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夜晚的竹湖比起白天冷清了許多,或許是今年的秋天不顧溫室效應的反對,來得特別早,新竹冷颼颼的寒風把學生都困在寢室裡,除了湖中幾隻鴨子偶爾傳來的划水聲跟秋風掃落葉時斯斯的刮地聲,竹湖可以說是一片寂靜,然而就在鐵鍊圍繞的湖岸上有個拿著手電筒的人影彎著腰獨自搜索著滿佈落葉的草地,LED燈發出的白色光芒從遠方看來格外顯眼。

 

而這人正是今天生日被丟入竹湖的苦主洪天琅,在與室友嬉鬧了一整天後,正當他帶著疲勞身軀爬上床鋪,要用手機設定明天的鬧鐘時,才赫然發現陪伴自己大學兩年的手機竟然不見了,翻遍了整間寢室都不見蹤影,天琅這才想起一定是今天丟湖時慌亂之中手機掉到了竹湖旁的草地,連忙隨手拿起一件外套跟手電筒,就匆匆跑到竹湖來尋找手機。

 

「奇怪了我記得今天是在這裡被胖達他們抓住的阿,如果不是掉在這裡,那該

不會

 

在尋找了大半個小時後,天琅仍然是一無所獲,他不禁絕望的看著黯淡的湖面,如果當初手機不是掉在岸上,那一定就是丟湖時跟著他一起墜入湖中了,雖然那隻手機不是什麼昂貴的機型,但那是天琅上大學時奶奶送他的大學禮物,對他來說別具意義,而且如果買新的那又是一筆錢,這對於把全部薪水都投資在紅野狼身上的他的確是個負擔。

 

正當天琅望著靜謐的湖面發呆,思索著買一支新手機要多送幾份報紙才夠時,身旁一股輕柔的聲音又重新喚起了他的注意力。

 

「同學,你在找的是這隻手機嗎?」

 

天琅好奇的轉過頭,發現身旁站著一位身穿粉綠色長裙的女生,可愛的白色雪帽下是清秀的鵝蛋臉,兩個水靈的眼睛帶著笑意眨呀眨著,湖畔旁橙黃的路燈灑在白皙的皮膚上更顯嬌嫩,一頭長髮隨著冷風微微飄逸,天琅頓時看呆了,在寂靜無人的竹湖旁,天琅眼中出現的赫然就是一幅美景,一幅活的美景。

 

「這是我今天下午在這裡撿到的,我看你一人拿著手電筒不知道在這裡找什麼,

想說你是不是在找這隻手機。」

 

女孩似乎也發現了天琅對於她的出現還沒有馬上反應過來,微笑著拿著一支手機在天琅眼前晃了晃,天琅這才回過神來,只見女孩手中那隻斑駁老舊的藍色Nokia正是他的手機,連忙開心的說道

「對、對、對,這就是我的手機,我還以為是掉到湖裡了,真是太感激你了!」

天琅從女孩手上接過手機,一顆著急的心這才放下,能夠省下這樣一筆額外的開銷天琅是非常開心的。

 

「還好啦,我也是剛好經過這裡,只是你怎麼會把手機弄丟在這個地方阿?」

女孩見天琅手機失而復得如此開心,不禁好奇為什麼他會把手機弄丟在這麼偏僻的地方。

 

還不就是我那群損友,說啥生日要慶祝就把我引到這裡丟湖!一群人手

 腳亂中就把我的手機弄掉了,你看,這裡就是我被丟湖的地方。」

天琅邊說邊指著地上幾縷今天從竹湖起來時帶起來的水草,只是經過一整天的曝曬後,水草早就乾了。

 

「噢,今天是你生日阿?」女孩新奇的看著天琅。

 

「對阿,今天是我20歲的生日」天琅不好意思的抓著頭,心想都已經成年了還忘東忘西,早上送報紙差點弄丟安全帽,下午又弄丟手機,實在粗心的很。

 

「哇,20歲生日被丟湖,好青春喔!」女孩眼中閃過一絲憧憬,其實她對於這多年流傳在交大的丟湖慶生傳統感到十分有興趣,一方面是自己從來沒有參與過,另一方面是在交大被丟湖的一直都是男生,從來沒聽說過有哪個女生被丟,畢竟在交大的女生大家呵護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被丟。

 

丟人的當然青春阿,被丟的就慘了,你知道嗎,竹湖超臭的!都不知道多久

 沒清了,數十年的精華累積,我到現在身上都還是那個味道」天琅說到一半

才想起要是身上的那股「湖臭」如果讓面前這位女生聞到那就尷尬了,連忙向後退了兩步,但是天琅忘記自己正站在湖畔,轉身跟女孩聊天後,身體正背對著竹湖,退了一步正好碰到湖邊圍欄的鐵鍊,再退一步整個身體就以鐵鍊為支點整個重心往後偏移,等到天琅發覺時早已經來不及,視線隨著重心從眼前的女孩慢慢擴展為星空閃爍的夜空。

 

「天琅小心!」

 

天琅耳邊響起女孩關切的叫聲,在這個瞬間,他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為何女孩知道他的名字,看著天空皎潔渾圓的月亮,天琅心想:「靠!不會吧,我又要掉下去了?」

 

就在天琅準備閉上眼睛接受事實時,他感覺到一雙溫潤的手掌抓住他的右臂,原來女孩反應很快,及時向前抓住了天琅,只是此刻天琅身體傾斜,除了雙腳還輕輕點在地上,整個人幾乎就貼在湖面之上,女孩雖然使盡全力,卻也支撐不住地心引力的拉扯,天琅的手臂慢慢的從女孩手中滑出,距離掉落湖中只是幾秒鐘後的事。

 

「手機、手機!」就在女孩抓著天琅的手臂滑落到手掌時,女孩著急的看著天琅,天琅一愣才發現右手拿著的手機,連忙了解女孩的意思,再一次掉入湖中已經很蠢了,如果這次還握著手機掉進去那就是雪上加霜了,他連忙鬆手讓手機落在女孩手上,而自己則是噗通一聲掉入水中。

 

在湖中的這幾秒,天琅心想乾脆不要浮起來算了,因為實在太丟臉了,嘴巴才在說今天被丟湖,結果過沒幾秒鐘自己又掉下去了,然而古典力學總是無法使人如願,剛被地心引力捉弄而落水的他此刻又被隨之而來的浮力拉起,一臉狼狽的天琅在湖中看著岸上驚恐未定的女孩。

 

「你看,丟湖就是這麼回事,有很青春嗎?」天琅想起剛剛女孩一臉好奇的詢問丟湖是怎麼回事,對照現在自己的慘樣,不禁調侃了自己起來。

 

而女孩手中拿著手機,還沒有從驚嚇中回復過來,看到從湖中浮起的天琅說了這樣一句滑稽的話,隨即噗哧一聲大聲笑了起來。

 

「哈哈,青春、青春,好青春!」女孩靠著湖旁的路燈,邊笑邊拍手,笑到眼淚都快流了出來。

 

天琅看女孩笑的如此開心,好似湖邊一朵綻放的玫瑰,頓時覺得自己落湖似乎也不是甚麼壞事,如果每次跳竹湖都有這樣一位佳人在湖邊笑著看他,那多跳幾次也甘願,這不禁讓他想起詩經中「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中要追求窈窕淑女的男子莫非跟他一樣都是位落水君子?

 

正所謂一回生、二回熟,天琅這次倒是很俐落的爬上竹湖,女孩仍是樂不可之的看著他。

 

「怎麼,我掉到湖中有有這麼好笑阿?」天琅有點無奈的看著眼前這如花似玉的女生,心想如果回寢室跟胖達說他今天遇到如此一位正妹一定又會被他笑說是在幻想。

 

 

「你真的好好玩,我在想阿,你該不會是聽到我說丟湖很青春所以才自願示範一

 次給我看的吧?」女孩做在路燈旁的椅子,輕側著臉饒富興致的看著天琅。

 

「怎怎麼可能,我是想到我今天被丟湖所以身上有一股湖水的臭味,怕被你聞

  到不好意思所以想說離你遠點結果

天琅低頭看著今天晚上才剛換上的衣服現在又濕透了,心想結果是現在又更臭了!

 

「哎呀不要難過麻,至少你的手機救到啦!」女孩想要安慰天琅幾句,不過看得出來她還是很想笑。

 

「也是啦,如果你沒提醒我,我就要損失一隻手機了」其實看到女孩笑得這麼開心,樂觀的天琅早就不難過了,現在又想起手機也沒事,頓時有一種賺到了的感覺。

 

「不過剛剛看到你手機快掉下去,讓我想到很久以前金斧銀斧的故事。」

 

「金斧銀斧的故事?」天琅不解的看著女孩。

 

「就是阿,很久以前有位樵夫把他賴以為生的斧頭不小心丟到了湖裡,結果湖裡浮出了一位女神問他,你掉的是這把金斧,還是這把銀斧?誠實的樵夫就回答說都不是,他掉的是普通的木斧,女神因為他的誠實所以把三把斧頭都送給了他。」

女孩一雙調皮的眼珠子看著天琅的手機,粉嫩剔透的食指輕輕在螢幕上劃過,天琅卻不知道這樣一個每個人都聽過的故事跟他的手機有甚麼關聯。

 

「嘿嘿所以剛剛我就在想阿,如果你的手機掉到湖裡,搞不好竹湖裡也有一個女神,浮起來拿著兩隻手機,問你掉的是這隻時尚的i-Phone還是這隻尊貴的HTC…如果這樣你要怎麼回答?」

 

天琅沒有想到女孩竟然有這樣天馬行空的想法,不過如果是他的話,當然是誠實的跟女神說掉的是陽春的Nokia

 

「恩當然是跟他說我掉的是Nokia阿!」

 

「因為這樣你才可以拿到另外兩隻手機對吧?」

女孩狡猾的看著天琅。

 

「不是,是因為我真的掉的手機就是Nokia…i-PhoneHTC我又不會用

天琅想起這兩隻旗艦級手機胖達都有,整天看他肥胖的手指在螢幕上劃來劃去,天琅也不覺得有哪裡新奇,如果真的遇到女神拿這兩隻手機浮起來他一定會直覺想到是胖達玩膩亂丟進湖裡做資源回收。

 

「噢,可是不管怎樣你就是會拿到三隻手機阿,那你怎麼辦?」

 

「這樣阿那的確是有點麻煩阿!我想到了!」天琅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甚麼絕妙的好點子,女孩好奇的看著他。

 

「我就拿起自己的手機,然後剩下兩隻

 

「恩,剩下兩隻怎麼樣,賣掉嗎?」

 

「剩下兩隻丟回湖裡阿!物歸原主麻!」天琅理所當然的說著。

 

「甚麼?丟回去?那可是i-PhoneHTC耶,丟回去多可惜?」

 

「可是我本來就只有Nokia阿,我又沒有損失。」

 

女孩看著天琅正經八百的樣子,仔細想想他說的也沒有錯,但正常人誰會想到這個答案呢?

 

「所以你的手機掉的湖裡的話你不會期待有女神囉?」

 

「當然不會阿,如果真的掉進去我倒是比較期待手機不要壞掉

 

……你不期待有奇蹟嗎?」女孩若有所思的看著天琅。

 

「手機如果掉到湖裡沒壞就是奇蹟啦!」

 

…………」女孩不發一語。

 

「怎麼了?」天琅看著女孩奇怪的表情,心想該不會自己說錯了什麼話讓他不開心了?

 

「哈哈,你真的很好玩耶!」女孩再度笑了出來。

 

「蛤,會嗎?不過今天這樣兩次掉進湖裡倒是讓我覺得竹湖實在是個危險的地方,我以後還是少來為妙」天琅現在看到竹湖詭譎多變的湖面就會有股隨時會被它拉進去的錯覺,這實在不是什麼美好的經驗。

 

「不會阿,我覺得竹湖這裡很棒耶,閉上雙眼,冰涼的秋風從耳邊吹過,深深的

吸一口氣,原本擾人煩亂的世界就會頓時變得清晰起來!」女孩邊說邊瞇起眼睛,深吸了一口,滿臉陶醉的沐浴在月光下。

 

「呼,好舒服,你也來試試看吧!」女孩張開眼睛,似乎在竹湖畔深呼吸真的有效,她的雙眼此時更加的水汪。

 

「喔好阿。」

 

天琅在女孩的慫恿下,嘗試性的閉上眼睛,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夜晚的竹湖除了湖水的鹹味還帶點秋天葉子枯黃的香味,仔細品嚐也別有一番滋味,然而等到天琅良久後張開雙眼,卻發現不知道何時女孩已經離開了,原本兩人剛剛還在湖畔嬉鬧的光景轉眼便消逝在月光與路燈昏黃的光線中,徒留他一人站在岸上望著諾大無聲的湖面。

 

天琅拿起放在椅子上的手機,想起剛剛的經過,莫非這是幻覺?但女孩甜蜜的微笑已經深深的烙印在心裡,閉上眼睛就能看見,天琅看著全身濕透的水漬。

 

「嗯,至少我可以確定我再次掉入湖裡是真的。」正當天琅這樣想時,手中的手機震動了一下,螢幕上顯示收到一封新簡訊。

 

天琅下意識的點開了簡訊,才發現竟然是女孩傳給他的訊息:

 

傻瓜,下次別再弄丟手機啦!

 小冷

 

P.S. 噢對了,生日快樂:)           

 

天琅看著小小的手機螢幕,頓時才驚覺剛剛的這一切都是真的,只是女孩的笑顏跟天馬行空的對話讓他有種奇妙而夢幻的錯覺,此時再度吹來一股寒風,全身是水的天琅不禁打起了冷顫,而手中的Nokia此時還留有一絲女孩留下的餘溫。

 

「原來,妳的名字叫小冷阿

名字叫小冷,天琅心中卻升起一股暖流。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