 

天琅跟胖達不知道徐雨軒是哪根筋不對,竟然私底下跑去參加了交大校籃選秀,更意想不到的是,竟然真的被教練選為後衛,而今天胖達與天琅兩人正是來替他第一次上場比賽加油,平時最愛跟他鬥嘴的胖達此時也扯開喉嚨大聲替雨軒加油:「雨軒、雨軒,衝衝衝!雨軒、雨軒,三分球!」

 

只見場上十名選手,清交兩校分別穿著黑白兩種球衣,雨軒正面帶微笑的站在場上,雙手擺出最完美的防禦手勢,而他眼前防守的這名球員,竟然就是他的高中同學廖大緯。

 

「雨軒,真有你的,我只是隨口說說,結果你竟然真的進了校隊!上次我們還在

交大打一對一鬥牛,現在竟然是在梅竹賽上相見。」因為場邊如雷灌耳的加油

聲,大緯幾乎是用吼的才能讓雨軒聽到。

 

經過幾個月密集訓練的雨軒,現在身材看起來沒有以前那般瘦弱,眼神中更散發出以前所沒有的自信吼了回去:

「開玩笑,你都跟我下戰帖了我能不來嗎?」

 

雨軒轉動著身體防止大緯接到隊友的傳球,大緯不甘示弱的說:「可惜我已經答應我女朋友,一定要贏下這場比賽,這次我不會放水的!」

 

「好阿,這次我也不會輸給你!」

 

啪的一聲,雨軒笑著從大緯手上把本來要傳給他的球攔截,一個轉身奔向對方籃框,此刻場邊交大學生頓時沸騰起來,大聲替他加油,胖達更是扯著旁邊不認識的交大同學得意說道:「看到沒有,那是我室友,他最Man了!衝阿,雨軒!殺暴清華!衝阿!」

 

雨軒幾個箭步來到三分線上,他沒有任何猶豫,在對方都來不及有任何反應時,跳起出手,球從三分線上以完美的拋物線射出,在空中的雨軒心想:

「大緯,我想通了,或許我終究無法跟你成為情侶,但現在充滿信心的我下次一

定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這次,我不會再看著你的背影了。」

 

幾秒過後,交大同學響起如雷的歡呼,三分球進,而且是個漂亮的空心。

 

 

※※※

 

「靠,雨軒你真的太屌了,今天光是你的外線就得了快二十分!」胖達激動的拍著滿身是汗卻笑得十分開懷的雨軒。

 

「對阿,如果有MVP獎項的話,那得獎的人一定是你。」在旁的天琅也替雨軒感到開心。

 

「沒有啦,是隊友一直傳球給我,我才能夠

 

而當雨軒話正講到一半時,胖達不知道是看到什麼人,竟然就不發一語,往外衝出去。

 

原來已經將近三個月沒有再見到孟婆的胖達,已經放棄了任何希望,但就在梅竹籃球賽結束,交大以一分之差打被清華,他正開心的跟雨軒和天琅走出體育館是,卻看到體育館外的飲料販賣機站著一個身穿紅色洋裝的小女孩,而這人正是孟婆,胖達揉揉自己眼睛,便向她衝了過去。

 

投完可樂正要離開的孟婆看到又是這個胖子,這次倒也有點無奈:

「你不是說只修了一千五百年的塵緣嗎,你怎麼又跑來了?」

 

「呼小妹妹,大哥哥我….」從門口狂奔而來的胖達雙手撐在膝蓋上,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還好孟婆並沒有像之前一樣馬上離開。

 

「大哥哥我很喜歡你,雖然你還小但是請你一定至少要跟大哥哥

我做個朋友」原本總是由嘴滑舌愛打嘴砲的胖達,循著如來神掌定禪的口訣每天打坐後,終於領悟到,要追求真摯的愛情,把話的講得天花亂墜是沒有用得,不如試著把內心的想法誠實的說給對方聽。

 

 

孟婆今天似乎心情比較好,想了一下,微笑說道:

「我跟你說,我一點都不小,你連當我孫子的年紀都不夠,凡事是不能只看外表

的,你還是別傻了!」

說完便拿著冰涼的可樂消失在人群當中,留下飲料機前又喘又累又難過的胖達。

 

「嗚、嗚這麼會這樣,我以為我已經練成把妹神功了耶」胖達傷心地捶著販賣機,此時雨軒跟天琅才從後方跟上。

 

「胖達你怎麼了怎麼臉紅成這樣?」雨軒關心的問著。

 

「雨軒我失戀了!我太傷心了終究還是一場空!」胖達難過的說著,而在旁看到他因為孟婆而傷心欲絕的模樣,讓天琅這幾個月來較為減緩的空虛感又再次浮上心頭。

 

雨軒看到胖達也有這樣的一天,連忙拍拍他的背安慰道:「胖達你不要難過啦愛情本來就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而且初戀這種東西有的時候只是你單相思,對方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覺呢!覺得難過痛哭一場就好,你不是最自豪自己的條件了嗎?」

 

胖達想了想後,點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那個小女孩實在太不知好歹了,我三番兩次的對她示好,她不領情就算了,竟然還說我連當她孫子都不夠格,現在小孩子的教育真是越來越差了!」

 

雨軒見胖達似乎很快就回復了大半精神,便開心的說:「那你就不要再想了,今天為了慶祝我在籃球賽上的精采表現,我請你們兩個去吃燒烤如何?」

 

「喔喔喔喔喔!燒烤吃到飽!好阿!我就知道雨軒你人最好了!」一聽到有東西吃,胖達精神為之一振。

 

於是三人便在體育館湧出的眾多觀眾中,走向車棚,然而此時的天琅看著開心的兩個室友,心中那股寂寞的感覺卻又更重了。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