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九思亭下,小冷正悠哉的等著天琅,難得天琅主動約他出來,不知道有甚麼事,不過從天琅那難以掩飾的口氣,搞不好又是甚麼驚喜也不一定,離約定時間還有五六分鐘,天琅準時的抵達九思亭,小冷正期待的看著他道:

「嘿,你到啦!」

「小冷、小冷,我今天想要帶你去一個很特別的地方!」果然如小冷預期,天琅一臉神秘又興奮的說著。

 

「真的嗎?哪裡阿?」小冷十分雀躍。

 

天琅拿出一條準備好的黑色布條,輕輕的把小冷的眼睛圍住說:

「我帶妳去就知道啦!」

 

「甚麼東西這麼神秘阿?」被矇住的小冷不免好奇。

 

「來,我牽著你,小心走喔。」

天琅牽著小冷溫潤的小手,拿出那張原本夾在小冷日記本裡的泛黃地圖,暗圖索驥,從上面寫著的「一切之起源在於九思亭」為起點出發,順著浩然外圍,繞過活動中心,穿過管理二館,走上女二旁的階梯,又在草地上走了一段,來到接近交大校園邊緣一顆茂密的樹下。

 

原本想要自己先探一次路天琅,心想既然這是夾在小冷日記本裡的地圖,那應該就代表小冷早就知道這個地方,或是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要給他的驚喜,這次竟然被自己先發現,小冷一定會嚇一跳,為了替自己也保留一些神秘感,他後來就沒先探路而直接牽著小冷來到目地的。

 

路程雖然不長,但因為要小心翼翼的牽著小冷,所以也走了大半個小時才到。

 

 

 

「真的沒有想到,交大也有這樣一個世外桃源耶」天琅讚嘆著眼中所見的景色。

「到了嗎、到了嗎?」小冷一聽也破不及待的想要拿下眼罩。

「不要急嘛,快到了快到了!」天琅連忙輕輕捉住小冷的手,想把她帶到終點再讓她看看這個美景。

 

地圖上標示著的「幸福的所在」上長著一顆修長高聳的木棉樹,樹旁有個木製牌子,上面寫著「思念樹」,雖然因為冬季即將來臨,原本綠油油的樹葉都一片枯黃地掉在地上,但取而代之的是樹上掛滿五顏六色的許願卡片,每張卡片都別著一束紫色星辰花,卡片上的鈴鐺隨著輕風徐來,星辰花婆娑地翩翩起舞,頓時傳來一片悅耳的鈴聲。

 

然而小冷聽到這陣鈴聲,心中一驚,不等天琅同意就大力的把眼罩拿下,看著眼前美麗浪漫的思念樹,臉上一陣錯愕。

 

「你看!很漂亮吧!」其實連天琅自己都沒有想到,所謂幸福的所在竟然是這樣一顆漂亮可以讓人許願的思念樹。

 

然而小冷卻不發一語,原本紅潤的嘴唇現在一片慘白,微微顫抖,似乎有甚麼話想跟天琅說。

 

「怎麼了嗎?」

天琅也發現了小冷訝異的模樣,以為她因為自己揭穿了要保留的驚喜而生氣。

 

「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地方?」小冷看著滿佈思念樹上的許願掛牌,一臉落寞的說道。

 

「喔妳不要生氣嘛,上次在餵魚的時候,有一群小孩把你的包包撞倒,我在

 撿掉出來的東西時就發現了這張地圖上面的起點竟然就是九思亭耶,而且終

 點還寫著幸福的所在,我覺得很有趣,想跟你一起來阿!」

 

天琅見小冷只是恍神的搖著頭,以為他真的生氣了:

「你是不是因為我提早發現你要給我的驚喜而不開心?」

 

「喔沒有啦」小冷見天琅擔心的模樣,只好苦笑著否認。

 

天琅知道沒有生氣後,便放心低走向思念樹說道:「你看終點的這棵樹」,

邊說邊拿起樹上掛著的木牌:「思念樹,好美的名字!小冷,這個牌子是你寫的嗎?」

 

 

小冷站在原地,似乎不敢更靠近思念樹似的,想了一下才輕輕說道:「蛤,我嗎?不這不是我寫的

 

天琅放下思念樹的木板,看著掛滿樹上的許願卡:

「哇,你看這邊還可以給人許願耶!」

他轉頭發現小冷只是在遠處看著他,變熱情跑到小冷身邊把她拉到樹下:

「而且你看,樹上滿滿的都是星辰花耶!」

天琅指著每張卡片上都別著的星辰花。

 

「恩對阿…好美…」小冷淺淺一笑,眼神中卻充滿憂傷,但正興奮的看著思念樹的天琅卻沒有發覺。

 

天琅發現思念樹下有個小竹籃,裡頭還有幾張空白的許願卡跟幾束乾燥的星辰花,便開心的說:「那我們也來許願吧!小冷你想要許甚麼願?」

 

小冷看著眼中那誠實溫柔的男孩,突然從背後抱住他,把白皙的臉龐埋在天琅的外套裡,不願讓他看見自己眼中的淚水。

 

小冷沒有太多思考,慢慢地說出一字一句:

「天琅……小冷希望小冷希望天琅可以永遠陪伴在小冷身邊

 

「好,那就許這個願望!」天琅並沒有看見背後小冷的表情,拿起一張空白的許願卡跟籃中的紙筆。

 

「好了,寫好了!」寫完許願卡的天琅開心的墊起腳尖要把卡片別上樹枝。

 

剛把別上許願卡的天琅不禁好奇的看著同一跟樹枝上的其他許願卡,心想既然掛在這裡,那應該不怕被別人看吧,便新奇的轉頭跟小冷說:

「你看還有好多其他人許的願望耶,我們來看看別人許甚麼願望

 

原本還把臉埋在天琅背後享受著最後一絲體溫的小冷一聽連忙焦急的叫道:

天琅!不要!…」

 

然而一切卻都來不及了。

 

 

洪天琅拿起最靠近的一張許願卡,上面的星辰花跟筆跡似乎只是最近幾個月剛寫上去的:

「我唸給你聽喔,寫這張許願卡的人許願說,『我會永遠陪伴著小冷』蛤!這…這是怎麼一回事,而且紙條上的署名也叫洪天琅!?」

 

天琅不敢置信的看著手中那張許願卡,上面剛正的筆跡就跟他的筆跡一模一樣,甚至就連許願內容也完全相同,差別只在於許願日期:

 

   

       我會永遠陪伴著小冷。

                        洪天琅

                        2009.10.5       

 

天琅心中的聲音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連忙又拿起旁邊一張泛黃的許願卡,上面的內容卻繼續撞擊著他的內心:

 

   

       我會永遠陪伴著小冷。

                        洪天琅

                        2009.8. 26     

 

一張又一張的許願卡片都是如此內容:

 

   

       我會永遠陪伴著小冷。

                        洪天琅

                        2009.5.17       

 

   

       我會永遠陪伴著小冷。

                        洪天琅

                        2009.2.14       

 

   

       我會永遠陪伴著小冷。

                        洪天琅

                        2008.12.25       

 

 

 

幾乎每隔兩三個月,就會有天琅掛上的許願卡片,許多卡片上的日期還是情人節或聖誕節等情侶的重大節日,除了他手中握著的許願卡片,還有更多張正在樹梢上隨風飄揚,他兩眼無神的跪在樹下,心想自己竟然許了這麼多次願,但為什麼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天琅口中喃喃自語:「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在一旁看著天琅從一開始興奮的神情到現在轉為吃驚慌張的小冷走到他的面前,輕嘆一口氣說道:

 

「唉……終究是逃脫不出這個迴圈…天琅,你知道嗎?其實這棵許願樹,是你第

一次認識我的時候,為了幫我慶祝生日,設計了一張藏寶圖送我,我們按照地

圖來到了這裡,樹上滿滿的都是你幫我準備的星辰花,而你開心的跟我說星辰

花的花語是勿忘我。你還教我唱了一首你自己寫的歌,歌詞是我們兩個一起

在思念樹下想的,那首歌就是《許願》。」

 

腦中一片混亂的天琅仍然沒有搞清楚,激動的問著眼前這個他以為十分單純活潑的女孩:

「可是可是你說第一次認識你?我們不是才交往不到兩個月,小冷,我不

懂!難道我們之前就已經認識了嗎?」

 

小冷看到天琅徬徨的神情,心中一陣不捨:

「天琅你別急,你慢慢聽我說,其實,這個世界是上帝用思念所構成的,靠著彼

此對彼此的思念,我們才算存在於這個世上,如果再也沒有人記得我的時候,

我,就消失了

 

天琅搖著頭,不想相信這一切:「那,那為什麼我會一直忘記你?」

 

小冷彎腰從籃中又拿起了一束星辰花說:

「那是因為,世人對我的思念特別薄弱,每個人認識我後沒多久就會忘記我這個

人…天琅,你已經很特別了,你對我的思念已經比其他人多很多,我很開心這

段時間你的陪伴,但是到了這裡,上帝又會收回他的思念,而你,將會再次忘

記我

 

 

 

 

小冷這麼一提才讓天琅想起早上出門前室友的反應:

「難怪所以雨軒跟胖達忘記你的存在是真的可是我不可能!小冷,你對我來

說是這麼重要,我怎麼可能忘得了你?」

如果說自己會忘了小冷,那天琅絕對是第一個不相信的。

 

小冷把手中的星辰花遞給天琅,兩隻手握著他說:

「傻瓜,難道兩個人相愛就一定要永遠在一起嗎?就算只有一年、一個月甚至

只有一天,只要我們真心相愛,那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就算你忘記了我,

我也會想辦法再次走入你的世界。」

 

天琅看著小冷那憂鬱的笑容,閉上眼睛,心中浮起這兩個月來的點點滴滴,不知道哪一天開始,整間寢室只有天琅會在夢中聽到小冷唱的許願,還有在考電子學時第一次聽到小冷歌聲後,與她的對話:

 

「你哼的這首歌,我我好像有在哪裡聽過耶!」

「同學,你這樣搭訕太沒有創意了喔!」

「不…不是要搭訕啦!我是真的覺得這首歌很耳熟…」

 

那個時候天琅對於小冷歌聲的直覺背後竟然是這樣的原因,還有許多時候小冷脫口而出的話語現在想起來也是因為如此。

 

「真的假的?聽起來好棒喔,那你快吹阿,我想聽!」

「不要啦…我太久沒練習了…都忘的差不多了…我會不好意思」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們都那麼熟了!」

 

是阿,難怪那個時候的小冷會說跟自己很熟天琅責怪自己為什麼沒有早一點發現,而讓小冷獨自一人承受著這沈重的祕密。

 

天琅緊緊抱住小冷,在她耳邊柔聲說道:

「不,小冷,我再也不要離開你了,就算明天我忘記了你,我也會千方百計的找

到你

 

小冷臉龐落下一顆晶瑩替透的淚珠:

「你如果忘了我,那又要怎麼找到我呢?」

 

天琅認真的說:「可以的,一定可以的!就像那天都沒有人聽到你的歌聲,我還是會注意到你

 

 

小冷慢慢的抬起頭看著天琅:

「那,就讓我們把歌曲當做回憶深藏在心中,這樣就算你忘記我了,只要聽到旋

律響起,你就會想起我。」

 

天琅慎重的點頭說:「嗯!好!」

 

小冷走到了思念樹旁,看著整片樹梢上的許願卡跟星辰花說道:

「那我再唱一次那首只屬於我們兩個的歌曲,這次你一定要記住喔!」

 

「好,我一定會牢牢記住!」

天琅拿起放在背包中的口琴,想要等小冷唱完一遍後馬上吹一次增加記憶。

 

就這樣,美麗得如此不真實的思念樹下,悠然傳出一陣動人婉轉,卻又帶點惆悵的歌聲,而那些許願卡上的鈴鐺似乎也隨著歌聲輕輕擺動。

 

 

徘徊多少夜 賞過多少月

只想見當初 微笑青澀少年

霧霧白窗上寫 對你萬般思念

祈禱有那麼一天 奇蹟會出現

                                                                                走過多少街 尋覓多少年

只想見當初  傻瓜不懂道別

悠悠白色季節 用雪勾勒思念

祈禱有那麼一天 奇蹟會出現

                                                                               

向月許願 星星能連成線

彷彿看見 你微笑在天邊

伸出雙手 願讓你緊緊抱入眠

卻發現 懷裡只剩思念

                                                                                

向月許願 有情人終成眷

九思亭前 獨自徘徊留連

留戀那些 回憶畫面中你的臉

還有 勾小手轉圈圈

 

 

 

小冷唱完了第一段,趁著優美的歌聲還在耳中盤旋,天琅連忙拿起口琴,閉著眼睛吹起了第二段的《許願》,小冷則是在旁溫柔的聽著,這次天琅沒有忘記任何一個音符,每個小節都精準的契合著旋律,親切溫和的口琴聲音讓小冷心中一陣溫暖,小冷看著天琅專注吹奏的神情,便從懷裡拿出一罐飲料放在天琅思念樹下的背包旁後,悄悄走上前,再度從後面抱住天琅,兩個人隨著口琴悠揚的旋律緩緩搖曳。

 

當天琅終於吹完最後一個音符,開心地抬起頭說道:

 

「我記起來了!……

 

然而他看著周圍陌生的景象,卻再也想不起自己為何會拿著口琴站在這裡,他記住了旋律,卻同時也忘記了小冷,空氣中只剩下樹上輕輕作響的鈴鐺聲。

 

天琅轉身拿起放在樹下的背包,這才看見小冷留在旁邊的那罐飲料,銀白的瓶身正是天琅上次弄丟的孟婆湯,但此時的天琅連孟婆湯的記憶都已經隨著小冷消逝,他納悶的拿起孟婆湯,心中頓時閃過一個念頭,告訴他似乎應該要喝下這罐飲料,但天琅卻不知道為什麼會閃過這樣的念頭,猶豫的看著這不知名的飲料,良久,他心想,算了,喝就喝吧,便拉起孟婆湯上的瓶環,啪的一聲打開,一絲甜甜的氣味隨著開口飄起,頓時讓天琅一陣清爽,他拿起瓶身,慢慢的喝下孟婆湯。

 

然而孟婆湯不只像聞起來般只有甜味,還有酸味、苦味、辣味混合在一起,沒有心理準備的天琅頓時差點吐了出來,但最後一口孟婆湯還是順著喉嚨進到了天琅體內,喝下沒多久,天琅除了感覺身體有一股暖流流過外,並沒有其他特別的感受,把罐子收回背包後,便起身走回寢室。

 

走到一半時,他還回頭笑著看著思念樹想道:「是誰這麼有閒情意致,弄了這麼大的一顆許願樹?」

 

而此時隨風飄揚的鈴鐺聲,好似一陣陣無奈的嘆息。

創作者介紹

Jokeman,Joyman,Joeman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