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這陣子胖達心裡十分不平衡,時常會想著,自己比起其他男生,那可是出色得一表人才、風流倜儻,而且自己又多金單身,雖然身材是比較圓了一點,但是按照自己的條件,沒有理由其他人把得到正妹,自己卻只能品嘗寂寞,再次想起孟婆那可愛又冷豔的臉龐,一股慾火由然而生。

 

他便下定決心,起了一個大早,翻開莫再提賣給他的那疊把妹武功秘笈,看了第一頁的口訣後,煞有其事的在寢室地板上打坐起來。

 

良久,雨軒也起床準備,正去刷牙洗臉,看到胖達坐在地板上,不由得啞然失笑:

「你這天兵,又在幹嘛阿?」

 

然而胖達繼續緊閉雙眼,絲毫不理會雨軒的聲音,雨軒見狀心想,糟了,這傢伙該不會是A片看太多,精盡人亡,就此圓寂了吧?便蹲下大力的搖著胖達:

「喂,胖達!胖達!」

 

被搖得受不了的胖達這才開眼罵道:「唉呦不要打擾我啦,我在入定!」

 

「入定?你是吃錯藥囉?」雨軒看著這天兵室友,心想他平常宅在虛擬世界就算了,現在竟然還真的練起功來,就憑他這樣子莫非也想斬妖除魔。

 

胖達見雨軒一臉質疑,便拿起身旁的把妹武功秘笈,興奮的跟他說:

「你是我室友我才跟你說,你不要出去亂講喔,我上個月在交大,遇到活神仙了!」

 

「活神仙?」

 

「對,就是一個仙風道骨的老人,上個月我又被小女孩甩在一旁,落魄的在校園走著時,他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說我頭骨特異、天賦異稟,機緣難得,是個把妹奇才,因此才特地把他的絕世密技用……用很優惠的價格賣給我,我真是賺到了,不久的將來我就可以稱霸情場啦,哈哈哈!」胖達心想雖然後來老爸打電話來罵他怎麼花這麼多錢,但他相信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喂,等等等等,他說你頭骨特異、天賦異稟?」

雨軒無奈的看著胖達,伸手摸了摸他那圓滾滾的腦袋瓜,除了多了點肉,根本就跟一般人沒兩樣,笑道:

「阿是哪裡頭骨特異了,我看你是被騙錢了吧!」

 

「哎呀,你這凡人不會懂啦!不如這樣,你一起來跟我練練看,體悟一下愛情遊

 戲的博大精深!我這裡有好多本秘笈,你看這本精美的葵花寶典說得多好,欲

 練此功,必先自宮…我第一次看到,就覺得這本很適合你,一點損失都沒有

 阿!」胖達得意的指著手中的秘笈說道。

 

「…你再說一次!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從八樓丟下去!」雨軒聽到胖達又在拐彎抹角罵他娘炮,不禁生氣的瞪著他。

 

「唉呦生甚麼氣啦!開個玩笑也不行,真沒幽默感…那不然我們換另外一本

  練…」

胖達又拿起另外一本黝黑封皮的秘笈說道:

「我剛剛在練的就是這本─如來神掌!你看它上面寫著:如來神掌乃是萬中唯一  

 的情場絕學,一成功力便能讓女子產生好感,三成功力便能讓女子自願獻身,

 十成功力將與天下男子為敵!正所謂無聲勝有聲、無情勝有情,欲練如來神掌

 者,必先體悟佛道,佛道入門不二法則乃為定禪。所以一開始我們就要開始打

 坐來體悟佛道。」

胖達說完又自顧自的繼續打坐。

 

「唉神經病!」雨軒懶得聽胖達繼續瞎掰,回到桌上拿起牙刷毛巾,此時剛送完報紙的天琅回到寢室,見到胖達坐在地上,也不解問道:

「咦?胖達你怎麼坐在地上?」

 

雨軒連忙跟他解釋:

「喔,沒有啦!就胖達這傢伙說買到啥絕世密技,說要入定對了,你前兩天去

  哪阿?怎麼都沒看到你?」

 

「我?我跟小冷出去約會阿!」天琅不加多想的回答。

 

 

「約會?小冷?小冷是誰啊?」雨軒一臉問號的看著他

 

 

「哎呀,雨軒你記性也不怎麼樣嘛,小冷是我女朋友啊,上次不是有跟你說嗎?」

天琅心想雨軒這麼細心竟也會忘記小冷的名字。

 

「女朋友!?」雨軒瞪大眼睛,思索他口中的女朋友會不會跟胖達一樣是某個電玩女主角還是他最愛的那台紅野狼,可是又覺得不對,紅野狼就是紅野狼,沒聽過天琅叫它小冷過阿。

 

天琅理所當然的點頭:「恩阿,女朋友阿。」

 

「你有女朋友!?」雨軒仍是不解的看著天琅。

 

「哎呦,你是怎麼了,之前你跟胖達在女二的時候不是都有看到嗎?」

天琅心想,看來健忘大王的封號要換人了。

 

雨軒搖著頭又搖了搖胖達:

「喂,胖達胖達,天琅這傢伙跟你一樣在發神經,竟說說他有女朋友,還說我們

 有看過,你有印象嗎?」

其實雨軒心中早已確定自己根本沒看過天琅的女朋友,不然自己怎麼可能會忘記,而胖達仍然在專心的入定著,雨軒又大力搖了幾下,胖達才突然張開雙眼,打起一套口訣中的如來神掌。

 

「喔喔喔!妖孽你在哪裡!看老僧我如何收拾你!喝!喝!喝!」

然而這看似華麗的拳法卻一點用都沒有,雨軒跟天琅無言的看著他。

 

雨軒道:「胖達你……又在搞什麼鬼阿?」

 

「我在驅邪阿!」胖達認真道。

 

「好了不要玩了,我問你,天琅剛剛說他有女朋友,你有印象嗎?」雨軒懷疑的問著胖達。

胖達一聽,滿臉嘲笑的看著天琅:

「天琅大哥你該不會是做春夢吧?雖然我知道你很羨慕我有一個這樣身材嬌小個性又傲嬌的小女孩,但是如果因為這樣就整天幻想是不會成真的啦!」

 

 

 

 

「……怎麼這樣,上次你們明明就還有跟我打招呼阿!」

天琅驚訝的看著兩個室友。

 

 

雨軒也面有難色的拍著天琅肩膀:

「天琅你上次在竹湖時不是才跟我說過,只要認真追求,遲早會獲得幸福的!所

  謂愛情,是要不怕受傷、親身實踐的…如果只會幻想是不會有幸福的…」

 

「…你們很不夠意思耶!…算了!不想理你們…」

天琅發現竟然連雨軒也不願意祝福他,一陣苦惱,甩門而出。

 

※※※

 

「好的各位同學,現在我們來發上次電子學期中考的考券

 

台上的教授正在發上次電子學期中考考卷,坐在台下的天琅卻根本沒在聽,心中一直反覆思考剛才室友的反應,胖達亂打嘴炮就算了,怎麼連雨軒也不願意承認有見過小冷呢?還是說他們是真的忘記?可是雨軒不像是會忘記這種事情的人阿

 

大家考的還不錯,要保持下去,徐雨軒,92……李振達,76……

咳!咳!洪天琅…2分!怎麼搞的…有沒有在唸書阿…其他同學可以先走了…你留下來!」

 

教授發完考卷後,把天琅留在位置上,考得極爛的他根本不好意思抬頭看教授。

 

「唉,我說天琅,你這樣不行阿,忘東忘西的,考這個成績能看嗎?你這樣怎麼

 還敢說自己是交大電子的學生?電子學可是我們系的招牌耶!」教授溫和的念著天琅,天琅只好連忙道歉:

「喔,教授對不起,我上次沒有準備好,下次我會努力的…」

 

「幹嘛一直低著頭呢,抬頭看看教授嘛!」教授皺著眉頭。

 

「喔

 

天琅抬頭看著電子學教授,四目相交,教授年邁的面容正神祕的看著他。

「怎樣?有沒有覺得教授很眼熟嗎?」

 

 

「蛤……?」天琅根本不懂教授這句話的意思,只覺得教授就跟平常沒甚麼兩樣阿。

 

……唉」教授見天琅一臉迷惘,把黏在臉上的人皮面具撕下,露出蒼白的鬍子跟兩道白眉,拿起天師帽戴上,天琅這才赫然發現他竟然就是莫再提。

 

「啊!你就是那個算命師!還有上次那個賣孟婆湯的直銷也是你!」天琅驚訝地看著莫再提,心想他竟然就是自己的電子學教授,但怎麼從來就沒發現,是上課太不認真嗎?

 

莫再提不禁搖頭:「你真的不是普通的蠢耶,我教了你快半學期的電子學,結果光聽聲音你還認不得我

 

「沒辦法嘛老人的聲音聽起來都差不多阿」天琅抿著嘴唇說道。

 

算了,不跟你一般見識,我只是想提醒你,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

  枝,要珍惜眼前人,把握幸福啊!我先走啦!期末電子學記得要念蛤!」

莫再提大手一揮轉身離去。

 

 

天琅見這既是算命師又是直銷、教授的百變老人丟下這樣莫名其妙的幾句話就要走,連忙把他叫住:

「喂等一下喂,算命的!喂!」

 

莫再提再度皺著眉頭轉身道:

「什麼算命的,我可是有名有姓,放尊重點!」

他心想,我好歹也是個長輩,被你這樣呼來叫去成何體統?

 

天琅一愣,只好配合著他,雙手合十問著:

「那請問前輩貴姓,如何稱呼呢?」

 

莫再提看著天琅那樣子,心中又充滿其他思緒道:

「唉莫再提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天琅根本不知道莫再提就真的叫莫再提,還以為他終究不願透露自己的真實身分,只好坐在原地思考他所說的,珍惜眼前人?這指的應該就是小冷吧,那何謂把握幸福?他一直認為自己很珍惜小冷也很享受跟她在一起的時光阿,應該算是有好好把握幸福才對,良久,天琅才突然想起上次從小冷日記本中掉落出的地圖,便把手伸進口袋,發現那張地圖還好端端的在那裏,連忙掏出來一看。

 

天琅看著地圖上的紅色終點,似乎領悟出甚麼的說:

「原來如此,幸福的所在阿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